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明廷 > 第八章 终胜
    周清荔皱眉,百思不得其解,道:“为什么这么突然?”他刚才在吏部,那些大人们还说看好他。

    福伯也是不解,看了眼周方,低声道:“外面有些传言,说是钟钦勇一直与阉党有暗暗联络。”

    周清荔脸色骤沉,旋即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清流中,有多少人与阉党牵扯不清,钟钦勇与阉党暗中联络,不算意外。

    周方没走,福伯也没有刻意瞒着,他听得一清二楚,面上都是怒容。

    他性格中直,仰慕东林,最是痛恨那些变节投靠阉党的清流无耻之徒!

    福伯看着周清荔的铁青脸色,道:“老爷,还是要想办法应对,不然钟钦勇上位,老爷在衙门无法立足,周家在京城也怕待不久……”

    周清荔宦海多年,哪里不知道其中的凶险,拧眉苦思一阵道:“钟钦勇真的要是与阉党有牵扯,我怕是没有多少胜算。”

    阉党现在控制了整个朝堂,纵横朝野,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

    钟钦勇要是有阉党的相助,周清荔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福伯神色凝重,一样的在思索,一阵之后,他忽然道:“老爷,要不,咱们问问二少爷有什么办法?”

    周清荔想着刚才的一万两,摇头道:“征云的病时好时坏,有时候冷静有时候糊涂,全无往日模样,还是让他安心养病吧。”

    一旁的周方等不及,道“爹,我去问。”

    说着,快步出了内厅,转向周正的房间。

    周正正在喝茶,听着周方说完,颇为意外的道:“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都给事中居然这样反转曲折……”

    周方有些急,道:“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爹要是升不上去,咱们在京城都待不了,你快点想办法。”

    周正习惯性的翘起二郎腿,思索着道:“钟钦勇应该不是阉党,至少之前还不是,不然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多半是咱们这一次把他逼急了,真的投了阉党……”

    周方看着周正没有说话,但眼神的意思很明白——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周正对他的眼神视若无睹,道:“有阉党掺和,咱们是争不过了,但可以有一个折中办法。”

    周方双眼一睁,道“快说,怎么折中?”

    周正道:“让周老爹运作一下,让钟钦勇也无法上位,找一个更合适,对咱们无害的人推上去,周老爹受了委屈,调去别的部门,升一升……”

    周方听的稀里糊涂,没好气的道“你到底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直接说办法。”

    周正对这个一根筋的大哥无奈,道:“你去告诉周老爹,他懂。”

    周方对疯了后的周正没怎么叫过他大哥,叫他们父亲爹早就不满了,瞪着眼道:“什么周老爹,那是咱爹!”

    周正翻了翻眼,道:“时间紧急,你快去说吧。”

    周方想对周正也没辙,深吐了口气,道:“你好好养病,早点好过来,别到处惹祸。”

    说完,他就急匆匆的走了,事情真的很急!

    周方到了周清荔的书房,将周正话一转述,周清荔就陷入沉思。

    周方对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想不清楚,只能期待他爹知道,抓紧运作,不能让钟钦勇做了工科都给事中。

    周清荔看着大儿子疑惑的神色,没有解释,倒是对这个疯了二儿子有了一丝疑惑。

    这个折中手段自然是极其高明,他都没想到,这个疯了的儿子在权谋方面倒真是让他意外。

    周清荔心里已经想透彻,起身道:“我出去一趟,你在家里看一下,不要出乱子。”

    周方顿时大喜,道:“嗯,爹你放心去,不用担心家里。”

    周清荔理了理衣服,抬脚出门,他目光炯炯,闪烁着冷芒。

    他周清荔环海沉浮二十多年,或许成事不易,但要是坏别人的事,那就太简单不过了!

    周清荔先去了已经致仕还没有离京的前任工科都给事中家里。没多久,又去了工部侍郎家里拜访,而后去了吏部考功司郎中府里,一晚上,周清荔拜访七八个相熟的官员府邸。

    直到天色渐亮,周清荔才回府,相比于出去时候的脸色铁青冷硬,现在是面带微笑,轻松不少。

    福伯一直在等着,递过一杯茶,小心问道“老爷,妥了?”

    周清荔接过茶,笑着道:“嗯,几位大人对钟钦勇投靠阉党很不满,同意了我的想法,明天就会有结果。”

    福伯心里一松,面上展露笑容道“二少爷这场病,倒是帮了老爷大忙。”

    周清荔也是这么觉得,但还是道:“该治还得治,横平不是从京外请来了名医吗?尽早请到府里来。”

    横平,周方的字。

    福伯笑着应下,道:“二少爷近来很是勤奋,在房间里看书练字,片刻都不曾停。”

    周清荔喝了口茶,胸里舒服不少,道“嗯,听六辙说了,征云渐渐想起了不少事情,如此勤奋读书练字,想必对会试还是很执着的。”

    福伯笑着,一脸欣慰之色。

    只是,没人看到周正练的字,否则一定会吐血!

    第二天,周正还在睡觉的时候,关于工科都给事中的任命忽然确定,公布了出来。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热门后补人选周清荔,钟钦勇双双落选,居然是致仕不足半年的前任刑部都给事中复起!

    钟钦勇升任左给事中,向前迈了一小步,从给事中的从七品,升任左给事中,正七品。

    而周清荔,携着近来突来的高声望,由吏部考功司郎中举荐,调任吏部,戳升员外郎,从六品上。

    相比之下,周清荔自然大获全胜,考功司是负责大明文官的处分,追叙,京察等等,品级,实权非六科给事中可比!

    钟府。

    钟钦勇脸上的横肉不停的抽动,站在正厅里,一动不动。

    钟奋腾咬牙切齿,满目狰狞,怒声道:“爹,姓吴的真是个王八蛋,收了我们那么多银子,一点事情没办成,还让周清荔那老东西去了吏部!现在清流都在传言说爹你投靠了阉党,群起而攻之,爹,咱们被耍了!”

    噗

    钟奋腾话音未落,钟钦勇脸色陡然大红,身体一颤,一口血喷出,满脸痛苦的直直向后倒去。

    钟奋腾大惊失色,连忙拉住他,急声道:“爹,爹,你没事吧……”

    钟钦勇脸角抽搐,又一口血喷出,厉声大吼:“周清荔,我钟钦勇与你势不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