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 > 第4章 命案
    别样幽芬不负众望地出现了鸡腿和其他曾小澈想吃的荤菜,曾小澈拿起鸡腿就啃,丝毫不顾忌自己的形象。

    刘飞殊悄悄怼了怼她:

    “主子,你现在是个姑娘。”

    曾小澈:

    “呵,我以前也是个姑娘,以后还是个姑娘。”

    刘飞殊被噎住了。

    “对了飞猪,饭不能过两碗哦。”

    刘飞殊摸了下自己的碗垂下头:

    “这么小的碗,吃不饱啊!主子,小澈,曾姐,姑奶奶,让我再吃一点好不好啊?”

    曾小澈瞥了他一眼:

    “行行行,吃吧,别过十碗,小心吓到别人。”

    刘飞殊咽了咽口水。

    曾小澈端起鸡笋粥喝了几口,悄悄打量着坐在她对面大口小口吃得正香的黑衣人。他拿筷子的方式跟她不一样嘛。嗯,他还真是爱吃鸡腿,被他吃了大半。他黑衣上蹭了一小片白,许是刚才被板砖拍晕的时候蹭的。

    可她怎么记得地面上没有白灰,别样幽芬也没在刷墙啊。

    难道,?!

    “等一下!”

    曾小澈拍桌而起惊坏众人,在座皆愣愣地看着她,曾小澈死死盯着黑衣人,吃到一半的黑衣人突然抽搐,他的碗扑楞一下摔在了桌子上,他双手掐住自己的喉咙倒在地上,短短几秒就口吐白沫不动了。

    “大家都别动!饭菜里有毒!”

    所有人瞬间静止,刘飞殊腾地一下站起身刚要拔剑被曾小澈按了回去,曾小澈啪地一下命中他的头:

    “有毒你个鬼啊,你看你自己有事吗?”

    刘飞殊:“……”

    在场所有吃了饭菜的人,除了黑衣人,全部正常。

    “哎呦是哪个乱讲哟,我们别样幽芬开店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在饭菜里下过毒哦!这不是砸我们自己的招牌嘛!”

    别样幽芬的老板是个中年男胖子,此时匆匆忙忙晃晃悠悠赶过来为他的铺子正名,还悄悄叮嘱他伙计一句:

    “死人了,快去报官!”

    声音虽不大却入了曾小澈的耳,她翘起嘴角,得来全不费工夫。

    余道州州长赵扑,是她名册上的第一个人。

    虽然这个人不是她杀的,却刚好帮她引来了她要找的人。

    “掌柜的你别听这个傻子胡说八道,”曾小澈边说边打了下刘飞殊的头,“大家不是都好好的吗,怎么会是饭菜里有毒呢,我看这家伙多半是体质不好,食物中毒罢了,怪不了别人。”

    说完她拿出了个素净的帕子,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擦了擦自己嘴边的油。

    众人可不像她这么淡定,有几个人开始抖,离门口最近的人抬腿就要开始溜。

    “都别走都别走,等赵大人查明了真相才能走!谁知道是不是你们当中的谁杀的人!”

    店小二同几个壮汉牢牢守住别样幽芬的大门,谁敢跑谁就是心虚。

    曾小澈不慌不忙地坐回自己的座位,还不忘再抓一个鸡腿吃。

    “你还敢吃!”

    刘飞殊吓得一下子抓住了她手腕。

    “怕什么,刚才我也没少吃,不是没事嘛。”

    刘飞殊眼睁睁地看着曾小澈一个又一个地吃,实在忍不了了,自己也吃了点。

    “就知道你没吃饱,装什么装。”

    曾小澈说。

    刘飞殊无言以对。

    又吃了一会儿,赵扑终于是来了,带着一众衙门的人,浩浩荡荡地赶到别样幽芬:

    “是哪个报的官?”

    老板急忙上去指着黑衣人说:

    “赵大人呀,出人命了!”

    仵作急忙上去查探,黑衣人还保持着蜷缩的姿势,他的嘴唇早已青紫,衣上点点白痕。

    “回大人,此人大概是食物中毒致死。”

    食物中毒?她说是食物中毒完全是骗他们这帮吃瓜群众的。

    看这模样,分明是中了暗飞霜。

    暗飞霜是机羽国第一毒,白色无味,可食可吸,毒发时间看中毒量的多少。

    曾小澈已经知道真相了。

    她的记忆里,在她和刘飞殊打斗、旁人围观的时候,有一片魅蓝蹭到了黑衣人附近,撒了一点暗飞霜给他。

    这分明是杀人灭口,怕黑衣人透露什么珑日阁或者羽家的重要信息给曾小澈。

    凶手还在不在这里呢?

    “这哪里是食物中毒,明明是中了暗飞霜,仵作你再仔细看一下,他衣领边那一点点白色到底是什么东西?”

    曾小澈提点了一下,仵作急忙上前查看,与此同时曾小澈眼睛扫过在场所有人,有的惊讶有的好奇有的平静,没有一个人有凶手那种不安和惊恐,也没有人想着偷偷溜走。

    凶手不在他们当中。

    “这……他确实是中了暗飞霜!”

    仵作一句话,众人瞬间慌乱:

    “天呐!这里竟然有暗飞霜这么厉害的毒!”

    “到底是谁干的啊?”

    “下一个死的会不会是我啊……”

    “都别吵!”

    赵大人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安静了,

    “现在谁也不许离开这里!谁一直跟这个人在一块?”

    曾小澈听见了赵扑悄悄让他手下去搜别样幽芬的房间。

    这个赵大人也算是智商在线,还知道偷偷搜证据,不过就看在他亲自到案发现场探案这一条,也算是尽职。

    “回大人,那个红衣姑娘是一直和死者在一块的!”

    人群中不知谁一句话所有人把视线转移到了曾小澈身上,曾小澈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黑红,嗯,这里确实就她一个穿红衣的姑娘。

    “对对对,我也看见了!”

    “之前我就在街上看见这个姑娘一直在追地上那个人!”

    众人纷纷附和。

    曾小澈连连摆手:

    “怎么可能是我,我辛辛苦苦地追他那么久,好不容易追到了再把他害死我还不如不追,一开始就弄死他。再说,我可是最先发现他中毒的,我要是凶手,为什么还告诉你们而不是自己先溜呢?”

    一片寂静,没有人能反驳她。

    “赵大人,我们在一个叫‘水域’的房间,发现了这个!”

    捕快将一包药粉呈在赵扑眼前。

    “大人,这就是暗飞霜!”

    仵作看了下说道。

    “‘水域’是谁的房间?”

    赵扑问道。

    掌柜的和店小二齐齐指向曾小澈。

    曾小澈没话说了。

    “水域”确实是她的房间,她也确实进去过。

    哦豁,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