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奶爸圣骑士 > 第十四章 你怎么能这样!(为盟主“李樹根”加更)
    清晨,左毅是在靠椅上苏醒过来的。

    他现自己居然在小院里睡了一夜,前面烧烤炉架里的炭火早已化为了冰冷灰烬,地上乱七八糟的散落着用来串烧烤食材的竹签。

    召唤出巨灵巫奴打扫卫生,左毅回房间里清洁洗漱。

    然后他去镇里吃过早餐,搭乘公交车去上班。

    今天是左毅在天弘武道馆当教习的第一天,但他教习生涯的开局却并不怎么美妙。

    “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

    商羽霖说道:“这位是你们的剑术教习左毅左老师,他将负责你们的基础剑术训练。”

    天弘武道馆最辉煌的时候,曾经拥有过二十多位格斗和剑术教习、三位资深导师,以及两百多位学员,在杭城的武道圈里很有些名气。

    但那早已是过去式,如今的武道馆只剩下商羽霖和张大海两位教习,学员寥寥无几。

    商羽霖刚刚为左毅介绍的,是今年暑假招募进来的新学员,四男一女仅仅只有五位,都是十几岁的年纪。

    她的话音刚落,其中一位满脸傲气的少年眉头一皱,不满地质问道:“商馆长,为什么不是你来教我们剑术,而是这个家伙?”

    他用挑剔的眼神瞥了左毅一眼,扯着嘴角一副不屑的模样。

    开什么玩笑,他花钱进天弘武道馆,想的就是能跟商羽霖这位美女教习学剑,否则杭城里面有大把更好的武道馆,何必跑到这里来?

    “对啊!”

    傲气少年旁边的同伴跟着叫嚷了起来:“商馆长,我们要跟你学剑!”

    “我也是!”

    商羽霖被他们吵得头痛,但还是耐心地劝说道:“左毅是职三段位剑手,完全有能力指导你们的基础剑术训练…”

    “才职三啊!”

    傲气少年睁大了眼睛,像是遭到了什么严重的侮辱,露出夸张的表情:“那更不行了,商馆长,如果你让我们跟他学剑,那我们就不学了,退学费!”

    旁边的狗腿子摇旗呐喊:“对对对,退学费!”

    几步之外的地方,张大海正跟几位武馆学员一起在看热闹。

    他双手抱臂,看向左毅的眼神里流露出戏谑之色,显然为左毅面临的尴尬局面幸灾乐祸。

    “那好吧。”

    几个新学员吵着要退学费,商羽霖也只能无奈妥协了。

    不过她还想努力挽救一下:“想跟我学剑的那就跟我来吧,愿意跟左老师学的就留下。”

    这五位新学员差不多是天弘武道馆最后的希望了,先前花费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招人,现在要是都跑了,刚收进来的学费全得还回去不说,武道馆所剩无几的名声也得糟蹋干净。

    所以无论如何商羽霖都不能让这样的事情生,那她只能多辛苦一些自己带学员。

    傲气少年和另外两位男生立刻站到了她这边,然后那位相貌清秀的女生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过去,这样留在左毅这边的只剩下一位胖乎乎的男生了。

    商羽霖有些意外,问道:“你愿意跟左老师学?”

    胖男生憨厚地笑着点点头:“我愿意的。”

    傲气少年和他的同伴们用看傻缺的眼神看着他。

    放着眼前这位长腿美女御姐馆长不跟,跟一个糙老爷们学剑,这是脑袋被驴踢过了吧?

    一看就是智商欠费的!

    商羽霖却是如释重负:“好。”

    她连忙对左毅说道:“那他就交给你带了。”

    说完商羽霖赶紧带着自己的四位学员离开,免得对方突然反悔了让左毅无法下台。

    “哈!”

