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在主神世界找bug > 第14章 重回故地
    “你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紫霞神功?难道你不觉得相比而言,我的紫霞神功更加精纯与强力吗?”

    听楚白一说,岳不群的脸色一黑,因为如果不比内力的高深程度,在内力的碰撞下,单论纯粹与爆发力,楚白各方面都要比他强上不止一筹,而这正是让他这个华山派掌门人,自命华山正统之人最为不能接受的一点,但哪怕他再不愿相信,都仿佛楚白才是正统传承一般。

    ‘莫非我学的是假的紫霞神功,楚白的才是真的?’

    这个念头一出,就如同魔鬼一样在岳不群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毕竟很早以前,岳不群就觉得紫霞神功配不上镇教神功的名头,让他在发扬华山的道路上诸方受制,每每遇到左冷禅之流就无法硬气说话,如果不是紫霞神功不给力,岳不群想必也不会迫不得已混出个君子剑的名头,而是紫霞神君之类的霸道威名。

    可以说,紫霞神功一直是岳不群心中最大的痛!

    正所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有了楚白的清晰对比,此刻岳不群对自家的神功却是越发无比的嫌弃起来,想他华山一大源远流长的名门正派,看看别人家的绝世内功,再看看他,说多了都是泪啊。

    好在,天佑华山,老天居然把真正的紫霞神功送到了他的面前。

    岳不群也是果决,他根本不愿管楚白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紫霞神功,总之,眼前的紫霞神功必须是他华山派的,于是只见岳不群发出了一生中最为正义凛然的声音,义正言辞的说道,“小贼,江湖都知紫霞神功是华山派祖师爷传下的内功,如果你肯自废武功,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想要我的紫霞神功就直说,你这个伪君子,活该练个假的功法。”

    楚白哪不知岳不群的打算,对方这是要废了他,再逼问出所谓的紫霞真传,所以他是万万不会说出,可怜岳不群一直以为紫霞神功威力奇差,却不知一边是他的内力不够,一边是练得也不得其法,居然把堂堂脱胎于先天功这门道家绝世奇功的紫霞神功当成了疗伤与炼化异种真气的旁门功法,完全发挥不出紫霞神功激发人类潜能极限,得先天紫气造化之力的玄妙。

    实际上,只要岳不群能有先天功的两分威能,他的内力也必将大增,生生不息,避百毒,祛百病、调虚实,诸多奇异特效完全不弱于B等级的绝世内功。

    “小贼,到现在还在口出狂言,给我把紫霞神功留下,华山派传承不能落入别人手中。”

    大声表明楚白是偷了他家的功法还大放厥词,岳不群脸上的紫气更浓,一看简直如同一个大紫茄子,正是用秘法强行逼迫出了十二层功力,势必要拿下楚白,居然要拼命了,眼见着岳不群浑身气势暴涨,出招间更是没有防守之意,全部往他身上狠狠招呼,楚白哈哈一笑,完全不理会岳不群对‘正统’紫霞神功的窥视与野心,不愿再跟他多过纠缠。

    因为别看他对岳不群各种嘲讽,其实一番战斗下内力已经消耗大半,精神也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的紧绷之中,而等他内力耗尽,就真的要歇菜了。

    翻身一跃,在一声惊呼声中,如同电影中时常出现的特效镜头一般,楚白赫然踩在了一名围观弟子的头顶之上。

    “哈哈,你追不上我吧!华山派我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脚踩在一个个弟子的头颅上,让他们发出一声声尖叫大骂,楚白脚下生风,那是无人可挡,直接越过重重华山弟子的人头向山下掠去,看着身后岳不群如吃了死苍蝇的扭曲表情,楚白深刻体会到了田伯光的愉悦心情,你的实力比我高,呵呵,你们人多势众,呵呵,只要轻功比不上我,你们都在我身后吃灰吧。

    与岳不群这位知名武侠人物的一场打斗,也算是圆了楚白刀光剑影的大侠梦,沿着原路回到山下,走到了城镇口的驿站前,楚白发现他居然又看到了当初带他去扬州城的那个马夫,准备离华山越远越好,避开麻烦的他索性做了一个回头客,拍出十五两银子说道,“师傅,你这业务范围蛮广的嘛,正好遇到,带我回县城吧。”

    “好嘞!您坐好。”

    啪啪!

    银子就是马夫的动力之源,收了楚白的白银后,马夫把鞭子挥的飞起,带着他向当初的小镇飞速行驶。

    坐在略显颠簸的马车上,楚白闭目养神,思索总结着与岳不群这位高手较量的战斗经验,同时在想,整整两千两白银,在韦小宝处足足花了一千九百五十两,加上来回车费与吃饭的花销,我再次穷了,也该是继续刷一笔金子,把韦小宝身上的宝贝全部买了。

    “我楚白,回来了。”

    再次回到他第一次降临的幻想地小镇,楚白心中感概良多,这些天经历良多,遭遇了主角也遭遇了高强度的战斗,再看眼前平凡宁静的小镇却生出了一种物是人非的落差感。

    熟门熟路的来到赌场前,已经今非昔比的楚白也没有了多少顾忌,进入赌场就直直向后院走去,看着他走之后毫无变化的假山地面,楚白扫视了周围一圈没人,随手拿起了龙鳞大刀,就一点不珍惜的用宝刀挖起了泥土。

    ‘还别说,有了工具就是便利。’

    在内力的灌输下,锋利的大刀轻易插入地面,让楚白一下就挑出了泥土里的元宝,看着这次更有三十两的金元宝,楚白满意的点点头,在水面里不急不缓的洗去金子上沾染的泥土,方才把它们放了怀中衣袖。

    哒哒哒……

    人未到,声先到。

    收好了金子,楚白还以为会像上次一样无惊无险,不过就当他刚刚抬起脚步想走的时候,就见一个背负钢铁长枪的魁梧大汉从院外急促向他奔来,满眼怒意的瞪视着楚白全身,高声爆喝道,“好啊,就是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偷我藏在院子里的金子,我等你很久了。”

    “你说,这金子都是你的。”

    没有多少被苦主撞破的心虚,楚白眉头微皱,却是在疑惑游戏里的逻辑bug,怎么与眼前的大汉扯上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