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明廷 > 第一章 你们走开,我没疯
    东长安街。

    古色古香的药铺里,一个白苍苍的大夫正在给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号脉,神情专注而认真。

    年轻人脸色有些苍白,看上去像是大病一场,他看着有数十年行医经验的老大夫,伸头凑近一点道:“我的体征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主要是精神上的。第一,您要看我的眼神,是否散乱,恍惚不集中。第二,您要观察我的言行是否有逻辑,这样才能有判断依据。第三,您要问我问题,判断我是否出现幻觉,妄想,精神分裂……”

    年轻人身后有一个十五六岁的青衣小厮,他听着周正的话,脸色白,暗暗叫苦道‘完了完了,少爷的疯病又犯了……’

    老大夫本来认真的神色变得有些难看,转过头看向周正,缩回手,淡淡道:“二十文。”

    周正神情一振,连忙掏钱,紧追着问道:“大夫,您瞧出来了?”

    老大夫收了铜钱,一挥手,道:“到别处玩去,老夫没空搭理。”

    周正看着老大夫已经转身抓药,不死心的拿出一张纸,道:“大夫,这个是精神分裂测试表,上面有题目,有答案,你只要按照正常顺序问我问题就行了。”

    青衣小厮嘴角抽了抽,看着自家二少爷的认真表情,怎么看都觉得可怜,忍不住就要哭了。

    老大夫自顾的在药匣子里抓药,道:“你家少爷就体虚,没有其他问题,回去好生养着。”

    青衣小厮陪着笑,哪敢说话。

    周正却神情大振,这已经第十二个,够了!

    他猛的站起来,从怀里掏出一把子银子拍在桌上,大声道:“多谢大夫!”

    周正已经从‘看病’的过程中判断出,他不是出现幻觉,妄想,也不是精神分裂,他是真的来到了大明朝!

    “哈哈哈哈,大明朝,我周某人来了!”周正仰天长啸,大笑着离开药铺。

    顿时迎来了一众围观,眼神异色,停驻观瞧,看白痴。

    青衣小厮吓了一大跳,抓回药铺上的银子,追着周正急急的喊道:“二少爷二少爷,快回家吧,老爷今天会早回家的,不能在外面多待……”

    药铺的一干学徒面面相窥,走近老大夫,道:“师傅,这个人就是周大人家那个二公子吧?”

    老大夫没理,自顾的整理着药匣子。

    另一个学徒不甘心的道:“师傅,他这是真的疯了吧?说的话是奇奇怪怪,语无伦次,莫名其妙,疯疯癫癫……”

    老大夫走到柜台前,淡淡道:“做好你们的事。”

    学徒们神情一凛,慌忙忙起来。

    但彼此都得到了确定,那就是周大人家的这位二公子,真的疯了!

    刚中举就疯,太可惜了!

    九月二十一,秋闱,放榜后的第四天。

    京城里流传着一则笑话,工科给事中周清荔的第二子周正中举当日,喜极而癫,疯了。

    被强制打昏后醒来的第二日,周正接连三天在京城各大药铺,名医间流连忘返的问医就诊,说着匪夷所思的话,拿着张纸做着怪异莫名的事情。

    周正确定他来到了大明朝,自是开心无比。后世他是一个孤儿,来来去去了无牵挂,这大明朝是他向往的朝代,看着四周古色古香的建筑,穿着布匹青衫的古人,他一脸的惊喜,满眼的振奋,一双大眼睁的奇大,盯着每一处每一个人看。

    哪怕路人看他如同傻子,周正也不在意,一步一晃,轻飘飘的感觉要飞起来。

    “这缸不错,将来肯定很值钱,要不要先埋几十个……”

    “这衣服质量差点,放不了那么久,嗯,姑娘身材也差了点……”

    “对了,这排房子肯定很值钱,要不要买下一条街……”

    青衣小厮跟在周正身后,听着他的‘疯言疯语’嘴里默念‘疯了疯了’,紧紧跟着,生怕他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周正对一路上的注目礼恍若未觉,走了不知道多久,砸了砸嘴,意犹未尽的看着前面的一个牌楼,上面金光闪闪,很是精致。

    嗯,很值钱!

    青衣小厮一见,猛的想起了周正昏迷后第一次醒来爬上屋顶,大喊一句‘我一定是在做梦’后跳下来的事情,顿时吓了一大跳,慌忙抱住周正,急声道:“二少爷,我们快回家吧,老爷就快回来了,这个牌楼上不得啊……”

    周正一把挣开他,笑容依旧的道“上什么牌楼,走,喝茶去!”

    青衣小厮这才松口气,亦步亦趋的跟着周正。

    周正上了二楼,在临街的桌子坐下,眼神依旧充满好奇的四处打量。

    几百年前的座椅,几百年前的人,几百年前的茶水……

    每一样周正都十分感兴趣,以一种贪恋的目光盯着猛瞧。

    隔壁桌是四个与周正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他们正在高谈阔论,不时还拍桌子,神色一致的气愤莫名,口水四溅。

    周正不动声色的侧着耳朵,好奇他们在谈论什么。

    “现在辽东糜烂,乱民汹涌,钟大人上疏建议增加榷关、行盐及其他杂项银两二百万,结果被阉党驳回了,当真是气煞人也!”

    “而今国库空虚,天下板荡,阉党不思为国谋事,尽干些鸡鸣狗盗,祸国殃民之举,可恨!”

    “阉党之人都是些什么人?无不是为了权势卑躬屈膝,毫无节操的卑鄙邪党之流,恨不能提三尺剑斩杀个干净!”

    周正听着,忍不住走过去道:“也不算错啊,怎么能总是加老百姓的税?为什么不加商税,大明那么多商人,随便加一点国库不就有钱了?”

    桌上的四人顿时话头一停,转头看向周正,齐齐皱眉。

    周正看着他们的表情,还以为他们不了解,解释的道“就拿盐税来说,万历十年还有一千万,现在只剩下不足百万,都被那些商人侵吞了,难道不应该加吗?”

    其中一个年轻人看着周正,面露不悦,道:“商人低买高抛,不事生产却谋取暴利,若是朝廷加税,那他们必然要加价,百姓本就困苦,这么一来你让百姓还怎么活?”

    周正顿时一怔,这话还真是有道理,他竟接不下话来。

    似乎是见周正被问住了,另一个人不满的道:“何止如此,商人现在势力庞大,扬州的盐商更是取得了入仕的资格,士人如何能征税?”

    这句话的言下之意,就是盐商已经是士人,不能征税,那能征税的,就唯有那些什么都不是的平头百姓!

    周正听着这些歪理顿时来气,道:“都是我大明子民,为什么要那些贫苦的百姓交税?现在国家危难,士人为何就不能出一点力,国朝养士三百年,就养出了一群只会吸血的蚂蟥吗!?”

    “你说什么!”

    啪

    四个年轻人几乎同时拍桌子,愤怒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