    张大海“哈”了一声,也带着自己的学员去练拳——热闹已经看完了。

    于是这边就只剩下了左毅跟胖男生大眼瞪小眼。

    “有意思…”

    左毅忽然笑了,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

    “老师,我叫孙强。”

    胖男生挠了挠头,有些腼腆地回答道:“我,我不喜欢跟赵少辉他们一起。”

    左毅点点头,又问道:“那你学剑是为了什么?”

    胖男生孙强咽了咽口水,说道:“我想,我想减肥,也想不被人欺负。”

    说着,他还扭头看了看不远处跟商羽霖学剑的那位傲气少年。

    左毅已然明白过来。

    这位显然是常被人欺负,然后欺负他的人跟那傲气少年类似,所以宁愿跟自己学也不想同对方混在一起。

    “小强同学…”

    他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跟我来吧。”

    “我叫孙强。”

    胖男生弱弱地表示抗议,但还是乖乖地跟着左毅来到了剑室。

    天弘武道馆拥有两间独立的剑室,以前武馆兴旺的时候,剑室得提前预约才能使用,而且还有时间的限制,现在则是想用就用,根本没有人争抢。

    左毅选的这间剑室正是多年前他在弘武道馆学习的时候常用的,跟那个时候相比,里面的设备设施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显得陈旧了不少,无疑缺乏维护保养。

    收回目光,左毅的注意力放回眼前学员,问道:“你以前有学过格斗或者剑术吗?”

    孙强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那就没有基础了…”

    左毅沉吟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教你一式动作,你先练习一段时间再学剑招。”

    也不等孙强回答,左毅蓦地踏步向前,倏忽之间闪到他的身后,伸出右手食指闪电般地点落在他的后颈,第1节椎骨的位置上。

    孙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感觉一股炙热的气息自颈椎透入,瞬间往下贯穿了整条脊柱,旋即朝着四肢百骸蔓延直至手指脚趾的末端!

    这一刹那的酸爽,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小强同学头竖起双眼翻白,四肢抽搐浑身打颤,差点当场尿了。

    下一刻,他不由自主地缩头、张臂、抬腿、挺身,像是被人控制着的牵线木偶,僵硬而机械地完成了一个怪异的动作。

    仅仅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刚刚完成动作的孙强已经是汗流浃背,豆粒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冒出,迅从肥厚的脸盘上滑落下来,看起来份外的滑稽。

    左毅收回了手指。

    孙强仿佛被抽去了脊骨,他整个人瘫软无力地坐在了地板上,出了杀猪般的嚎叫声。

    “啊~”

    其实刚才他就想叫了,可惜被左毅控制着完全喊不出声来,体内的酸、痛、麻、痒在此刻累积到了顶点,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宣泄出来。

    剑室的门敞开,孙强叫得又是如此的惨烈,所以在外面大厅里的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正在指导新学员练剑的商羽霖闻声脸色一变,不假思索地冲向了剑室。

    其他人面面相觑,纷纷跟过来看个究竟。

    先跑到剑室的商羽霖就见到孙强狼狈无比地瘫坐在地上,脸孔都扭曲了,看上去像是刚刚经历了一次痛苦无比的折磨。

    这样的情景让商羽霖无比震惊,她忍不住朝若无其事的左毅吼道:“你干了什么?”

    她的眼泪都随着吼声流出:“你怎么能这样!”

    自从商河去世之后,商羽霖担起了照顾家里和武馆的重任,这段时间以来她的压力极大,日夜忧思焦虑,心里的弦都绷紧到了极致。

    现在好不容易招了几位新学员,万万没想到左毅竟然搞出这样的事情来!

    假如孙强出现什么严重状况,那武道馆不但要赔付一大笔钱,而且对声誉的打击极大。

    也会让商羽霖为维持武道馆所付出的所有努力和心血,全都付之东流!

    商羽霖甚至怀疑左毅是不是跟别人串通好了,故意来天弘捣乱。

    她也非常后悔自己昨天答应左毅来武道馆担任教习!

    -------------

    第三更,上本书欠盟主李樹根的补更,同时也感谢無づ凉的万赏,谢谢所有打赏的朋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