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在主神世界找bug > 第110章 不欢而散
    “对了,楚白同学,这位是王家公会的王少。”

    与楚白商量好了宣传的问题后,校长却是突然跟楚白介绍起了他身旁那个一身名牌的年轻人。

    原来,能够成为学校的一把手,校长身后又怎会不站着某个玩家势力,就比如眼前的校长,就是被王家公会鼎力扶持起来的门面,本人实际上也是王家的支族一员。

    有关楚白的消息,他其他人都可以不说,可事先告诉王家却是必须的。

    说完,校长给年轻人主动让开了位置,乖乖的站在了他的身后,体现出了王少嫡系继承人的尊贵地位。

    “王少?”

    校长的行为让楚白暗中不满,他都说了不希望高调,转眼就给他来了个公会二代又是什么意思?

    其实从一开始,楚白就注意到了校长身旁的少年,毕竟对方表情高傲,在校长说话的时候也一直是一脸的轻松惬意,只是楚白没有猜到,这人居然会是一个玩家公会的家族子弟,看上去还是其中的高层,所以,校长明明答应着给他低调处理,但这事做的真不地道。

    “楚白,我王家知道了你的天赋,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愿意成为我们公会的一员,为我攻略更多的幻想世界,我就大力培养你,注意了,不是效忠王家,而不是帮我做事。”

    “看在你的天赋上,我可以让你成为公会的精英成员,如果立了大功,给你升职也不是不可以。”

    此时此刻,王少仿佛施舍的样子,让楚白十分腻歪,感觉是吃定他了?

    不提楚白心中的不满,眼前的王少显然是没有察觉到他的心思,继续牛逼哄哄的对楚白说着自己的天方夜谭,而且居然还妄图想要把楚白收为己用,成为他个人的一条狗,真不知道凭什么这么自信。

    “呵呵,这么说,我还要谢谢你收留我呢。”

    楚白是真不知道对方哪来的迷之信心,所谓王少的言论只会让他感到可笑。

    说实话,楚白到现在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样的家族势力,更不明白眼前的纨绔子弟是自作主张还是整个家族的意思,比如都没有把他独行者的身份真正放在眼里,他的价值,在势大的公会家族面前也只能成为对方培养继承人的一种资历与考验。

    但不论如何,楚白都万万不可能答应成为对方的公会成员。

    他自由自在的多好,为什么要白白把自己卖给对方。

    对大家族的龌龊,楚白在里看多了,黑心职场的霸道卖身契了解一下,特别是眼前的王少一副老子天下第一,偏偏还使得一介校长由着他的局面,让楚白算是看明白了,眼前之人就是一个自以为自己很牛逼的纨绔二代,偏偏还有点势力,反正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去处,是个大麻烦。

    “你要想清楚了,能来我王家,可是很多学生求之不得的事情。”

    楚白的嘲讽之意,王少又怎么听不出来,对楚白的硬气与坚持,王少是不屑一顾的,却难得多解释了一句道,“你是独行者,天赋不错,但也仅仅是天赋而已,你还年轻,不知道世道艰辛,有潜力不代表你有实力,像你这种人我看多了,有点天赋就认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但在我们世家眼里,你们也只是为我们打工的命,你不认命,就只能被打压,被教训,最终一事无成。”

    楚白不识趣,令王少说话变得不客气了,简直是老气横生的跟楚白陈述着血淋淋的现实一幕。

    虽说他貌似并不比楚白大上多少。

    不过从某种角度来说,虽然王少的态度很嚣张,他却还真的没有说错,说白了,大家都有大家的立场与想法,像王少就有他的资本与理念,大势之下,平民玩家只要没有加入某方势力那是寸步难行,再天赋也要受到所有势力的打压排斥,各方面上不服不行。

    而楚白是知道自己的真实实力,绝对可以吊打大部分的独行者们,他其实已经很牛逼了,可别人不知道啊。

    当然,就算王少知道了楚白的实力很强,这些个从未把平民玩家当成同类的家族子弟们,恐怕也不会想着与楚白平等交流,而是考虑着怎么打压楚白,让楚白明白自己的身份,用俯视的姿态看着他,然后化为己用,成为己方的资本,成为己方的打手,永生永世为己方谋取更多的家族与个人利益。

    因为哪怕楚白再天才,在某些人的眼里也永远只是一个泥腿子,不配与他们处于同一个层次。

    “楚白同学,听我一言,王少也是为你考虑,对你诚意十足,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所有想要发展的学生,成为王家的附庸都是一条明路,你还年轻,不知道以后的道路,就算是独行者,你也需要依附一个势力来保障自身。’

    这时候,校长来唱白脸了。

    对此,楚白依然坚定的拒绝道,“不用说了,总之叫我加入什么势力是不可能的,回见。”

    不欲再跟两人扯淡不止,楚白直接转身回屋,“碰”的一下重重关上了门,把两人隔离在了门外。

    见楚白居然这么不给自己面子,吃了闭门羹的王少面色难看。

    随即对校长冷哼一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难得我放下身段跟他说了这么多,他居然还不知天高地厚,以为一个独行者的身份就可以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以后,有他吃亏的时候。”

    “对对,王少说的对,有机会他都不会把握,我看他根本不像是有什么前途的人。”

    “不说他了,无趣。”

    一声冷笑,王少尤是对校长安排道,“既然他不肯为我所用,我也不稀罕了,不过你给我把他的消息放出去,我好说话,张家李家的继承人可不行,他们一个是脾气一点就爆,一个是做事从来不动脑子,到时候,让他们两个去会会楚白,我就在后面坐等着欣赏楚白的忏悔。”

    今天的事情,楚白与王少弄得彼此间都不愉快,显然是不欢而散。

    不过,王少看上去不是一个大度的人,也很嚣张,却有着一个家族子弟该有的度量与心计,哪怕他明明是一个好面子的人,自觉被楚白当众损了面子,他依然没有自己动手教训楚白的想法,而是准备借刀杀人,不愿平白损耗了自己的势力。

    毕竟楚白怎么说也是独行者,王少说是不在意对方的天赋,但也不会在明知道对方值得他特地邀请的情况下,还白痴一般的用普通手段对付他。

    总之,在王少的一句话下,楚白立马被校长毫不犹豫的卖了,堪称祸从天降。

    另一边,刚刚回到房间的楚白再次选择了穿越。

    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沙雕出现,让楚白已然没有了兴致,本来拥有了一定自保实力的他还想心情愉快的在这个未来世界好好玩一玩,不过现在嘛,他还是继续回去提升实力吧,王少的出现,无疑让楚白心中敲响了警钟,隐隐意识到,他以后的日子估计不会再继续平静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