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明廷 > 第六章 被阉党大佬看中?
    周正不知道他的一个小计策引出了多大的乱子,一大早就起来,读书认字练笔。

    刘六辙倒是在外面跑来跑去,直到中午给周正送饭的时候,才在门缝里说喜笑颜开的道:“二少爷,你那个办法真好,听说老爷被工部的大人请去吃酒了,中午不回来。”

    六科的给事中有几百人,有资格后补都给事中的也有六七十,几个有资格被上面那些大人请去喝酒?

    这说明周清荔的危机过去了,说不定还能借此更进一步。

    周正对此也是满意的一笑,看着被链条锁着的门,仅开的那一点小缝,语气平淡的道:“六辙,你要是再不将链条去了,将门打开,这个月你的银钱就没了。”

    刘六辙看着周正一本正经的脸,犹豫了一下,道:“二少爷,你要是保证不出门,我就打开。”

    他是真怕了,要是周正再出去,再打个人,那可怎么办?

    周正微笑,道:“你跟小翠的事情,老爷还不知道。”

    刘六辙脸色大变,飞快的掏出钥匙,将索条给去掉,打开门,走过来一脸陪笑的道:“二少爷,原来你还记得。”

    周正端着饭菜转身向桌子走去,他自然不会说出昨晚看到这家伙与那小翠在门外不远处偷偷幽会的事。

    周家家风严格,要是刘六辙与丫鬟‘私通’被周清荔知道,少不得打一顿,各自卖出去。

    那对刘六辙来说,就是晴天霹雳了。

    刘六辙站在周正边上,殷勤的给他倒茶,讨好道:“二少爷,你想吃什么,尽管吩咐,厨房里没有,我到外面给你买……”

    周正淡淡的哼了声,慢条斯理的吃饭。

    周正对今天的饭菜还是比较满意度,赞了几句,忽然道:“对了,我不是中举了吗?中举之后,是不是就可以做官了?”

    刘六辙一怔,解释道:“按理说是可以了,一般是后补偏远地方的县令,不过不中进士,是做不了大官的。”

    周正‘嗯’了声,认真吃饭。

    他现在连毛笔字都拿不稳,做梦都考不了进士。

    周正吃完饭,在书房里的椅子上坐下,抱着茶杯,双脚搭在桌上,轻声自语的道“看来,得想想其他办法。”

    这个时代,当官几乎是出人头地,施展抱负的唯一途径。他现在已经是举人,有了基本的基础,那么,就要好好规划一下接下来的路了。

    去偏远之地做一个县令肯定是不行的,猴年马月才能调回京?再加上学历限制,展严重受限啊。

    “哪里开始好呢?这个时代,想要做事,得有权有钱才行,权一时半儿估计够呛,钱的话,得有一笔启动资金……周家貌似不富裕啊……”

    就在周正嘀咕的时候,大哥周方忽然气冲冲的一推门,大步直奔周正走来,不等到近前,就怒声道:“我问你,你做了什么?”

    周正一愣,看着怒不可遏的周方,道:“怎么了?”

    刘六辙随后冲了进来,连忙解释道:“大少爷,二少爷从昨天回来就没有出去过,也没见过外人。”

    周方冷哼一声,目光如火,怒气腾腾道:“没见过外人?那为什么你一个举人就被保举成了给事中,还是天官亲自保荐!”

    周正一愣,周方的话里信息量有点大,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被人保荐成给事中了?天官是谁?从周方的话里来看,此人保荐肯定能成,不是一般人啊?

    周正虽然看了不少书,但对现在的很多情况缺乏了解,一些基本的常识还没摸清。

    是以,他没有办法回答周方的话。

    但在周方眼里,周正腿翘在桌上,抱着茶杯,眼神看着别处,分明就是藐视他这个大哥!

    顿时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又奈何不了周正,周方一甩袖子,怒道:“哼,等父亲回来,看你怎么解释!”

    周方一走,周正放下腿坐起来,一面在书柜里找书,一面道“六辙,关门关门。”

    刘六辙很担心周正,飞快关门,然后又跑到周正桌前,看着在书柜里来来回回转悠的周正。

    过了一阵,周正找了几本书,在书桌前飞翻动起来,同时张口问道:“天官是谁?”

    刘六辙顿了顿,道“是周天官,吏部尚书。”

    朱栩正在查找这个时候的科举入仕的相关资料,闻言猛的抬头,道:“吏部尚书?周应秋?”

    刘六辙道:“是。对了,据说他还是我们五服内的本家。”

    周正眉头不自觉的狠狠一跳,小心的道:“咱家与他家,没什么走动吧?”

    刘六辙点头,道:“嗯,老爷跟周天官没什么走动,大概是因为他们那一支落在南京,离江西本族有些远。”

    周正大是松了口气,要是他们家与阉党‘十狗’领周应秋关系密切,明年就真要倒大霉了。

    不过旋即,他就想到了更多。

    周应秋这个堂堂吏部尚书,为什么要举荐他一个小小举人,还‘疯了’的人?

    为了拉拢或者打击周老爹,说不通啊?周老爹只是小小的给事中,七品小吏,六科有上百,朝野更是多的如过江之卿。

    周正想不明白,打算晚上问问周老爹,手里的书飞快翻着,终于找到了他要的东西,只有短短一句话。

    ‘人中进士,上者期翰林,次期给事,次期御史,又次期主事’。

    也就是说,中了进士,优上的入翰林,次一点的入六科授给事中,再次去督政院做御史,再次的去六部等做打杂的主事。

    周正这才中了举人,就授给事中,这跨度有点大,正常来说是完全没可能。

    周正看着这句话,若有所思的自语道:“周老爹还不值得周应秋拉拢,我就更不可能,是因为我在茶楼的那番话?还是因为周应秋突然现我们是本家?”

    周正的声音很低,刘六辙听不到,只是睁大眼睛看着他。

    周正想不透,摇头道:“不管如何,我决不能去,沾了他就要倒大霉……”

    周正记得很清楚,崇祯上位后就会‘定逆’,周应秋是抄家灭族!

    刘六辙道:“少爷说得对,老爷说过,别说咱们大明一朝,历朝历代阉宦也没有长久的,迟早皇上会醒悟,涤荡乾坤,铲除阉党。”

    周正瞥了瞥嘴,懒得教育他,挥了挥手道“我看书了,你去吧,老爷回来告诉我。”

    只要周正不出去打人,刘六辙就放心,连忙应着,转身出门,悄悄将门关起来,插上锁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