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奶爸的修真人生 > 第二千四百八十八章 不打比赛聊什么天
    大家都说张名扬厉害,连她师父居然都让她不战而退,这跟她修炼的道不符,所以她需要改变。

    可是她也清楚,能不能抓住机会,就要看她自己了。

    如果她能够用法器困住张名扬,然后趁机将张名扬给打趴下,她自然就可以为自己作主。

    可是如果她做不到,那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听师父的话,要不然后果是很严重的。

    一但她不认输,然后被张名扬吊打,甚至重伤,那么她基本上就已经告别了这一届的排位赛了,最好的成绩应该就是第五了。

    她师门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如果只是带回一个第五,估计会交待不过去。

    更可怕的是,张名扬的手段大家都很清楚,挑衅他的,都被废了。

    她可不想被废了。

    所以不管是为了师门还是为了自己,都要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站在台上,双方都充满了火药味,对于张名扬来说,就算罗含烟长得再漂亮,人气再高,如果和自己不是一路人,也没用。

    所以他一点表情都没有,在他的眼里,罗含烟的下场已经定了,跟黄壵一样。

    别以为你长得漂亮就可以为所欲为,老子不吃这一套。

    但是很显然,台下有很多罗含烟的舔狗,一个劲的敲呼着罗含烟必胜之类的,简直就是脑残加三级啊。

    张名扬有点不耐烦了,看向裁判,冷声道:“可以开始了吗?”

    裁判就有点腻歪,你就这么急着去送死吗?

    我这是为你多争取一些时间呢,真是不识好人心。

    他可是知道的,御水宗的罗含烟身上有他们五行仙宗的真仙级的法器,那可是他们五行仙宗的仙尊大佬出手炼制的。

    因为效果比较鸡肋,所以扔在五行仙宗的宝阁之中当作镇阁之宝。说实话,如果真的论价值,这法器真的卖不了那个价,毕竟这不是攻击类的,也不是防御类的,更不是保命类的,只是限制类的,这种类型的,不管是仙器还是法器,价

    值都要大大的降低。

    只是炼制这玩意的可是五行仙宗的大佬,他说拿出去卖,难道还能贱卖吗?

    当然不能!

    所以这镇阁之宝就这么来了,原本五行仙宗是没指望能够卖出去的,毕竟上千年都过去了,都是无人问津。

    可是没想到,这一次排位赛,居然有人买下来了。

    说实话,五行仙宗的人都很高兴,终于可以向老祖宗交待了。免得以后他每次出关的时候,都会问一句,法器卖出去没有。

    老祖宗也是要面子的,自己炼制出来的东西,如果卖不出去,岂不是太掉价了?

    每一次,五行高层都只能用这是镇阁之宝,不能随便卖出去当借口。

    也不知道老祖宗是知道实情,还是真的相信了,反正听到这句话,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了。

    这一次,也算是御掉了五行仙宗高层的一大包袱。

    还有就是五行仙宗的高层看好张名扬,所以他这个做晚辈的,当然得在规则之内照顾一下张名扬了。

    但是现在看来,自己是表错情了,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意思,也没有领悟到自己拖延时间的真谛。

    算了,不跟他一般计较,是生是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那就开始吧。”说完,他直接飞身上了高台,凝视观看比赛。

    这场比赛,光是观众就有上百万之众,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多观众的一场比赛。

    甚至连中仙门那边,也有很多人过来观看比赛。

    他们都很迫切的想要知道,这场关键的战斗,到底是谁输谁赢。

    罗含烟赢了,那万事皆休,他们也不用担心被挑战的问题。

    可如果是张名扬赢了,那麻烦就大了。

    这个邪门的家伙,可能真的会去挑战中仙门的前十名。

    如果中仙门前十的天才真的被他给挑下台了,那乐子可就大了,简直就是创造了历史啊!

    当然,对于张名扬来说,这绝对是人生最高光的时刻,可是对于他们这些中仙门来说,那就是历史性的污点,而且这个污点,可能会伴随着他们一生。

    每一次仙门排位赛的时候,大家都会想到这件事情,然后对着他们一阵嘲讽。

    当然,如果日后张名扬有大成就,可以威震仙界,那自然是可以洗刷耻辱的。

    毕竟每一位大佬的成长过程中,都有一堆的炮灰。

    可如果日后张名扬没有什么大成就,那他们就真的悲剧了,恐怕这宁州仙域存在多久,他们的污点就要随身多久了。

    台上,随着裁判一声开始,罗含烟立即拿出了法器,然后就准备使用。

    可是她随眼一看,张名扬居然站在那里,一点动手的意思都没有。

    这是看不起她吗?

    “你为什么不动手?”罗含烟的骄傲不允许她受到这样的轻视,这已经不能算轻视了,这是蔑视,甚至是无视。

    “我在等你动手!”张名扬淡淡的说道,语气之中,尽是强大的自信。

    罗含烟道:“你知道我手里这是什么吗?”

    “我知道,你们花重金买的法器,专门用来对付我的。”张名扬回答道。

    罗含烟道:“你既然知道,你为什么不提前动手,你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我手里的法器?”

    张名扬一脸古怪的看着罗含烟,这个女人,是脑子坏掉了吗?

    她现在不是应该趁此机会,然后激发法器,把自己给困住,然后她就可以趁机攻击自己,最后打败自己吗?

    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跟自己聊天,这要不是脑子被门夹了,他都不相信。

    不仅是张名扬,台下的观众也是一脸懵逼,这两个人,在搞什么,怎么不动手呢?

    只是台上的声音被禁制隔开了,所以他们能看到张名扬和罗含烟在说话,但是说什么,却是听不到。

    这里也没有什么口语专家,所以也没有人能够解读得出来他们聊天的内容。

    “这两个人在搞什么?不赶紧打比赛,在聊什么天呢,他们两个不是有矛盾的吗?”

    “谁知道呢?你看含烟仙子手里捏着法器没有激发,张名扬也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你说他们是不是相互看对眼了?”又有人怀疑的道。

    “很有可能啊,说起来,他们两个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男的帅,女的靓。而且都是天才级的人物。”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含烟仙子怎么可能看得上张名扬,那个嚣张的家伙,一点人品都没有,他只会受到含烟仙子的唾弃。”“对,含烟仙子是我们大家的,绝对不可能看上张名扬,她之前还嘲讽过张名扬,怎么可能会转变这么快?肯定是她在劝张名扬放弃比赛,因为她赢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