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奶爸圣骑士 > 第十九章 圣疗术(第二更)
    嘭!

    左毅随手将刚刚拽下的车门丢在了地上,然后俯下身来,拍了拍驾驶员的脸。

    他说道:“清醒点,不要睡着了。”

    这位非主流少女快要闭上的眼睛勉强重新睁开,遭到重创的她眼神已然溃散,眼眸里全是痛楚和绝望之色。

    左毅伸手抓住了那根刺入胸膛的金属管杆,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虽然此刻少女的意识已经变得模糊,但还是有气无力地回答道:“王,我叫王娇娇。”

    左毅点点头:“名字不错。”

    “你想干什么?”

    正在这个时候,一位路人惊叫道:“不能拔的,拔出来她就会死的!”

    他所在的位置距离左毅最近,所以将左毅的动作看得清清楚楚,立刻被吓坏了。

    这位路人说的是有道理的,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拔出金属管杆,无疑将造成受伤少女瞬间大失血,后果极为严重。

    这种常识就算普通人也是知道的。

    路人的提醒也是出于善意,左毅如此的做法很容易给他带来完全不必要的麻烦。

    错误的救治等于杀人啊!

    然而王娇娇的伤口呈撕裂状态,出血的情况非常严重,其实无论拔不拔金属管杆,她显然都无法坚持到救护人员的出现。

    左毅扭头给了对方一个自信的笑容:“有我在,她就不会死。”

    噗哧!

    金属管杆瞬间被他拔了出来。

    而就在管杆拔出的刹那,左毅的右掌闪电般地拍在了少女的伤口上,度之快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竟然将大部分喷涌而出的鲜血硬生生地给拍了回去!

    他的掌心变得炽热,淡金色光芒在指缝间流溢,无声无息地渗入对方的身躯。

    在左毅的掌心之下,王娇娇体内被撕裂的内脏先开始快愈合,随后由内及外,骨骼、血肉、皮肤一一复原,仿佛像是时光倒流到她受伤前的那一刻。

    圣疗术!

    左毅刚刚施展出的,正是拥有怜悯信仰的骑士才能掌握的圣疗术,这项技能可以用来治疗任何的新鲜创伤,骑士的阶位越高,治疗的效果越是强大。

    在战斗和战争中,骑士圣疗术比巫师的生命恢复、疾病治疗类法术更加实用,虽然后者适用的范围更广、效果更好,但施展起来也更加麻烦,而且施治的时间更长。

    当战友被骑枪刺穿、被利斧劈砍、被长剑斩击,奄奄一息面临死亡的时候,骑士圣疗术无疑是最快、最可靠的救治手段之一。

    还有就是喝治疗药剂。

    左毅已经迈入圣阶,他的圣疗术技能等级极高,别说这位少女还没有死,就算是她刚刚已经咽气,左毅也有能力救回来!

    短短不到半分钟的时间,王娇娇的伤势仿佛奇迹般地痊愈,死神悄然离她而去。

    只有被金属管杆刺穿损坏的衣物和血迹,还能证明刚刚生了什么。

    左毅缩回手,对她说道:“以后记得开车一定要遵守交通规则,千万不能,否则害人害己,而你不可能永远这么幸运的。”

    她的确是非常幸运,如果没有左毅,此刻已经咽气了。

    虽然伤势被治愈,但先前大量的失血让王娇娇依旧十分虚弱,她的意识没有完全清醒,所以对左毅的告诫,只是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没事了。”

    左毅直起身来,对旁边围观的路人说道:“你们不要动她,等救护车过来吧。”

    路人小伙伴们已经惊呆了。

    任谁都能看出这位少女的情况大有好转,看起来应该是能活下来。

    那左毅是如何做到的?

    刚才所生的一切,完全出了他们的常识,像是表演魔术一样。

    但这不可能是魔术表演!

    大家看左毅的眼神,基本上跟看神仙没有多少差别。

    左毅没有留下来接受路人们震惊和崇拜目光的注视,他重新回到原来的地方,坐上还没有熄火的哈雷摩托,朝着市区方向驶去。

    嘀呜~嘀呜~

    左毅驾驶着哈雷前行了不到一公里的距离,一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分别拉着刺耳的警报,一前一后从对向车道同他交错而过。

    ……

    当警车和救护车的警报声由远及近传入到王娇娇的耳朵里,她感觉自己正陷入梦境中。

    很不真实。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无数记忆画面。

    对于王娇娇而言,今年应该是非常快乐和开心的一年。

    先她以优异的成绩被江南大学录取,接着拿到了盼望已久的驾驶执照,终于能够驾驶父母送给自己的十八岁生日礼物。

    一辆法拉利敞篷跑车!

    开着这辆火红色的跑车飞驰在蓝天白云之下,已经成为了王娇娇暑假里最大的爱好,她很享受动力和度带来的刺激。

    然而这个爱好却成为了如今她最大的噩梦,明明刚才的路况很好,她的操控也没有问题,这辆价值几百万的跑车却突然失控撞向了路边的护栏!

    王娇娇以为自己要死了,她甚至能够看见死神向自己露出狰狞的笑容,但她无力抗拒也无法逃跑,只能躺在血泊里慢慢地失去生命活力。

    那种痛苦和绝望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但就在她即将坠入无底深渊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清醒点,不要睡着了。”

    这个声音仿佛拥有着魔力,瞬间让她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王娇娇见到了一个人,一个戴着头盔和墨镜的男人。

    似曾相识。

    接下来所生的一切,她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感到有什么东西脱离了自己的身体,旋即胸口部位无比的温暖,汩汩注入体内,帮助她驱散了痛苦、远离了绝望。

    直觉告诉她,她能活下来。

    王娇娇很努力地想要看清楚这位将她重新带回人间的男子,可惜她最后只看到一个转身离开的高大身影。

    而后周围的一切变得无比喧嚣吵杂,似乎有人帮她解开了安全带,有人向她询问着什么,有人给她挂上了点滴输液,又有人抬着她来到了救护车上。

    因为太过疲倦,她沉沉睡去。

    再度醒来,王娇娇的意识清晰了很多,然后她看到了两张熟悉无比的脸。

    “老爸,老妈。”

    王娇娇下意识地喊了出来,却感觉到无比的心虚。

    但这种心虚立刻化为了强烈的委屈,眼泪顿时流了出来:“我以为都见不到你们了。”

    见到女儿醒过来,王永强的神色由担忧变成了愤怒,旋即又化为了怜惜和疼爱。

    他忍不住埋怨道:“你这孩子,你知道你让我们多担心吗?”

    先前接到警方打来的电话的时候,王永强真的有天崩地塌的感觉,带着妻子以最快的度赶到了医院。

    在路上他非常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送一辆跑车给女儿,生日礼物竟然变成了要命礼物!

    “别说了。”

    张卉握了握自己老公的手,说道:“娇娇平安就好,你不要责骂她了。”

    她爱怜地轻抚女儿苍白的脸,问道:“娇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警方跟我们说,你的车都撞烂了,还流了很多血。”

    说着,她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我跟你爸…”

    “妈,我没事,真的没事!”

    见到平常最疼爱自己的老妈如此伤心难过,王娇娇身体里顿时多出了一股力气,连忙说道:“你看我现在好好的,真的一点事都没有!”

    一点都没事?

    王娇娇忽然感觉到哪里很不对劲,她不由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膛。

    既没有伤口也没感到任何的疼痛,只不过身上已经换了一件干净的病号服。

    仿佛记忆里面,她被护栏杆刺穿的恐怖画面只是幻觉。

    ---------

    第二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