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在主神世界找bug > 第52章 道符
    因为冰霜的缘故,有一个玩家掉队了。

    “你给我去死!”

    趁着玩家速度减慢,楚云升挥出长剑,元气激荡,长剑带着锐芒向他横扫而去。

    “你到底想怎么样?”

    被楚云升抓住的玩家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沧桑大叔,此刻他也是被逼急了,猛地转身看向楚云升,他一声怒吼,手中冒出一团火焰,向袭来的长剑斩出了一道数尺长的火焰刀气。

    这是火焰刀?

    沧桑大叔身上涌现的能量波动正是楚白所熟知的内力,只是无论是精纯还是数量都比不上他,下一秒,火焰刀已经与长剑撞击在了一起。

    啪!

    火焰刀法是一门绝世武功,然而楚云飞所修炼的元气体系无疑等级更高,更有长剑的破甲之力,所以随着双方的对碰,火焰刀只是让长剑的锐芒黯淡两分,就被长剑刺的溃散成星火。

    这家伙惨了。

    单一的玩家根本不是楚云升的对手,如果其他玩家拼命掩护的话,沧桑大叔还可以对抗一下,只是楚白看的分明,眼见着沧桑大叔陷入险地,他的队友们不仅没有前来救援,反而是趁机以更快的速度向远处急奔,彻底把他当成了弃子,所以他是凶多吉少了。

    啊!

    一声惨叫,沧桑大叔被楚云升刺了个对穿,不过他也算没有白死,临死前的挣扎帮其他人争取了几秒钟的时间,让楚云升已经追不上消失在孢子林中的众人。

    摇摇头,楚白看着极度不甘,用长剑又在沧桑大叔身上狠狠刺了几下的楚云升没有说话,这个时候搭讪不合适啊,不过他也没有离开这里,只是默默看着楚云升发泄,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

    “你不要跟着我。”

    心情不好的楚云升,显然不希望有一个碍眼的人一直跟着他,不过他也不是什么坏人,所以只是开口赶楚白离开,嗓音却是略显干涩。

    “我叫楚白,你叫什么?能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吗?”

    想要跟在主角身边,自然要厚脸皮一些,于是楚白还是站在原地没动,用一副我是知心大哥哥的表情说道,“现在这个世道啊,有太多太多的悲剧,不如看开一点,也许你姑姑在另一个世界反而过得很好,毕竟这里对普通人而言才是地狱。”

    有时候,伤心之中被人安慰也是一种宣泄悲哀的方法。

    想到姑姑一家人一路走来的颠沛流离,楚云升沉默了良久,终于是认命般的低声说道,“也许你说的没错。”

    “姑姑他们解脱了,解脱了……”

    也不知道是对楚白还是在安慰自己,楚云升在嘴里呢喃了几遍,方才把长剑重新收到了他的纳物符里,因为与楚白的几句交谈,却是感觉与他熟悉了不少。

    “我们一起走走如何?”

    见楚云升还是冷着脸不怎么说话,楚白继续没话找话,只要真心对他,主角的性格还是很好相处,甚至带有几分天真,奈何在这个暗黑流的末日里,这种主角人设只能不断被虐,君不见楚云升短短时间里到底经历了多少次的生死离别与背叛诋毁。

    这一次,看楚白还是不肯离去,楚云升没有同意但也没有拒绝,只是继续保持沉默,缅怀他死去的姑姑。

    见状,楚白说道,“你的实力好强,你接下来准备干嘛,如果没有什么具体目标,不如跟我到下一个城市看看。”

    被楚白几次一说,楚云升貌似不好意思再拒绝,虽没有说话,但从他与楚白脚步一直的步伐上看,他显然是同意了楚白的建议。

    “你叫楚云升啊,我们原来同一个姓。”,一路上大多是楚白在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却是让楚云升渐渐开口说出了自己的一些信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中,则是冲淡了楚云升心中的不少悲伤。

    “你这是在画符吗?”

    真不知道楚云升是不在意还是依旧相信人性本善,在路上,两人找了一个山洞休息,楚云升并不加掩饰的从纳物符中拿出了一堆食物分给楚白,同时休息时更是开始画起了古书中的符箓,让楚白不得不装作好奇惊叹的询问,却不知楚白比楚云升本身还要知道符箓的来历。

    楚云升家世代传下的古书,其实他母亲还有先辈们都懂其中的知识,并且还造就了楚门这一大远古流传的隐世门派,或者说是让他家家门忠心到一生未嫁的丫鬟学习了楚术的一点皮毛,弄出了五花八门的法器与特质的黄色符纸,而成为老妪的丫鬟用尽全身力量绘制的符箓,完全就是歪歪扭扭,漏洞百出,甚至连最基本的一阶元符都比不上的次中之次品,但就是这种凝聚了无数代人智慧与揣测的创新渗入,最终弄出的神不似形也不似的东西,在这片土地上偏偏有着一个土生土长且无比神奇的名号,那就是“道符”!!!

    “恩,这是一种符箓。”

    面对楚白的询问,楚云升没有过多的解释,不过也没有过多的顾忌,看到楚云升如此敞亮,楚白假装从怀中掏出了他藏的严实的腊八粥,当着楚云升的面一口喝光,然后盘腿而坐,对他说道,“你忙你的,我也修炼我的家传内功了。”

    没有错,楚白刚才喝的正是他兑换而来的侠客岛腊八粥,自觉实力不够,安定下来的楚白终于开始嗑药练功,省得到时候想对楚云升出手,却尴尬发现自己的内力打不过对方,想想让楚云升为自己这个别有用心的人护法,楚白突然发现自己变得卑鄙了,不过他终究只是这个世界的过客,总不能因为主角是个好人就不抢他的机缘,不抢他的女人吧,恩,女人就算了,想想楚云升没有最惨只有更惨的未来,楚白觉得对方大概也不差他这么一个打击。

    不多久,就见楚白一脸紫气,头顶蒸腾出袅袅白气,奇异的景象让一旁专心画符的楚云升都不由多看了几眼,这跟他修炼元气的动作倒是有几分类似。

    随即,楚云升抓头一想,这年头,世界末日,觉醒者都出现了,而且他也有着家传古书,多一个家传内功貌似也没有什么惊奇。

    心中如此想着,楚云升不再关注楚白的动作,继续刻苦练习制作他安身立命的元符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