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奶爸圣骑士 > 第十二章 强龙和地头蛇
    “预计到2o22年,我们的江南新城将建设成为一座智能化的级城市综合体,拥有三家五星级的豪华大酒店,其中包括一座五星的白帆酒店,届时将成为杭城的新地标!”

    伴随着干练女子充满激情的讲解,投影幕布的画面不断变幻,高清卫星地图切换成三维俯瞰图,原先的村镇迅化为平地,一幢幢高楼大厦拔地而起。

    最为醒目的,无疑是屹立于临江之西的百层风帆酒店,让人看着不由热血沸腾。

    她最后总结道:“据说钱江南岸的临江之地有潜龙深藏,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让这头潜龙腾空高飞!”

    房间里静默了片刻,坐在袁斌左侧的英俊男子先拍响了手掌。

    下一刻,所有人跟着鼓掌,连守在门口的保镖和等候召见的关志尚也不例外。

    干练女子暗暗松了一口气,躬身微笑道:“谢谢。”

    袁斌扭头看向英俊男子,带着得意问道:“明哲哥,你看我们做的方案怎么样?”

    这套江南新城的规划建设方案几度易稿,他亲自参与其中出谋划策,对刚刚拿出来的最终版方案,自以为无懈可击非常完美,当然要在对方面前炫耀一把。

    这位气质阴柔的男子来自帝都,京城七大家之一的陈家嫡系子弟,他是作为陈家的代表南下杭城,主持运作钱江南岸的江南新城项目。

    一条强龙。

    然而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陈家的胃口再大,想要吞下江南新城如此大的盘口也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选了江东袁家作为合作伙伴之一,来共同开这个项目。

    论家族的实力、势力和影响力,江东袁家肯定比不上京城陈家,但自认地头蛇的袁斌可不想对陈明哲俯称臣,少不得要跟后者别别苗头。

    在询问陈明哲的同时,袁斌眼角的余光却是看向了坐在另外一侧的女子。

    这位身穿白裙的素雅女子名叫叶映雪,陈明哲表妹,按陈明哲说法是带过来见见世面。

    袁斌第一眼见到叶映雪,魂魄起码被勾走了一半。

    叶映雪并不是那种烟视媚行的女人,虽然她的容貌身材极好,但是气质清冷淡漠,坐到现在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给人以无法接近的感觉。

    但久历花丛的袁斌很清楚,像这样的冰山美人一旦上手往往热情如火,在床笫之间最是让男人消魂不过,真正的极品!

    袁斌先前献了几次殷勤都未能博得美人一笑,反而被激出了征服欲。

    而对于袁斌的炫耀,陈明哲淡淡一笑道:“很精彩,我对这套项目方案没有意见。”

    他说话细声细气的,有点软绵绵的味道。

    “但是…”

    正当袁斌露出得意之色,陈明哲忽然话锋一转:“临江镇的拆迁放到明年上半年太迟了,我希望江南新城的期建设能在明年初开始!”

    袁斌顿时愣了愣,迟疑了一下说道:“临江镇有三万多人口,镇里大大小小的房子就有一千多栋,加上周围的厂房工坊,搬迁的难度很高,我们目前正在做拆迁安置的调查,另外江南新城的项目方案也需要省议会审批通过,所以…”

    “项目审批下个月就能通过!”

    陈明哲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你们所要的做,就是尽快完成临江镇的搬迁工作!”

    袁斌顿时哑口无言。

    他刚刚升起的气焰被陈明哲一巴掌给拍了下去。

    换成是别人说能在下个月通过江南新城的项目审批,袁斌绝对会当笑话来听,省议会那帮议员们个个都是老狐狸,没有完成利益分配就想得到他们的赞成票,那简直痴人说梦。

    但陈明哲,或者说陈明哲所代表的京城陈家真有这样说的底气。

    然而袁斌自己却不可能拍着胸膛说保证下半年完成临江镇的拆迁,因为他在这么大的项目上根本没有多少决策权,气势上立刻输了一大截。

    见到袁斌窘迫,陈明哲没有穷追猛打,笑笑道:“斌少,我也知道拆迁工作很难做,这件事我们可以从长计议,倒是不用急在一时,我们大家精诚合作,相信一定能取得共赢。”

    “对对对!”

