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奶爸圣骑士 > 第十七章 你见我,什么时候怕过?
    回到临江镇的家里,左毅随便做了点吃的当作晚餐。

    躺在小院的靠椅上仰望天空,看着夜幕徐徐降临,看着繁星点点出现,他的心喜乐安平。

    回想起今天跟宝儿再次相见的点点滴滴,左毅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在小丫头的身上,他仿佛看到了整个世界的美好!

    真好。

    然而忽然从外面传来的摩托车引擎轰鸣声,让左毅的心情瞬间变得恶劣起来!

    还没完没了!

    以左毅的涵养之深,也不禁怒上心头。

    前晚他刚刚打了一群想要闯入自家老宅捣乱的鬼火混混,结果今晚又来了几个不之客,真以为他不敢下狠手啊?

    作为一位拥有八大美德信仰的圣骑士,左毅位列守序善良阵营,但他的善良和怜悯是绝对不会赐予破坏秩序的邪恶之人,阵营之敌!

    放下吃到一半的肉串,左毅霍然起身大步来到院门前,伸手打开了大门。

    前后三辆摩托车堪堪停在了他的门前,一位身穿黑色薄夹克的男子跨步下来,正好跟左毅目光相对。

    左毅目光一闪,眼眸深处隐藏的杀意消失不见。

    来的是位熟人。

    黑夹克男子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身材削瘦颧骨高耸,剪着平头短,眼神颇为深沉,左脸颊上还有一道长长的伤痕,给人一种狠辣阴戾的感觉。

    他径直走到左毅的面前,沉声说道:“昨天听人说你回来了,我过来看看。”

    左毅点点头,问道:“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这位男子名叫丁旭,临江镇本地人,年龄比左毅大两岁。

    左毅母亲在临江镇中学教书的时候,丁旭正是她班级里的学生,而且还是刺头学生。

    丁旭的身世很不幸,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去世了,爸爸又是个烂赌鬼加酒鬼,在外面赌输了、喝醉酒了就回家打他。

    这样的成长环境让丁旭的性格变得很偏激,念初中的时候就跟镇里的混子们混在一起,打架斗殴敲诈勒索无所不为,由于他心狠手辣敢搏命,因此最后成为了临江镇的一霸。

    但人在江湖漂,没有什么势力背景的丁旭很快就栽了,因为涉及伤人案件,他被抓进去判了七年,左毅穿越的时候还在牢里蹲着。

    “前年出来的。”

    丁旭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拍出一根递给左毅:“现在跟别人在市区混。”

    左毅没有拒绝,接过来一看:“都抽上皇城了,看起来混得不错。”

    他没有揶揄的意思。

    皇城香烟是国产烟里面最有名气的,价格也相当贵,普通百姓人家只在婚丧嫁娶的酒桌摆上几盒充充场面,谁要是日常抽皇城烟,那无疑是有钱有排面的人。

    当然也有打肿脸充胖子的,但丁旭显然不在其列。

    丁旭帮左毅点上了烟,也给自己点上,狠狠地抽了一口说道:“瞎混而已,看人脸色当人的狗,不过好歹算是有个靠,那人家打狗的时候也会看看主人的面。”

    他将自己比作狗,说得很是轻描淡写。

    左毅知道当初他被判七年是因为别人的出卖——没有什么跟脚的混混头子也只是混混。

    丁旭继续说道:“我出来之后,你没有在临江,我交代过镇里的铁头他们,让他们管着小弟不要去你家里搞事,那瘦猴崽子刚回来不懂事,我已经让人教训过他们了。”

    左毅总算明白过来,自己离开三年家中安然无恙,不仅仅只是运气的问题,更主要还是丁旭放出了话来,否则他回来看到的很可能是一个糟蹋得不成样子的家。

    “谢了!”

