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在主神世界找bug > 第263章 星盗
    “凉冰,丘比的技术你吃透了多少?”

    因为得到了宇宙意志的首肯,变更了入侵模式,虽然其中交了不少的‘过路税’,但在魔法少女小圆世界里得到的相应的科技与大量资源,还是让凉冰起来了,重新发育出了她的恶魔军团。

    让凉冰以从者的身份出现在宇宙飞船上,楚白对凉冰抱有很大的期待。

    没想到一声不响的,凉冰暗中已经参透了他的符文科技,现在再分析运用上丘比足以修改因果时空的黑科技,凉冰一人就足以给他建立一个强大势力。

    “只要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就可以把一些技术运用起来。”

    而凉冰也没有让楚白失望,从丘比处考问得来的技术虽然有所不同,但在全套详细数据前,她还是可以快速吸收,从中借鉴丘比科技的优点。

    “既然有了飞船,我们自己飞吧。”

    知道凉冰的飞船已经形成了规模,楚白无法再忍受身下慢悠悠的老旧飞船,直接上凉冰用恶魔一号带着他自己飞行。

    只要让凉冰从飞船上偷偷拷贝下宇宙星图的数据,他们自己飞多好,到时候无论是穿越空间,还是超光速的随意到任何星球,都不再需看其他人的脸色。

    “星图已经拷贝好了,这种飞船的技术太低级了。”

    凉冰的技术,偷偷下载老旧飞船的资料自然是轻而易举,以她的科技水平,在现实世界的那些高等星球上,恶魔一号也算是相当先进。

    跟楚白说着,除了星图外,凉冰还拷贝到了一些普通百姓不知道的记载,让楚白对现实世界的格局有了一个更加具体的了解。

    首先,宇宙中并不太平,有着科幻里才会出现的星盗,以打劫过路飞船为生。

    当然,在地球这种偏远地域,完全没有这样的担忧。

    还有,宇宙中的某些区域经常会爆发星际级战争,不止是银河系的玩家势力,还有来自于其他各个星系的高手,为了获得更多的发展资源,玩家势力之间的关系堪称紧张,战线跨度也十分之大。

    至于那些顶尖玩家,确实是可以从幻想世界中获得大量的资源,但是宇宙意志高额的税收,还有他们手底下数之不尽的底层玩家与服务人员,势力大了,需要养的人也就多了,摊子大了,再多的顶级玩家也要为钱发愁。

    况且,凭什么他们要舍己为人,把他们辛苦在幻想地获得的资源全部拿出来养活手下面的无数没血缘关系的手下,就算他们在幻想地赚的再多,顶多也就是资助他们的嫡系家族。

    总之,玩家多年的发展,没有外力的威胁,人性的自私再次占据了彻底的上风,不说各大势力间的龌龊,就算是一个大势力里,也是各种派系家族横立,各有各的想法,甚至是通敌谋私。

    另外,想要在宇宙中纵横,有一个势力必须注意,那就是联邦政府!

    联邦政府的前身,无疑就是文明差不多灭绝时,却依然顽强也是最难被第一个毁灭的地球联合国势力们,他们也许忘却了大量的历史与知识,可是他们的官威,还有他们的形式与对权力的掌控欲,让他们千年后,依然是这个宇宙最大的权利机关!

    当然,就跟前身都一直没能彻底统一一样,联邦政府可谓势力交杂盘绕,表面工程上更是一再标榜正义,追求理想中的完美和平,至少表面上做到了镇压宇宙间大部分乱象的权威。

    只不过,不用凉冰的那些资料,楚白也能想象出这种势力的尿性,其中的黑暗,如果谁真的天真得罪了他们,那么他们的底线与残忍只会突破天际。

    对前身这类普通学生来说,联邦政府无疑是一个只能仰望的恐怖实力,同时坚信联邦政府这种庞大官方势力确实是在维持着整个宇宙的平衡与律法,把玩家彼此间的杀戮克制在了一个极低范围。

