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明廷 > 第五章 反转(求收藏,推荐~~)
    周正被从房间放出来,跟着刘六辙向周清荔的书房走去。

    他从容有度,有着一种特别多自信。

    来到周老爹书房,周清荔,周方,福伯三人神色各异的盯着周正。

    周正一愣,下意识的摸了摸脸。

    福伯或许是担心他的疯病,连忙道:“二少爷,你刚才说写什么,要抢先做什么?”

    周正闻言,放下手,道“这个啊,其实很简单。不管写什么字,最重要的就是将前面八个字的意思翻转,同时树立父亲在清流中的正直,绝不与阉党为伍的形象。抢先就是要抢占舆论高点,不能让对手控制舆论,只要我们抢先了,他们再说什么,那就是污蔑,咱们可以裹挟舆论大势,碾压过去……”

    福伯与周清荔听着,皆面露诧异之色。

    周正这个手段不止能化解眼前的困局,还能反守为攻,说不得在争夺工科都给事中的事情上还有所助力。

    周方是坚定的清流,非常仰慕东林,听着周正的话,道:“爹,二弟说的对。我觉得父亲还可以上一封奏本,弹劾魏阉,让朝野看看父亲的风骨!”

    周清荔淡淡的看了眼周方,随手拿起茶杯,思索着周正的话。

    福伯看了眼周方,心里轻叹。这位大少爷一腔热血,偏有些太想当然,冲动耿直。

    现今谁还敢明目张胆的弹劾魏忠贤,前车之鉴不远,血迹斑斑啊。

    周正说完就没有再说了,他相信做了多年给事的周老爹,会做的非常高明。

    周清荔慢慢的喝了口茶,放下茶杯的时候,心里已有计划,看着两个儿子,道“好了,时辰不早,回去早点休息,这些天,没事都不要出门。”

    周方倒是还有很多话,刚要张口,却已经看到周正‘哦’的一声转身出门了。

    他顿觉不满,这个疯了的二弟,连基本的礼数都忘了。

    周方只得跟着出来,书房里只留下周清荔与福伯二人。

    周清荔看着福伯,若有所思的道:“你说,征云这是怎么回事?”

    疯之前的周正循规蹈矩,虽然有些才华,但敏捷不够,也就是说有些死读书,不可能想到这样的办法。

    福伯神色颇愁,叹道:“二少爷怕是真的走火入魔,忘记了所有事情,若说他能变聪明还好说,如果只是偶尔……”

    福伯没有说完,周清荔听懂,青色的脸上有了一丝痛苦。

    一个好好的儿子,就这么疯了,做父亲怎么能好受?

    福伯看着周清荔的脸色,定了定神,道:“老爷,这些先放放吧,先渡过今晚再说。”

    周清荔目光中陡然闪过厉芒,道:“钟钦勇想这样就打垮我,也太小看我周清荔了!这样,让人将门旁左右面两道墙给砸了,再让人刻个碑,竖立在门前,碑上就刻写……‘富贵一时,名节千古’。”

    这与周正刚才说的不一样,福伯疑惑的道:“老爷,这是?”

    “你待会儿给下人分点银子,让他们找些泼皮无赖,明天一早,哪个茶馆,酒楼开门就坐进去,然后散播这些话……”

    福伯凑近听着,神色大振,喜色道:“好,我这就去安排。”

    ……

    第二天,天色还未亮,京城里闲散,整日走街串巷无所事事的人,忽然有钱到那些读书人才聚集的茶馆酒楼。

    蒙蒙亮,渐渐出现了一些议论声潮。

    “你们听说了吗?这次阉党为了争夺工科都给事中的位置,要收买后补的两个都给事中。”

    “这个我刚听说了,就是周清荔与钟钦勇吧?他们可都是清流之士,向来视名节如命,不会与阉党沆瀣一气吧?”

    “钟钦勇我不知道,周清荔倒真的是正直之士,为了断绝阉党的拉拢之心,昨夜砸毁了院墙,在废墟之上树立了一块碑,上面写着‘富贵一时,名节千古’……”

    “说的好,我大明读书人就当这般!”

