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明廷 > 第四章 暗算
    福伯一听,眉头皱的更紧,道:“二少爷看似精神,但胡话越来越多,今天还打了人,这样下去,我担心会走火入魔,真的失了神智。”

    周家世代书香,这一世应该算是很有起色,周清荔是万历三十年进士,长子周方是天启三年进士,次子今年也中了举,若是将来再中进士,一门三进士,在大明也不多见,必然是一段佳话,周家说不定就能走向鼎盛!

    偏偏这位二少爷中举后喜极而疯,现在是疯疯癫癫,成了满京城的笑话。

    周清荔也是轻叹,道:“能看的大夫都看了,接下来,就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老爷,老爷,不好了!”他话音未落,门外家丁打门,声音急切。

    周清荔与福伯对视一眼,走过去打门口。

    家丁看着周清荔,焦急道:“老爷,出事了,快出去看看吧。”

    周清荔神色冷清,再看通向大门是灯火通明,抬脚向外面走去。

    待到门外,看着大门右边墙壁,周清荔瞳孔一缩,脸色铁青。

    福伯看着那几个字,心里咯噔一声,道:“老爷,要不好!”

    周家大门的右侧墙壁,被人用粪涂写了八个大字:阉党狗贼,清流败类!

    这是有人要抹黑他们周家啊,怕是等不到天亮,这件事就要传遍京城,有心人稍一拨弄,他们周家就会成了阉党!

    周方也跟着出来了,看着八个大字,心里一阵怒气上涌,道“父亲,肯定是二弟的事情引来的!”

    他们周家世代清贵,若是成了阉党走狗,真是一朝清名丧尽,成了过街老鼠!

    周清荔冷冷看了一眼,一甩手走了进去。

    福伯看着周清荔走了,连忙道“快擦掉,让人在四周盯着,不要再让人捣乱!”

    家丁知晓轻重,慌慌张张的应着,开始布置。

    外面这么大动静,将正在认字的周正给惊动了,来到门边,敲了敲,道:“六辙。”

    刘六辙在外面跑了一圈,正好过来,听到周正的声音,连忙将门推开一条缝,从门缝里瞧着周正道:“二少爷,饿了吗?我这就去厨房看看。”

    周正看着门真被锁链锁死了,眉头一挑,没好气道:“我没疯,不用当精神病看着。外面出了什么事情?”

    刘六辙看着周正,犹豫了下,凑近低声道:“二少爷,我们家大门右边墙壁上被人写下了‘阉党走狗,清流败类’八个字,老爷气的说不出话。”

    周正听了,神色如常,双臂环胸,一手托着下巴,自言自语的道:“嗯,多半是竞争对手的恶意攻击,手段有些下作,但应该很管用。”

    东林党虽然被阉党打压的厉害,但士林间,绝大部分人还是鄙夷阉党的,朝野的清流大多数是选择明哲保身,既不敢与东林党走近,也绝不沾染阉党。

    现在钟钦勇污蔑周清荔是阉党,东林以及清流势必全力攻击,阉党坐山观虎斗,那时周清荔的位置将极其尴尬,难以自处,唯有辞官一途。

    周正心里计较着,问道:“老爷有什么破局之策?”

    刘六辙僵笑,道:“这小的哪里知道。”

    周正一想也对,抱着手臂,低头思索,自语道:“东林党现在是靠不得,跟着阉党也不行,阉党一倒,东林势必清算过往,两个庞然大物夹击,中间路线行不通……”

    周正目光闪动,忽然凑近门缝,低声道:“写的在右边?”

    刘六辙没听清周正刚才在说什么,只认为他是神神叨叨,闻言也凑近低声道:“是。”

    周正道:“你去,让人在左边也写上八个字就写‘正为清吏,直为远山’,再找些人,一定要早,现在就散播出去,将这八句话传出去,记住,重点是在左边,右边的要忽略,找些孩童,弄成歌谣,明天一大早就要传遍京城……”

    敌人明显是要制作不利于周清荔的舆论,以此不正当竞争获胜,周正是顺水推舟,给周清荔造一波势。

    刘六辙哪里听得懂,记得住这么多,直觉这是周正的疯言疯语,正想推脱,周正已经考虑到了,道:“估计你也不懂,去,将我这些话告诉老爷,记住,一定要快人一步,抢占舆论高点。抢到了,咱们就赢了,抢不到,咱们就输了!”

    刘六辙看着周正颇为‘正常’的脸,知道事关重大,想了想道:“我这就去找老爷。”

    他刚转身,周正连忙道:“给我将门打开,我不是神经病。”

    刘六辙答应一声,人已经跑没了,显然没将周正放出来的意思。

    周清荔书房,周方,福伯都在,三人脸上一样的凝重。

    周方看着他父亲,怒道:“爹,肯定是钟家人干的!”

    废话!明摆着!

    周清荔看了他一眼,面色铁青没有说话。

    福伯最是了解周清荔,神情肃重,道“老爷,必须想办法应对。若是钟钦勇坐上了工科都给事中,在他手下,老爷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一听福伯的话,周方顿时道“都怪二弟,没事打那钟奋腾干什么,现在人家报复……”

    “住口!”

    周方还没说完,周清荔猛的一拍桌子,沉声喝道。

    周方一个激灵,看着周清荔,呐呐不敢再言。

    周清荔冷眼看着他,一肚子火。

    福伯一见,打圆场道:“老爷,喝口茶,压压火,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

    周清荔强压怒火,眉头紧拧。

    钟钦勇明摆着是要给他头上套一个‘阉党走狗,清流败类’的罪名,只怕不等天亮谣言就能传遍京城。那个时候,清流必然群起而攻之,除了阉党,还有谁敢支持他做工科都给事中?

    清名尽丧,除了灰溜溜的辞官归乡,还能有什么办法?

    至于卑躬屈膝的投靠阉党,从来不在周清荔的考虑范围,读书人最基本的节操他还是有的。

    福伯也知其中艰难,一样愁眉不展。

    这会儿,刘六辙从门外进来,感觉着气氛的严肃,低声道:“老爷,二少爷有话要说。”

    周方近乎下意识的要呵斥,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周清荔正烦躁,哪有空理会周正这个已经疯了的儿子,板脸就挥退,目光看了眼直的过头的大儿子,眉宇烦躁一拧,漠然道:“他有什么话说?”

    刘六辙上前,同时极力的回想着周正的话,道“二少爷说,要在左边再写八个字,现在就找人到处去说,还说一定要抢先一步,慢一点就完了……”

    周方听的云里雾里,不耐烦的道:“什么乱七八糟的,让他老实呆着,还嫌惹的祸不够大吗……”

    周清荔倒是神色微动,道:“征云要写什么字?”

    刘六辙读书不多,周正刚才说的有那么多,一时间竟想不起来。

    福伯看出来,道:“还不去将二少爷请过来。”

    刘六辙有些为难,二少爷疯病越来越重,已经开始打人了,要是将老爷打了那可怎么办?

    福伯神色一沉,道:“让你去你就去!”

    刘六辙‘哎’的一声,慌忙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