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奇门医仙混花都 > 第244章 治疗腿疾
    张春来腿部疾病自小就已经遗留下来,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不仅给他工作上,甚至生活上都已经带来了严重的不便。

    他也曾四处求医,只是没想到那些医生药是开了不少,可却没一个能治好,这让张春来,对于恢复腿疾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此刻,经唐辰这么一说,张春来多年不曾萌动的心,这一刻似乎又重新燃烧着希望。

    “唐神医,您真的能治好我的腿部疾病?”张春来激动的问道。

    “应该没有问题,您的腿部疾病是天花遗留下来的后遗症,既然已经知道病因了,想要治愈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唐辰说道。

    “真的?唐神医,您如果要是能治疗好我的腿部疾病,那您可真是我张春来的再生父母了,我这腿部疾病已经困扰了我二十多年了的!”张春来满怀期待的说道,他这腿疾是多年的疾病,张春来几乎都要靠着拐杖行走,尤其作为当局工作人员,经常要下乡考察,晴天还要好一点,下雨天那就惨了,张春来杵着拐杖,经常摔得全身

    都湿泥,有一次因为过一个土坡,差点把他摔死了。

    “张书记,您放心,这个病对我来说不是难事,我保证我可以治好你,而且,今天您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行走了。”唐辰说道。

    “啊?今天就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

    张春来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如果这次唐辰将他的腿疾的话,那这个唐辰可就是他们一大家的恩人了。

    “今天就可以正常人一样行人?小子你吹牛也不能先打打草稿吗?”二人正说话间,大门口处忽然传来一声不屑的冷哼,唐辰回头看去,是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他从门外面走进来时,先对张春来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然后满是敌意

    的看向唐辰。

    “这位是?”唐辰疑惑的看向张春来。

    “哦,不好意思唐神医,这位是我的私人医生俞斌,阿斌,这是唐神医,不得无礼!”张春来皱眉看向俞斌,语气微沉。可张春来也知道自己的这个私人医生性格倨傲,毕竟,俞斌是大国首都医学院毕业的,年纪轻轻就发表了数篇论文,从医十几年医术在业界也算是小有名气,性子倨傲也

    能理解。“书记,您千万不要相信这个骗子,您的这个病,是自小就遗留下来病症,情况复杂,我当时接手的时候,还去查阅许多资料,甚至连全国最知名的专家我都拜访过不少,

    可是,却无一人可以治愈,这小子年纪轻轻,二十岁左右,竟然也敢说治愈,一看就是骗子!”俞斌非常恼火的说道。

    张春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俞斌,唐神医医术了不得,是天海医院疑难杂症科的专家,他说可以治好,那就应该没问题的!”张春来试图说服俞斌。

    “张书记,您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我从医这么多年,还从没有遇到过这么年轻的神医,这摆明就是骗你钱的啊!”

    俞斌恼怒无比,张书记什么都好,就是容易相信别人,这个唐神医摆明就是骗子,骗钱居然骗到书记家里来了,看他今天怎么收拾他!

    “小子,你不是说你能治好张书记的病吗?”俞斌不怀好意的问道。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俞斌一进门什么没说,就开始诋毁唐辰,绕是泥人也有三分怒气,更何况还是唐辰,所以唐辰语气并不好。

    “你确定你今天能治好张书记的病?”俞斌脸色不好看。

    “对啊!”唐辰笑了笑。

    “你确定你今天就可以让张书记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俞斌声音沉了下来!

    “没错!”唐辰点点头。

    “哼,小子你胡扯,连国内知名的专家都觉得恢复无望的病症,你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竟然说能治愈,口出狂言,目中无人,真以为医学是什么人都能学的吗?”“呵呵,俞医生,有一点我要纠正一下,你口中的那些专家,那是在你眼里,在我眼里,他们未必是专家,还有我虽然二十岁,可是,我的医学水平比你只高不低,所以,

    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

    唐辰脸色也不好看了!没想到这个俞斌三番五次找麻烦。“就你的医术还能比我高?你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别人喊你唐神医,你还真就把自己当成唐神医了吗?我告诉你,我俞斌是o5年的天海市的高考状元,毕业于首都医科大

    学,在世界医学论坛上发表过超过二十篇论文,曾经去米国皇家医学院做过交换生,就凭你,也能跟我比?”俞斌一脸不屑的看着唐辰。“然后呢?”唐辰冷笑,“你是高考状元,你是名校毕业,你发表过论文,甚至做过交换生,你把自己吹的这么牛逼,可是你能治好张书记的病吗?你治不好,而我,我不用

    吹嘘自己,我没有名校经历,我不是状元,我也不是交换生,我甚至连一篇论文都没有发表过,可是,我能治好张书记的病,而你却不行!”唐辰冷笑。

    “你……”俞斌气结,“小子你太狂妄了!”

    “我狂妄,那是因为我有狂妄的资本,我敢说我能治好张书记,你敢说吗?”唐辰冷声说道。

    “我……”俞斌面色涨成猪肝色。

    “你不能,所以你只能在这里乱吠!”唐辰毫不客气的奚落。

    “好,我不能,你能。”俞斌都被气笑了,他堂堂高校毕业生,什么时候被一个无名小辈这么奚落过?

    “那我倒是问问你,你既然这么能,那你怎么治?”俞斌不服气的说道。

    “怎么治?”唐辰冷笑两声,“很简单,我只要给张书记扎两针,然后,再吃点中药就好了!”

    “哈哈哈!”

    一听唐辰这么说,俞斌笑的肚子都疼了,他感觉唐辰根神经病一样。

    张春来的病连大国的专家研究多少天都没有起色,这小子竟然妄图扎两针吃点中药就能治好,他都感觉自己快要被笑岔了。

    “你不相信?”唐辰笑问。

    “小子不是我不信,而是我实在是没法信啊。”俞斌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

    “行,既然你不信,那我们打一个堵如何?”唐辰说道。

    “你以为我不敢?”俞斌没想到唐辰自己找死,“堵什么?”

    “如果我要是治好了。你三年不许行医,你可敢?”唐辰冷笑。

    “有何不敢?”俞斌冷笑,“那你若是治不好呢?”

    “我若是治不好,我这辈子就扔了这副银针,从此退出医学界!”唐辰直接把腰间银针取出来,直接拍在桌子。

    “好,你说的!”俞斌冷笑,心想既然你找死,我那就成全你了。“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