    但这也就是对低级玩家而言确实是如此,意味着绝对的权威与正义,等若于二十一世纪刑法与政权的结合机构,权利很大。

    但其实,这只是各大财阀军阀势力间的妥协牵制,还有为了稳定民众,才有一定的公正性。

    然而实际上,联邦政府在很多地方都是只手摭天,一家独大,甚至跟古代贵族一样,在当地连初夜权都是他们说了算,当然,前提是这个妹子漂亮的入了他们的眼,或者心血来潮的想要欺男霸女一回,事后,他们还能让那些接触到真相的人想说都没有任何地方可以申冤就会被人间蒸发而无人敢问,无人可知。

    因为刚刚从一个世界穿越回来,也是为了跟凉冰培养一下感情,并慰问久违的不知火舞,楚白在飞船中与两女轻声闲聊,神马修罗场的,完全与他无缘。

    但是,就在恶魔一号飞船不断虫洞穿梭,穿过一段陨石地带,刚刚算脱离银河系偏远区域的时候,漆黑空寂的星空中突然闪出一艘淡蓝色的飞船。

    看模样科技含量还不算低,在偏远地域难得遇到了一艘‘高科技’的飞船。

    随着飞船不断的向他们靠近而来,随即是引起了凉冰的注意。

    轰!

    就在凉冰注意到他们的时候,从对面的飞船上骤然射出了一道耀眼激光,二话不说就对他们发起了攻击。

    这种凶恶的行为,这艘飞船显然就是一个打家劫舍的星盗飞船。

    当然,这个星盗的攻击是很突然,也很机灵,可惜实力差距大了点,激光击中恶魔一号之后,直接被上面的能量罩轻易防御,甚至连一点涟漪都没能产生。

    风紧扯呼!

    能够在这种地方遇到星盗也不知道是对方的不幸还是楚白的不幸。

    发现恶魔一号的防御远超预计的同时,对方的飞船也是反应急速,十分怂的就开始方向飞出,亡命逃窜,显然是知道撞到铁板了。

    前方有空间波动在剧烈扭曲。

    对方这是想要瞬移逃走。

    感受到虫洞的信息,凉冰立马让恶魔一号计算对方的空间波段,不过双方的技术差距巨大,她一时间也无法瞬间分析出对方的空间通道,自然也是无法第一时间阻止这群不长眼的人离开。

    “嗡嗡!”

    这个时候,楚白出手了,对他直接攻击的人还想走?别忘了,楚白可是有着可以直接封锁空间的昆仑镜。

    随着楚白在昆仑镜内输入大量的高等内力,对面飞船空间跳跃立马出问题了,在大量的空间能量下,他们想要启动的空间虫洞并没有如期出现,因为根本没有发现楚白的封锁手段,他们还以为路线可行,按照原计划一样一头撞去,迎头撞向了一颗漂浮着的坚硬陨石。

    好在,对方的飞船貌似质量不错,还有十分坚固的外层甲板保护,所以虽然没有什么能量罩这种牛逼技术,但是一头撞向陨石后并没有坠毁,很快就重新升起,开始继续向远处逃窜。

    看情况,他们并没有放弃逃生欲望,知道被楚白他们抓住就是个死。

    深呼了一口气,楚白封锁了飞船周围的空间后就没有再做其他的动作,坐看对方的表演。

    而另一边,突然被攻击的凉冰当然是没有好脾气了,直接暴躁的把恶魔一号向对面的飞船快速飞去,口中大叫道,“这群龟孙子,我要踢爆他们的淡淡,现在不能空间跳跃,我要把他们全部拖出来,一个个的踢爆他们。”

    也幸亏对面的飞船听不见凉冰的大叫,否则他们中的男性估计要担惊受怕了。

    在楚白等人看不见的飞船内,飞船控制舱的船长与驾驶员们,此刻却依然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几个长相都是凶悍魁梧的男人则是责怪大吼道,“谁出的主意!说偏远星域好下手,没有大型飞船的,结果他妈的,一个不认识的飞船,结果就拥有这么多高端科技,现在更是把我们的空间跳跃都屏蔽了。”

    “这种能力,完全是高等星球的顶尖势力才有,妈的,在这里,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奇葩飞船。”

    不提其他人急冲冲的在飞船里乱跑,根本没有注意,就见其中的一个男子突然快步向船后的仓库走去,偷偷摸摸的离开了众人视线。

    然后,就见男子微微一笑,十分的得意的说道,“都是一群傻子,知道对方不好惹了,还不早做打算,等着跟飞船陪葬吗?”