    他说道:“进来坐坐。”

    “不用了,我再说几句就回去,晚上还有事。”

    丁旭摆摆手:“你也不用谢我,左老师待我很好,我不能让别人糟践她的家。”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真要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帮忙料理了那个老畜生的后事。”

    丁旭说的“老畜生”正是他的烂赌鬼老爹。

    这位无疑是个可恨又可悲的人物,原先丁旭母亲健在时候其实是很正常的,后来就成了镇子里人见人厌的渣滓无赖,以至于四年前醉死在破屋里之后,都没有人愿意替他料理后事。

    最后还是左毅出钱支付了火化和丧葬费,让其不至于死无葬身之地。

    左毅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左家和丁家在旧时候有些渊源,丁旭他爸从来没有找过左家的麻烦,而他跟丁旭也算是有点交情。

    左毅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都死了几年了,丁旭照样骂他爹老畜生,然而左毅能听出他言语里面深藏的悲哀。

    左毅不会劝丁旭浪子回头重新做人什么的,因为他的性格已经决定了他所选择的人生。

    谁说都没用,比如左毅的妈妈左清芸,当初一直都想帮丁旭走回正道。

    结果丁旭蹲了大狱。

    “父债子还,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丁旭指了指自己那辆摩托车说道:“这辆哈雷是别人送给我的,正规行货不是什么黑货水货,我自己另外还有一辆车所以用不上,拿它抵债给你可以吗?”

    他说的债,自然指的是左毅出的丧葬费。

    左毅没有客气:“好。”

    他知道跟丁旭不需要客气,就算现在拒绝了,回头照样丢在家门口,还不如直接答应。

    “购置票都在储物箱里。”

    丁旭说道:“我跟镇里警务所那边打过招呼了,你直接拿去过户就行了。”

    “对了。”

    他的神色变得凝重,问道:“你知道临江镇快要拆迁了吗?”

    左毅点头:“知道,昨天碰到忠叔,他已经跟我说过,还提醒我不要被人忽悠了。”

    丁旭再问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

    左毅淡淡地说道:“我一分地都不会卖的,他们拆他们的,别来烦我就好。”

    “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丁旭说道:“据说这里要建成一座江南新城,几百上千亿的大盘,人家来头极大,就算我老板的老板也没有资格在里面沾水,你这块临江龙头地,他们怎么可能放过?”

    左家百年前在临江镇购地建宅的时候,曾花费重金请大师看过风水。

    大师圈出的宅地据称是在临江潜龙龙头之上,潜龙在渊一飞冲天,是真正的风水宝地。

    这件事在临江镇里一直都有流传,老辈人基本上全都知道。

    虽然现在科技昌明,但是风水之说长盛不衰,甚至作为一门学科放到了讲堂上。

    临江镇如果拆迁的话,那左家这块风水宝地是不可能被人忽略过去的,而且就位置而言,也是极有商业价值的。

    丁旭是在提醒左毅,他是扛不住别人觊觎的。

    然而左毅只是笑笑:“你见我,什么时候怕过?”

    何其霸气的回答!

    丁旭无言以对。

    左毅确实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但他已经说得很明白,对方的力量根本无法抗衡。

    怕不怕另外说,蚂蚁面对大象不知道恐惧也很正常,因为无法想象后者的体量。

    他只是希望左毅能认清现实。

    “那你好自为之吧。”

    丁旭没有婆婆妈妈劝说的兴趣,说道:“遇到为难事给我打个电话,不要自己逞强。”

    左毅说道:“你也多多保重。”

    丁旭挥挥手算是跟他告别,转身骑上了另外一辆摩托车,带着两名手下扬长而去。

    左毅目送着车尾灯消失在路口,然后来到已经属于自己的那辆哈雷摩托前。

    这辆哈雷非常新,应该没有行驶过多少里程,它有着最典型的美利坚风格,左右两排粗大的排气管锃亮锃亮的,连夜色都无法将其遮盖住,很是夺人眼球。

    车子还没有上牌,左毅在车载储物箱里找到了购置票和资料,还有一张丁旭的名片。

    上面印着丁旭的头衔——金碧辉煌娱乐总汇经理。

    下方是丁旭的手机号和微信号。

    左毅随手将名片塞到裤兜里,腾身坐到了哈雷上。

    左毅以前有辆越野车,后来卖掉了,其实他也很喜欢摩托车,为此还去考了驾驶执照。

    而这辆哈雷,是他真正拥有的第一辆摩托车。

    -----------

    第三更送上,求各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