    “我刚刚去看了,还真是,不愧是我大明的忠直之士,这是要与阉党彻底划清界限啊……”

    “现今阉党权势熏天,构陷忠良无数,不知道多少所谓的清流无耻巴结,下跪磕头,操守无存,周给事能有这般无畏气度,着实令人钦佩!”

    “是啊,我现在就担心,周给事怕是坐不上工科都给事中,要落到那钟钦勇头上了。”

    “这下遭了,他不会被阉党收买吧?”

    “这个说不准,谁能像周给事这样无惧无畏又不贪图权势,富贵荣华?”

    “咱们走着瞧,只要这次上去的是钟钦勇,那他十有八九是被收买,成了阉党走狗……”

    “阉党狗贼,人人得而诛之!”

    “钟钦勇,一定是阉党!”

    “我们支持周给事,决不能让阉党得逞,我们要联合上疏皇帝,不能让小人得逞,忠臣落难!”

    ……

    天色渐亮,钟钦勇安排了昨夜之事,对于工科都给事中已经十拿九稳,因此睡的格外香甜。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忽然间,他的门外响起一阵急切的敲门声,管家的声音更是急不可耐,没有往日的规矩。

    钟钦勇被吵醒,神色厌烦,从十五岁小娇妻的身上爬起来,听着小娇妻不满的较哼,他更加恼怒。

    披着衣服打开门,钟钦勇冷声道:“一点规矩都没有,一大早的要干什么!”

    管家哪里还顾及这些,连忙将外面的谣言一五一十的说了。

    钟钦勇猛的双眼大睁,头上青筋暴露,脸角狰狞,一个踉跄的倒回屋子里。

    管家吓了一大跳,连忙扶住他:“老爷,老爷,你没事吧……”

    钟钦勇勉强的站住,满脸的怒容,胸口剧烈起伏,咬牙切齿的道:“好一个周清荔!这是要我与他不死不休啊!”

    周清荔抢先一步散步谣言,随着谣言的扩大,周清荔成了不畏惧阉党的刚勇直臣,他钟钦勇成了被阉党收买的奸佞小人!

    一朝清名丧尽!

    别说工科都给事中,今后他能保住现在的给事中位置就不错了!

    钟钦勇气的想要吐血,满脸的凶狠之色。

    管家看着他的神色,连忙安抚道:“老爷,还要三天就要遴选了,还是先想办法吧。”

    钟钦勇勉强的退后几步,坐在凳子上,定定神,看着他道:“对了,吴大人的银子送过去了吗?”

    管家道:“昨天已经送过去,吴家大管家收的,说没问题。”

    钟钦勇嘴里的‘吴大人’,名叫吴淳夫,这个人今年刚刚被征召,从七品县令到了正五品的兵部郎中,只用了三个月!

    这个时候,能有这样的升迁度,唯有阉党才能做到。

    钟钦勇对此自然心知肚明,但事情还没有挑破,只要吴淳夫做的隐晦些,没人会知道。

    钟钦勇听着管家的话,心里稍松,但脸上还是一片狰狞怒容,胸中怒火腾腾,要炸开一般。

    周清荔这一手,必然让他在清流中声名尽毁,群起而攻。不一定能坐上工科都给事中的位置,即便坐上了,也休想安稳!

    周清荔则声望高涨,海内遥望,群贤交赞!

    钟奋腾也听到了消息,跑了过来,怒气冲冲的道“爹,周家太过分了,我们必须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钟钦勇眼角抽了下,冷冷的盯着门外没有说话。

    钟奋腾知道他父亲愤怒,俊逸的脸上一片狠厉,咬牙道:“爹,反正清流是待不下去了,要不我们就投了阉党,那这工科都给事中的位置还不就是父亲你的了……”

    “住口!”钟钦勇忽然低喝,怒色凶狠道。

    他还要点脸,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投靠阉党。

    钟奋腾正在气头上,怒冲冲的道:“爹,都到这个时候了还遮掩什么,要是周清荔这次做了都给事中,你就再没出头之日了!”

    钟钦勇脸上的横肉动了动,有凶狠之色,寒声道:“我钟钦勇是这么好对付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