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奇门医仙混花都 > 第58章 花柳男
    “囡囡,那都是她们诬陷我的,你千万别信啊,我是好男人,我只对你一个人好……”于洋手里的玫瑰花又近了一点。

    “滚……”张囡囡怒道,没想到这个于洋这么不要脸,她立刻将白玫瑰推开。

    “囡囡……”于洋还不肯罢休,上前想把玫瑰花直接塞到她手里,可是张囡囡却直接把手背在了身后。

    不喜欢一个人,她是不可能会接他的玫瑰花。

    唐辰算是看出来了,眼前这个有钱的富二代,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平时没少仗着有个院长老爸,做一些欺骗小姑娘的事情。

    这就是一个人渣。

    “这位兄台,张囡囡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不喜欢你,她拒绝了你,可是,你还这样死皮赖脸的纠缠下去有意思吗?”唐辰走了过来,挡在于洋面前。

    “你是谁?”于洋愤怒的问道。

    “这是我男朋友……”张囡囡直接挽住了唐辰的胳膊。

    扑通……唐辰差点没站稳摔倒在地上。

    “男朋友?不可能,你母亲躺在病床上都十年了,为了照顾你的母亲,你从来不多和其他男生多说半句话的,你怎么可能会有男朋友?”于洋不相信。

    “你调查我?”张囡囡不悦的说道。

    “我……没有,我只是关心你而已。”于洋狡辩。

    “你的脸皮可是真厚,撒谎脸都不带红的。”唐辰冷笑。

    “小子,你到底要干什么?老子追女人关你屁事……”

    “你追女人当然不关我的事,可你追的是老子的女人,那你说关不关我的事?”为了替张囡囡甩开于洋,唐辰只好撒谎说道。

    “小子,你是存心要和我做对了?”于洋冷冷的说道。

    “是又怎样?”唐辰淡淡撇了撇嘴。

    于洋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敢这样跟自己说话,难道他很牛,“你是混哪里的?”于洋试探性的问道。

    “刚刚大学毕业,在天海医院实习。”唐辰说道。可这话一出口,于洋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你在我们家的医院实习?小子,不怕告诉你,小爷我是天海医院副院长家的公子,你在我们家医院实习,你还敢得罪我

    ,识相的赶紧滚,否则以后你别想在天海医院混下去。”

    “你爸是天海医院的副院长?”唐辰好奇的问道。

    “是!”于洋高高抬起了头颅,笑问道:“怎么,害怕了?害怕就敢紧滚过来磕头认错,兴许我还会放你一马。”可是,唐辰却很是不屑的摇了摇头。“你爸是院长,和你有什么关系?况且,就算你爸过来了,老子仍旧不会放在眼里。”唐辰冷哼。他现在连黄院长见了他都要点头哈腰

    ,你爸一个副院长算个毛啊。“你……”于洋气的浑身发抖,没想到这个实习生居然这样目中无人,他懒得继续争吵下去,便转头看向张囡囡,说道:“囡囡,我对你这么真心,今天我也不想在浪费时间

    了,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

    “那我请你别浪费时间了,我根本就不喜欢你!”张囡囡斩钉截铁的说道。

    “囡囡,你……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你告诉我,这小子他到底哪里好了?他家室了不起吗?还是他很有钱?”于洋不甘心的吼道。

    “他没有家世,也不是有钱人,可是我就是喜欢他,你管的着吗?”张囡囡冷冷的说道。“囡囡,你才刚刚步入社会,你还不懂,现在的社会这么残酷,没钱寸步难行啊,你跟着他,以后水都没得喝。”说着,于洋再次把玫瑰花递了上来,“囡囡跟我走吧,我才

    是你命中的白马王子。”

    张囡囡愤怒的推开了于洋。

    “囡囡,你怎么还不明白呢?你要是选择这个穷光蛋,你这一辈子都毁了。”于洋劝道。

    “我是没钱,也没家世,可我身体好,你呢?”这时站在一边的唐辰冷声开口。

    于洋不明白唐辰为什么这么说,“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唐辰冷笑,“你别告诉我,你感染了花柳,你都不知道。”

    “你……”于洋吃了一惊,自己感染性病的事情几乎没人知道,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

    “以后再出去瞟昌的时候,记得多戴几个套,感染花柳是小,要是感染了艾滋,你就彻底玩完了。”唐辰冷笑道。

    于洋面色慌张,可他还是狡辩道,“我根本没有得花柳,你这是诬陷我!"

    “诬赖你?你感染了花柳至少有一年了吧,花柳的症状早就体现了出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应该进入了中晚期了。”唐辰说道。

    感觉唐辰怎么什么都知道,于洋更加慌张,可他现在要是承认,张囡囡那里,他就彻底没机会了,“你诬陷我,囡囡,他诬陷我,我根本就没有花柳。”

    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于洋还不承认,“我诬赖你?难道你最近不是身体中莫名起了很多红疹子,而且命根子也溃烂了,甚至还伴有流脓的现象发生吗?”

    “放屁,我身上光洁无暇,怎么可能会有红色的疙瘩。”于洋打死不承认。

    “真的是这样吗?”唐辰笑道。

    于洋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废话,怎么可能有假!”

    “既然如此,那我松开你的裤带,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唐辰笑道。

    一听唐辰这么说,于洋大惊,“不要”。

    如果唐辰真这么做,那他以后和张囡囡可就真的没机会了。

    唐辰根本不理他,直接一挥手,一道肉眼不可察觉的气浪从他手中飞射而出,只听到噗嗤一声,于洋的裤腰带直接断成两截。

    “你……你混蛋!”感觉腰间一松,于洋一声怒吼,赶紧伸手去提裤子,可他还没伸出手,腰带便连同裤子一起脱落了下来。

    当裤子落下来之后,张囡囡立刻尖叫一声,“啊!”

    尽管她已经早有准备的捂上了眼睛,可是于洋腿上那一颗颗如同花生米一样的红疙瘩,还是让她大吃一惊。

    这……这真是花柳啊!张囡囡本就是医学专业毕业的学生,她当然知道花柳的症状,像于洋的那个情况,得花柳最起码都有一年的时间了,花柳中晚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