    袁斌得到了台阶,赶紧顺势下来:“合作共赢。”

    他扭头对旁边的侍女吩咐道:“上茶!”

    这个时候袁斌才重新注意到了正站在角落边上的关志尚,皱皱眉头向对方招了招手。

    关志尚立刻走了过来,点头哈腰:“袁少。”

    袁斌沉声说道:“老关,你说带了宝物过来让我掌掌眼,那我告诉你,这里在座的可都是明眼人,你可别拿什么破烂玩意来糊弄我,让我没面子啊。”

    昨天袁斌接到了关志尚打来的电话,说是收了件稀罕玩意请他过目。

    当时的袁斌没有怎么放在心上,随口敷衍了两句,没想到今天关志尚又打电话请示,他索性让对方将东西送到这边来。

    刚刚被陈明哲挤兑了一下,袁斌的心情不是很痛快,因此语气颇为严厉。

    关志尚听着双腿直哆嗦,因为他很清楚让袁少没面子的后果会是什么样的,恨不得重重地扇自己一巴掌——让你多事!

    其实关志尚主要是想拍马屁,原则上是没有错的,问题是袁大少不是个心胸宽广的人。

    假如东西让他不满意,关志尚的马屁拍到马腿上,岂不是自找罪受?

    但此时此刻的关志尚已经骑虎难下,赶紧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恭恭敬敬地呈上去。

    他带过来的是一只方方正正的黑檀木盒子,长宽高都仅仅只有三寸左右,盒子的做工很精致,不过不是什么古董老物件。

    “您请过目。”

    将檀木盒子摆在袁斌的面前,关志尚缩回双手后退了一步,弯下的腰没有重新直起。

    袁斌瞥了关志尚一眼,伸手打开了盒盖。

    大概是出于好奇吧,陈明哲和那位冷若冰霜的叶映雪同时投来了目光。

    盒盖掀开,只见在暗紫色的天鹅绒布上摆放着一枚金币,它所散出的光芒在瞬间照耀在周围所有人的脸上,明亮醒目但非常的柔和,一点都不刺眼。

    “咦?”

    陈明哲的眼眸里闪过一抹讶异之色,忍不住看向叶映雪。

    叶映雪的神情有些凝重。

    袁斌愣了愣,问道:“老关,这就是你说的宝物?”

    他看这枚金币除了很新很亮看起来很漂亮之外,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身为金玉福集团的少东家,袁斌见过的黄金不知道有多少。

    他并没有注意到身边陈明哲和叶映雪两人的神色。

    “袁少…”

    事关自己的身家性命,关志尚忙不迭地解释道:“这枚金币非常特殊,我用仪器反复检测过,它的纯度是1oo%,没有任何的杂质。”

    “百分百纯金?”

    袁斌都笑了:“你开什么玩笑!”

    世上哪里有1oo%纯金,尽管现在的科技非常达,也无法提纯出百分百纯度的黄金。

    通常市场上销售的黄金制品,24k就默认为纯金了。

    “测出来是这样的,也有可能是店里的仪器精度不够高…”

    关志尚咽了咽口水,给自己留了条后路,继续说道:“还有,它的硬度非常非常高,我试过用钻石刀在上面都划不出任何的痕迹。”

    “您可以试试。”

    为了避免被袁斌再次质疑,关志尚赶紧又送上了一支早已准备好的钻石刀。

    袁斌将信将疑地接了过去。

    如果说1oo%纯金的检测结果可能是仪器的问题,那用钻石刀都划不出伤痕那完全不科学了,因为纯金的质地很软,用指甲也能轻易地划出痕迹来。

    他没有立刻拿金币试刀,而是先在茶盘上用力划了一下。

    ------------

    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