橘子小说网 > 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 > 第28章 围攻
    话说曾小澈刚嚣张地放下话来,就冲出来数十个人把她包围,手里皆拿着家伙,一副凶神恶(饿)煞像是要把她炖了的样子。

    曾小澈拿着夜琉璃的手僵在半空。

    我去,他的人也来得太快了吧!

    “那啥,大哥们,突然想起来我家火没关,我就先撤了哈……”

    曾小澈猫着腰就要先溜。

    “这个女的欺负老子,你们快,都给我打,往死里打!”

    身后的路痕远在地上蹭了半天,蹭到角落里安全的地方躲了起来,指挥着包围着曾小澈的彪形大汉们说。

    哟呵,这么多壮汉,路痕远保镖还挺多的哈,怪不得在水竹县里作威作福谁都不放在眼里。

    曾小澈掐了掐下巴,看来今天终于可以痛快地打一场了!

    “上!”

    一壮汉轮起棍子就往曾小澈身上打,曾小澈顺手拉了一个人过去帮她接下了这一棍,反手一推把他们都推了出去,压倒了好几个人。

    这么小的空间打架有点不爽啊,不管了,先把这个地方砸了再说。

    曾小澈眉目一凛,夜琉璃握在手中,飞旋在空中躲过了一壮汉手中的刀一夜琉璃击中他的肚子,一脚踹中他旁边那个人的脸,那两个人应声倒向储物架砸翻了架子,瓶瓶罐罐和其他东西散落一地。

    “真好。”

    曾小澈感叹一句,伸脚绊倒了下一个人踩在脚下,架子那边的人踩到了罐子没靠近她就已倒,曾小澈侧身闪过又一轮攻击,抓着一个人的头发把他扣到了桌子上,抡起凳子重重地砸在他身上,木制的凳子咔地碎成了两半。

    又一个人朝她扑过来,曾小澈摇了摇头,随手用凳子上的木刺一扎把他的左臂扎出了血,这么容易解决的事情,她连夜琉璃的盖子都懒得拔。

    喧哗之后终于一片寂静,曾小澈踩着他们的身体叹了叹刚才被砸翻的酒:

    “闻这味道是壶好酒,可惜了可惜了。”

    路痕远惊呆了,在角落里大气不敢出瑟瑟发抖。

    “你跑不了了!”

    突然地上的一个家伙紧紧地拽住她的脚。

    “哦,是吗?”

    轻蔑一句,“邦”地一声,夜琉璃闪过一道光,曾小澈照着他脑袋就是一下,把他给拍晕了过去。

    “再敢欺负别人,我要你的命。”

    声音不大却极富震慑力,曾小澈回头对墙角的路痕远说,收了夜琉璃踩着地上人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出房间,脚下惨叫声不断,好像踩到了谁的手指、谁的腿……

    正欲出房突然一道寒光,一把剑直直地朝她刺来!

    曾小澈一惊侧身闪过,多大的仇啊冲着她的脸刺,好险好险,差点毁容,还好耳朵尖反应快。

    抽出夜琉璃冲着来者背后一棍子就把他掀翻到了地上那帮人身上。

    “你……”

    刚想吐槽惊呆了,这个人和地上那帮喽啰根本不是一样的打扮,全身乌黑蒙着面,衣服材质稍好,手腕隐约露出一道黑。

    不好!

    这个人拿起剑就要爬起来再打她,曾小澈抬腿就溜,穿过了长廊跑到大街上,月光映照下剑光寒气四溢显得十分瘆人,她愣在原地,原本空荡荡的街巷竟是有上百个黑衣人手执刀剑对着她!

    她错了,她不想痛快地打一场了,她想回家,她想吃饭饭!所以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那个……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曾小澈捏紧夜琉璃,这围得水泄不通的架势,看来今天想全身而退还真是有些困难。

    “少废话!给我上,杀了她!”

    我的妈呀上来就要杀,她这是得罪谁了啊。

    一帮人蜂拥而上,曾小澈觉得不好,这么多人踩也能踩死她,飞了飞了,轻轻一跳绕过了他们刀剑的中心,夜琉璃左右现威狠狠地把两个人打飞了出去,曾小澈如花瓣旋在杀手中,如影如风的夜琉璃以肉眼难以辨别方位的速度击倒了她周围一片人,曾小澈嘴角微微翘起双眼血红,利落地拔开了夜琉璃的盖子。

    “既然诸位不打算放过在下,在下只好奉陪到底了。”

    曾小澈这个“底”字说得很重,眼中血红尤甚如恶虎扑食刀尖朝黑衣人闪去,清灵月光下鲜血喷涌,今日她若是不发狠,破不了这个局。

    “小澈,我们来了!”

    熟悉的声音,包围圈的外围多了几个人出来,黑衣人破了一片,夏风影翩翩白衣在暗夜的反衬之下尤其耀眼,刘飞殊剑过人倒十分霸气不愧是皇家护卫,苏文菲似乎不太想动手,站在一旁吃着瓜子看着他们的热闹。

    还好他们来了,人这么多曾小澈的体力会耗得很快的,她松了一口气,专注于面前的打斗,在将要送一个人上路之时突然一道银光挑开了她的刀刃。

    来者黑衣依然,可质地与其他炮灰完全不同,透气闪光的上好软丝,衣上所绣黑落鹄似有真落鹄旋而直上的形态,地位显然比炮灰们高。

    曾小澈皱眉刀刃直接朝他而去,对方不慌不忙回剑接住,白鹤点水般一个侧身剑起,撞上曾小澈的夜琉璃,曾小澈脚底生风平地而起。

    看这招式的熟练程度,此人似乎有点厉害。

    曾小澈落在房顶沐着皎皎月光,左手抹了颈上一点溅上的血,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风呼啸着吹过她衣角,桀骜的眼神如老祖重生。

    对方也直上落入房顶,轻松至极显然是个轻功好手。

    两个人屋顶上月光下对视,夏风影抬头看了眼房上,眼角闪过一丝担心。

    “阁下何苦紧追我不放?”

    曾小澈笑了一下,似俏皮似邪魅,也可能是无奈,对方冷冷地回答:

    “上头说了,不管是死是活,必须带你去见他。”

    哟呵,还“不管是死是活”!

    “你上头对你的能力还真是高估了,还想吃天鹅肉,看你那一脸人皮鬼的面相两只蟑螂眼,真以为你能杀了你姑奶奶我?”

    曾小澈叉着腰悠悠地说。

    对方眉头一紧,怕是被曾小澈激到了,一剑向她刺来。

    曾小澈随手捋了一下自己风中凌乱的青丝,握夜琉璃迎战。

    两方势如虎狼,此战必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