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奇门医仙混花都 > 第133章 不承认
    冉破军疑惑的问道,"你确定你没看错?夏涵儿真的一点事也没有?"

    "我确定没有看错,她真的一点事也没有!"王主任肯定的说道。

    冉破军略微沉吟,难道这个夏涵儿背后有高人帮她化解了冰蚕蛊?不太可能,种下冰蚕蛊至少需要气感境实力的蛊师才能解毒,而对于一般武者来说,想要破解气感境蛊师的毒,最起码也要黄阶初期的修为,如果夏涵儿背后真有这样的

    高人,那夏涵儿不早就过来找他报仇了吗?他也不可能会活到今天的。

    虽然这么想,可是冉破军还是不敢确定,沉吟片刻问道,"王主任,你和夏涵儿比较熟悉,我问你,这个夏涵儿最近有没有和什么可疑的人有过往来?"

    王主任摇摇头,"夏涵儿母女生活艰难,都是靠卖菜度日的,基本不会与其他人有接触的。"

    冉破军眉头一皱,"怎么会呢?没有和任何人接触,那她身上的冰蚕蛊是谁给她解的?你再仔细想想,到底有没有?"

    王主任仰着脖子做出了思考的样子,可他还是想不起来。想了很久,王主任也没想出来,最后,他把这段时间夏涵儿接触的所有人都想了一遍,也没想出是谁,直到想起今天晚上偷血灵芝回来时,遇到的那个年轻人(唐辰),

    王主任忽然眉头一挑,

    "难道是他?"王主任皱眉深思,说道,"冉爷,我想起来了,今天晚上,我偷了血灵芝回来的时候,看到夏涵儿和一个大约二十左右的年轻人走在一起,冉爷,你说会不会是那个年轻

    人帮助夏涵儿解毒的呢?"

    "年轻人?才二十岁?"冉破军一愣。

    "是的,看样子像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王主任点头说道。冉破军立刻蔑笑一声,"怎么可能?王主任我看你真的是老糊涂了,能够破解冰蚕蛊毒的人至少也是黄阶初期的修为,你觉得一个二十岁的大学生有可能会是黄阶修为吗

    ?"黄阶修士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修行境界,在武学中,那是宗师一般的人物,高高在上。而冉破军都三十五岁了,至今也才气感境中期,距离黄阶中期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冉破军尚是如此,他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又怎么可能会是黄阶高手呢?

    王主任摇头一阵苦笑,"那……那如果不是他的话,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了!"冉破军不耐烦的摆摆手,"好了好了,既然这个血灵芝已经到手了,这个夏涵儿的事情就先放到一边吧,这两天我要去一趟云鼎山找蛊真人,这株血灵芝是他点名要的,

    你在这里给我继续监视夏涵儿,如果发现了那个解除冰蚕蛊毒的人,第一时间通知我,听到没?"

    王主任害怕冉破军再给他种下冰蚕蛊,不敢拒绝,只好点头,道,"放心吧,冉爷,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

    "嗯!"冉破军点了点头,抓起木盒子,便准备离去,王大爷连忙从地上爬起来送行。冉破军刚刚走出门外,就看到夏涵儿母女与唐辰从不远处走来。

    冉破军一怔,这个夏涵儿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发现了血灵芝在他这里?

    短暂的一愣神之后,冉破军轻蔑一笑,"不过,就算她知道了血灵芝在我这里,又如何?一个卑微的女人而已,我冉破军,堂堂气感境的高手还能怕她?"

    冉破军直接将那木盒子拿在手里,大摇大摆往前走去,王大爷像只狗跟在他的后面。

    杜晓婷知道那株血灵芝的意义非凡,不仅仅是她母亲未来的嫁妆,更是他父亲留给她的遗物,所以,她特别珍惜。可是,血灵芝居然被人偷窃了,而且,大哥哥说了,偷窃的人很有可能是王大爷,此刻,正好看到王大爷,跟随一个中年男子从屋子里走出来,而且那个中年男子手里还

    拿着一个木盒子,杜晓婷一下子就冲过去了。

    "你们不能走,快点把我妈妈的血灵芝还给我们!" 杜晓婷冲上去,直接拽住冉破军的袖子。

    冉破军皱起眉头,冷冷的看了杜晓婷一眼,"哪来的野丫头,给我滚!"

    说着,大袖一甩,仿佛带着劲风,直接把杜晓婷甩出去几米远,要不是唐辰扶住她,杜晓婷已经摔倒在地上了。

    杜晓婷委屈的哭了,"大哥哥,他们是坏人,他们偷了我家的血灵芝,还推我……呜呜……"

    王大爷走上来,老眼一瞪,"臭丫头,胡说什么?你哪只眼见我偷你家的血灵芝了?"

    "你……你还耍赖,明明就是你进我家,偷了那只血灵芝的,你还不承认!"杜晓婷擦干眼泪说道。

    "你说是我偷的,就是我偷的吗?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可不能乱说话!"王大爷冷着脸说道。

    杜晓婷撅着小嘴,气呼呼的说道,"你要证据是吧?好,我给你。"

    说着,杜晓婷直接把唐辰发现的那块烂布料子拿出来,"这块布料子是你身上的,可是为什么却在我家里的箱子上面,王大爷,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王大爷一怔,他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被挂出了一个巴掌大的洞,不过他还是不承认。

    "同样衣服的布料子多了去了,你知道,那就一定是我身上掉下来的吗?"杜晓婷小脸都气白了,直接抖开布料,"王大爷,你好好看看,这布料子的形状,和你衣服上掉下来的一模一样,你还想狡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