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背后有城 > 3、找不到碧竹种子的后果
    “小子,别特么瞎跑!”

    洛亦刚跟着一迈步,身后忽然传来洛千洪的声音。待洛亦回头时,洛千洪已经转身离去,只能看到那伟岸的背影,还有周围人不自觉躲一旁去的动作。

    这是洛千洪关心他的表达方式?

    这个关心方式好像过于特别,粗暴了些吧。

    说完为何转身就走?

    按理说,儿子第一次出城,不该多叮嘱几句吗?

    当捕捉到脑海里传来的回忆时,他明悟了,类似于这种话在他记忆里的理解竟然完全不一样。

    对原来的洛亦来说,这种关心的话就是不信任、还有无缘无故的训斥,最终会导致父子之间的争吵。

    “难怪洛千洪会直接转身离去,原来是不想跟儿子生吵架。”洛亦心中暗暗呢喃一句,无奈地笑出了声,刚想转身跟上洛天逸,脚步顿时停住。

    既然继承了这具身体,有些话,应该说出来,而后冲着洛千洪的背影高喊了一句。

    “我会小心的!”

    话音刚落,洛千洪身躯猛地一颤,不过却没有回头去看洛亦,依旧走着自己的路,似乎没听到洛亦的话一样,只是嘴角已经是扬起了一缕难得的满意微笑。

    ……

    云山城四周环山,置身于在一个浅坑中,属于方圆百里唯一的城池,也是方圆百里唯一住着活人的地方。和洛亦去过的旅游区见过的古城有些区别。

    虽然城边也是高墙围着,可是云山城的墙插满了长枪,远看它就像一只刺猬一样。而且这的城门也不是常开着的,有人出去时才会打开一会。

    最让洛亦有感触的是气氛,城内气氛稍微缓和一些,一旦到了城门处,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似乎出个城是生与死的抉择一般。

    再说竹山,与别地方不一样,这儿已经没有一点绿意。因为土地有段时间忽然变成了浅黑色,就像中毒了一样,竹子适应不了新环境,所以都死去了。至于是什么混入了土壤里,导致竹子的死亡,没人知道。

    根据洛亦所掌握的信息,搞清楚土壤中有什么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搞清楚为什么会有。

    距离任务结束还有三天时间。

    他必须在这三天内查出来!

    当进入竹山时,一股刺鼻的气味随之扑面而来,像是蚂蟥一样钻入了洛亦鼻子里。洛亦赶忙捂嘴,一扭头,洛天逸他们竟然都已经拿出布条挡住了自己的嘴鼻。

    洛亦看看自己腰间仅有的刀,才明白原来自己连最基本的都没带,光想着带刀防身了。

    洛天逸显然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递过来一块湿漉漉的布块,“少爷,给你。等深入到碧竹林那一块时,我们会散开找碧竹种子,您跟着我就好了。”

    洛亦跟着他们出来,洛天逸并没有打算让洛亦做什么。

    跟着即可。

    千万别走散。

    竹林没了竹子,可是却多了荆棘丛,荆棘丛中很可能就有魔兽巢穴。

    以洛亦的实力,遇到则是十死无生!

    洛亦接过布块,一边往脸上戴,一边问道:“对了,天逸,我从书中看到,这竹山是在二十年前忽然变成这样的,二十年前生过什么吗?”

    “好像没生过什么。”停步思索了几秒后,洛天逸接着往前走去。

    在跟着洛天逸往前走了没多远时,眼前开始出现大量土壤被翻动过的痕迹,继续往前走,这种痕迹开始变得多了起来。这时,洛亦注意到了一条山涧流水。

    黑色的!

    按理说,这水不该是黑色的,云山城饮用的水是地下泉,它们都没变黑。

    “天逸,这水为什么是黑色的?”问这个事,洛亦已经走到了水流边。

    “少爷,小心,别碰那水!”洛天逸赶忙要去拉洛亦,可是已经晚了一步,洛亦两只手已经捧起来一些水,跟着,洛亦的表情开始起了变化。

    “水有问题!”

    将水赶紧泼掉后,洛亦目光停留在手掌上,自己的手竟然变得干瘪了很多。

    有种忽然间长了十几岁的感觉。

    洛天业赶忙将自己罩着抠鼻的碎步扯了下来,帮洛亦擦拭起手上参与的水珠,“少爷,您别乱搞啊。我们带着您出来,已经是够提心吊胆的了,要是您有点差池,回去之后您让我怎么交代。”

    “怕什么,不用你交代。”说罢,温平就沿着水流往前走去,“跟我来!”

    他觉得可能就是水的问题。

    温平话音刚落,几人顿时面面相觑起来,没等洛天逸阻拦呢,一名长得比较憨厚的中年男人说话了,“少爷,我们得先去找碧竹种子,这是三老爷给我们的任务。并且那是城主府要的,要是找不到那就麻烦了。”

    温平转过身,看着洛天逸等人,好奇地问道:“麻烦,有什么麻烦的?”

    在洛亦这身体的记忆里,没有关于这个的片段,所以他忽然有些好奇。

    洛天逸赶忙解释道:“云山城是城主的,我们洛家想要生存在这,就必须每个月上供东西。以前还好,只需要吃的、还有银两就够了。现在城主府只要他们提出的东西,给不了,我们洛家就会被赶出云山城。”

    洛亦眉头一皱,有些不满地说道:“还有这规矩?这不是暴君吗?起义啊,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哪里又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吗?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一个城主府。”

    外面的世界那么危险,赶出去还有活路?

    洛亦话音刚落,众人的面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洛天逸赶忙上前摇头劝阻,“少爷,这话您可不能说第二次,否则会给您带来杀身之祸的!”

    洛亦一听这话,无语了。

    这世界就这么残暴吗?

    动不动就杀。

    洛亦无奈摇摇头,而后认真地说道:“反抗不了,那就换个地方住,总不能除了云山城就没地方去吧。”

    洛天逸叹息一声,应声道:“去哪个城,都会有一个城主,而且光靠我们自己,恐怕是竹山都走不出去。少爷,您还是跟着我们去找碧竹种子吧。”

    碧竹哪怕在二十年前也不多见,经过这二十年,碧竹种子就更难寻了。

    所以必须争分夺秒。

    一个月时间,看起来挺多的,但是对他们寻物队来说,根本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