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奇门医仙混花都 > 第62章 人造皮面具?
    “喂!警察叔叔,我要报案……唔,有人污蔑帅气的小哥哥,嗯,对,他们很讨厌,非常的讨厌,我觉得他们判十年都不够。”眼镜妹挂断了电话,又拨打了一个号码,“喂,是新安晚报的记者吗?我向你们投一个爆炸性新闻,地点啊,在天海医院,对对对,就在天海医院大门口,你们直接把车开

    过来了就好了……”

    眼镜妹打完了电话,还朝着唐辰晃了晃手机,那意思是说,你们就等着被曝光吧。

    于洋越看眼镜妹越觉得顺眼,“啵”一下,一口直接亲在眼镜妹的脸颊上。

    “小妹妹你真棒!”

    眼镜妹受宠若惊,尽管于洋流了一大摊口水在她脸上,可她觉得甜蜜死了,“唔,能为我的男神做一点事情,我觉得好开心呀!”

    于洋再次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这才转头看向唐辰,“你们完了,你们损害了我的名誉权,一会儿警察就来了,你们就等着被抓进去吧。”

    二女都惊慌的看着唐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唐辰却很轻松的笑道,“于洋你的人皮面具不错嘛,哪天我也去买一个!”

    于洋脱下衣服的刹那唐辰也觉得很奇怪,按理说得了花柳后期,身上不可能一点疤痕也没有,所以,他断定这个于洋身上肯定有古怪。

    果然,焚天秘典一运转,唐辰的感知能力提升了一大截,对于于洋那点小把戏也就了然于胸了。

    原来于洋竟然穿了人皮面具。

    “唐辰……你……你胡说……”于洋狡辩,但是他也心里犯嘀咕,自己的人皮面具带上以后,一般人根本不可能会发现的,这个唐辰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我胡说?”唐辰冷笑,他趁着于洋不注意的时候,直接摸出了那瓶绿色的药液,然后,“呲”的一下,喷了于洋一脸。

    正是唐辰配置的绿色药液。

    “你……你喷我的是什么?”于洋怒道。

    “是什么?”唐辰冷笑,“当然花柳的克星了?”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根本没花柳。”于洋哽着脖子说道。

    可他话刚刚说完,便感觉身体忽然一阵阵胀痛,那股痛感就像是鞭炮爆炸一样,几乎身体的每一处都有这种痛感。

    “你……你到底给我喷的是什么?”于洋痛苦的叫道。

    “自己好好的感受吧!”唐辰冷冷的说。

    于洋感觉身体好像要爆裂了一样,随着时间流逝,这种爆裂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而且,已经到了临界指,仿佛下一刻,皮肤就要被撑爆了。

    “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洋痛苦的嘶吼。

    “啵……”

    就在这时,一声脆响从他的脖子上传来,肉眼可见,脖子上的人皮面具忽然被撑开一个洞,一股脓液从中流出来。

    顿时,围观的众人纷纷一愣,然后立刻哗然。

    “啊,那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小哥哥的脖子上有脓液流出来?”眼镜女孩叫道。

    可她声音刚落,“啵”又是一声脆响炸裂,那原本丰厚的胸肌忽然瘪了下去,一股脓液溅了出来。

    “啊?”有人尖叫,“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身体会忽然流脓啊。”

    “不会真是花柳吧。”

    众人惊叫起来,眼镜女孩一时间蒙了,她读过一些医书,知道花柳的症状,身体确实会流脓,可那都是大面积的流脓,像这样仅仅只有两处的,她还是不太确定。

    可她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听到一连串好像爆炸一般的脆响,从于洋身体中传来。

    “啵,啵,啵……”

    而且,每“啵”一声,便会伴随着于洋痛苦的惨叫,并且大量的脓液如同雨点一般纷至沓来。

    “啵啵啵……”

    “啵啵啵……”

    声音一波接一波,根本停不下来。

    这时候,唐辰上前,猛的一把将于洋提了过来。

    他说道:“我现在就让你们看看他到底是不是花柳。”

    说着,唐辰就在众人一阵诧异的神情中,直接将于洋的帽子摘了下来,然后揪着他的假发猛的用力一扯。

    “斯拉……”

    假发脱离了于洋的脑袋了。

    连着一张人皮,也猛然一起脱落。

    没了假发,也没了人皮面具,于洋原本的身体,刹那之间便暴露在众人眼中。

    不仅仅是秃子。

    而且满身红疙瘩,这是典型的花柳症状。

    “大伙都看到了吧,还敢狡辩自己不是花柳,这么明显的症状,难道你以为大家都是瞎子吗?”唐辰毫不客气的问道。

    人群也立刻炸锅了。

    那个帅气阳光的小哥哥,忽然变成了这幅模样,众人难以接受,“卧槽,怎么回事,刚才还是一个大帅哥,怎么突然间变成了一个丑八怪。”

    “是啊,真的好丑啊,而且,那好像真的是花柳啊。”

    “什么叫好像,明明就是。”一听到别人这么说,眼镜女孩的脸色立马惨白,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是花柳男,而且,他的帅也只是用人皮面具伪造出来的,“我竟然被一个花柳男吻了,呜呜,万一我也感

    染上了花柳怎么办?”眼镜女孩哭哭啼啼的跑开了,直接去医院中抽血做了检查。

    这时候,一帮记者和警察匆匆赶来,“怎么回事?刚才谁报的警?”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说,此刻,于洋全身都是脓液,他站在场中央的地方,最为显眼,为首的那个警察,上来直接拿起的手铐。

    “小伙子,你涉嫌飘唱,而且不止一次,我要好好的调查你,请跟我们回警局录口供。”

    刑警不仅要学习破案的技能,同时也要学习医学知识,像于洋这么明显的花柳症状,只要看一眼,他们就明白了。

    于洋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我没有飘唱,你们刚开始诬陷我得了花柳,现在又诬陷我飘唱,你们串通好了,你们都是坏蛋。”于洋大吼,可是这位警察同志却不屑一顾,“你的花柳病已成事实,这诬陷从何说起?还有,你如果不去飘唱,又怎么会得花柳病?不要狡辩了,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哪怕你是花柳病人,也逃不了法网恢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