    原来,这名男子是杞人忧天的性格,居然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在仓库里早早准备了一个应急救生飞船。

    在把自己冰冻的条件下,让飞船自动导航,他基本可以凭借飞船准备充足的燃料到达最近的生命星球。

    虽说这艘飞船花费了男子大量的家底,但此刻他不由为自己的先见之明庆幸,如果不是他有所准备,如果飞船对对方击落,他估计就会与其他人一样成为宇宙垃圾了。

    蓬蓬!

    趁着众人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男子心脏蹦蹦乱跳,有种做贼的感觉。

    平息了一下情绪,男子慢慢向仓库里的飞船摸去。

    “你要去哪里啊?”

    然而就在这个紧张关头,男子身后冷不丁传来了一声冰冷语气的询问,让男子立马额头青筋暴突而起,显然极其狰狞愤怒。

    是谁!

    男子暴怒,是因为他知道他的飞船只能确保一个人安全航行,如果两个人不仅是空间不够,燃料的预算也会紧张,这在宇宙中是要人命的大事,可是偏偏的,这个关头居然有人找上了他,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命跟别人分享。

    身为星盗,每个人基本都是把脑袋别在腰上,今朝有酒今朝醉,但是这样他们却更加的自私自利与惜命。

    可惜,男子把别人当傻子,但是这年头,一群星盗谁心里没有一点小算盘,而他身后的人,正是平时与他经常喝酒,走的最近的一名同伴。

    不过现在看来,对方无疑是成了他的催命符,把算盘打到了他的飞船上。

    “我想干嘛,当然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别拦着我做事,否则我一刀刺死你!”

    对方是什么时候注意到他的飞船,对男子而言都不重要,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快点逃出去,避免楚白那边一个不开心就一炮下来开了烟花。

    所思所想间,男子眼中凶光闪现,从怀中掏出一把锋利匕首对准了同伙,不管是谁,现在谁拦他,他就要拼命。

    “好大的口气,如果不是我无法开启飞船,我刚才就杀了你。”

    见男子对自己掏出了家伙,对面的星盗同样不甘示弱的掏出了腰间的西瓜刀?!

    撕破脸皮道,“我劝你最好老实把飞船交给我,这样你还有活命的机会,也不会承受难以想象的折磨,对我的手段,你是了解的,别让我动手,到时候我怕我失手杀了你。”

    这就是所谓的塑料兄弟情吧,楚白还未决定把他们怎么样,他们窝里已经是要分个你死我活。

    “哼,看谁先死。”

    知道不解决了对面,自己是走不成了,毕竟对方显然是不会放弃唯一的逃脱希望,好在竞争对手只有一个,如果让爱的破都知道了他的逃生飞船,那他真的就没戏了,他买的飞船却让别人逃脱险境,这种事怎么可以!

    男子无疑是心狠手辣的,举起匕首就毫不犹豫的向以前的同伙猛冲了过去,眼中满是凶光与不平。

    在战斗前,男子心中甚至都恶狠狠的想好了,如果他输了,他宁愿把飞船毁了,自杀自尽,也万万不会把飞船的开启密码说出来。

    说实话,男子两人虽然是同伴,可两人的具体实力与底牌自然是不可能向彼此透露,毕竟暴露出了自身,也就意味着星盗离死亡不远了。

    所以,两人此刻都是十分的忌惮,玩家体系技能太多,根本无法评定具体的实力。

    奈何,时间紧迫,两人根本没有时间慢慢试探,此时也只能从能量波动上与平日里的表现间接判断出他们的高低,觉得己当都有胜算。

    锵!

    最终,两人的匕首与西瓜刀重力撞击在了一起,两胡血液喷溅,双双倒下,他们居然在逃生飞船面前同归于尽了。

    而实际上,凉冰对他们的死亡一无所知,也并没有把他们赶尽杀绝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