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背后有城 > 7、采购建城材料 (下)
    跟着,陈年将洛亦带上了二楼,因为时间紧,所以洛亦拒绝了叫律师签合同的繁琐过程。洛亦就借钱的事情打了一张欠条,上面备注了将刀寄存在这的信息。

    如果是以前,洛亦肯定担心陈年会玩套路,可现在他不怕。因为这刀对于他来说遍地都是,被黑了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十万元也到手了。

    当然,想是这么想,可有借条在,白字黑字陈年还是很难耍赖的。

    拿上小曼递过来的十万元现金,洛亦离去之心就已经起了。不过陈年很热情,拉着洛亦又聊了一会,互相留了一个联系方式后又想请洛亦吃饭。

    眼看着暮色将近,洛亦自然是没这个心思了,起身赶忙道别:“陈老板,我还有急事,先走了。说罢,洛亦便慢慢往门边退去,陈年赶忙起身相送。

    可能是怕洛亦担心,也可能是有别的想法,陈年在往下走时,依旧滔滔不绝地说着,好几次都透露出了对锻造之法的兴趣,洛亦对此也一窍不通,自然就随口搪塞了过去。

    走至门口时,陈年很认真地对洛亦做了个保证,“洛先生,您这刀依我从事这行多年的经验,就算遇不到爱刀的人,卖个1oo万也不是什么问题。若是能遇到爱刀的有钱人,1ooo万都有可能。”

    毕竟是这把刀真正诠释了什么是真正意义的削铁如泥,天下仅此一把!

    洛亦笑着点点头,颇为满意一般地说道:“行,先在这谢了,陈老板我们到时候联系。”

    “慢走。”

    陈年看了眼已经被小曼拦下来的出租车,做了个请的手势。

    洛亦上出租走了,陈年也回了店里,可此时店外却站着一个人。正是刚刚收摊的李三!此时的他,手里头抓着个布包直抖,说话都吞吞吐吐的了。

    “不……会……吧……”

    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可陈年又可是这一带有名的人物,不可能开这种玩笑。

    也就是说,那把刀真的价值连城!

    最低也的是百万!

    可卖主刚才就只给他出价十万,他却没买!

    “这尼玛钱送到手边都接不住啊!”李三心中顿时泛起苦水,脸上的失落之色更是别提了,就跟头顶的暮色一样,任谁都能一眼看出来。

    再说洛亦,上出租车后直接让司机送他去了木厂,尽管到那时天已经黑了。

    还好洛亦去时有值班的保安,洛亦让他给老板打了个电话,并且说现在就要木头,要十万的。木厂老板一听是1o万的单子,赶紧从温柔乡爬了起来跑到了木厂。

    最后洛亦以1ooo元的价格要了一百根柳杉木,只是这合理运走的问题可是难住了洛亦。最后只能编个理由,花了今年一年存着的几千块雇了几辆车送到了城外。

    这样一来二去又花了几个小时,一百根柳杉木总算被运出了城,堆放在一个附近没人住的地方。木厂老板以为洛亦喜欢住木房子,要在这建一栋,也就没过问,带着车队回去了。

    木厂的人一走,洛亦在网上找了一张古代箭塔的图片,然后赶忙询问自己的“老板”,“这个可以当做蓝图吗?如果可以,我现在就申请上班。”

    跟着,脑海中立刻传来了答复的声音,“可以,有图即可!但还有一两个小时的休假时间,你确定不要了吗?”

    “不要了,一两个小时就够回城里的。对了,这木料您能帮我送到美竹村吗?”

    “不能,不过我已经在你身体里开辟出一个空间,你动一动念头就能把这些木头装进去,既然你想打造箭塔、城墙,工具我也已经放在其中,用的时候自己取。”

    洛亦一喜,心念一动后,地上堆积如山的木头尽皆消失。内观身体时,那个空间便映入眼帘,他的一百根木料和老板给的木工工具都躺在里面。

    跟着眼前忽然一黑,几个呼吸后再有亮光时,人已经站在了异界的家中。

    此时正值下午,洛亦肚子抗议时,他才想起来自己一天了什么都没吃。

    “小环!”

    “小环!”

    这不喊不要紧,一喊,忽然冲进来个扫地的下人,手里头的扫帚在看到洛亦时应声掉落在地,而后就听得一扭头,喊了起来,“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洛亦一拍脑门,恍然大悟,“我回去了一天时间,这恐怕过了有段时间了吧?”

    脑海中立刻传来解释的声音,“这个世界的流和地球的流一样,所以你回去地球一天,在这也正好是一天。”

    “明白了。”

    洛亦应了一声,然后赶紧在脑子里编着理由,想着该怎么解释这一天的失踪。

    正想着呢,王云走进了屋。

    对于王云,或者是洛千洪,洛亦还真有一种复杂的感觉,说不太清,所以当她走进来时,洛亦下意识地有些忐忑,就像面对着自己地球的父母一样。

    “一天不见人,去哪了?”王云进来之后没有责备洛亦,不过那质问的眼神也让人挺不好受的。

    洛亦赶忙应声道:“去朋友家了,对了,我让他派人告诉你们一声,那小子没派人来?”

    “没。”

    显然,王云信了!

    洛亦接着说道:“我就知道那小子不靠谱,早知道我自己去跑回家说一声了。”

    “去谁家了?”

    “不记得名字,我们这年纪的人交朋友,从来只问外号。”

    “你可真行!”王云露出一脸的无奈之色。

    “我先去找点吃的,您忙您的吧,下次去哪,我一定亲自回来告诉您。”说罢,洛亦赶忙往门外去,想要溜之大吉,王云也不恼,只是开始阐述一堆大道理。

    对此,洛亦一直很认真地听着,从头听到位。

    毕竟是认错,起码的态度还是得有的。

    不过说到后面,王云表情越来越怪,就好像觉得眼前的人不是他儿子一样。

    其实本来该来的人是洛千洪的,只是王云很清楚洛千洪的脾气,过来之后肯定一顿骂,然后就是父子俩大吵一架,吵到最后就是体罚。

    所以她主动过来,为了就是避免正常无意义的争吵。本来以为讲道理洛亦会不听,毕竟洛亦这十几年来从来没挺真听她讲完过三句话。

    可她没想到洛亦竟然一脸愧疚地从头听到尾。

    虽然惊讶,她更多是觉得欣慰。

    实在想不到理由来总结洛亦的变化时,最后只能这么想——或许洛亦已经不知不觉长大了,只是她自己还不知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