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奶爸圣骑士 > 第三章 自信
    在母亲的遗像前静立了良久,左毅才将强烈的思念封印在心灵的最深处。

    当初在萨德亚世界挣扎求存、努力奋斗的日子里,他一直都怀揣着一个梦想,那就是有一天成为多元宇宙里最强大的存在,进而从无尽冥河寻找回母亲的魂灵。

    让死者复生。

    这个梦想曾经支撑着左毅渡过了最艰难的岁月。

    然而想要实现又何其艰难,虽然他已经成为圣阶骑士,但距离那个层次依然遥不可及!

    左毅闭上眼睛又重新睁开,眼眶里再无一丝泪痕,眼神冷静无比。

    他长呼了一口气,目光落在了旁边格子里摆着的梳妆镜上。

    这是左毅母亲左清芸生前很喜欢的物件。

    镜中的左毅,样貌跟三年前相比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显得更加成熟和刚毅。

    事实上他在萨德亚世界漂泊了三十年,如果再加上征战不同位面所经历的那些岁月,那么离开这里的时间已经过百年了!

    他依旧是他,但心已沧桑。

    左毅转回身去,看着布满了尘埃和蛛网的客厅,他的右手大拇指朝掌心弯曲,指端轻轻摩挲了无名指上佩戴的指环三下。

    这枚指环呈暗灰色,很像是那种长期佩戴表面氧化的银戒指,没有任何的镶嵌和纹饰,简单朴实到了极点,也非常的不起眼。

    但当他的拇指抚过之后,指环瞬间闪过一抹细不可查的银芒,环面同时浮现出无数细如尘埃、肉眼无法分辨的符文,眨眼又恢复了正常。

    下一刻,左毅五指张开,无声无息地握住了一盏凭空出现的暗金色油灯。

    这盏油灯仅仅只有半尺多高,造型精致小巧玲珑,手指粗细的灯柱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异兽图腾像,其中位于最上端的四头独角兽延伸出四支犄角共同支撑起莲花灯盘,灯盘的正中有一根金色的灯芯。

    左毅将油灯摆放在桌子上,手指分别在四支犄角上按压了一下,灯盘中央的灯芯陡然光芒大放,向上窜起数米高的半透明火焰。

    奇异的是周围的温度没有任何改变。

    燃烧的火焰迅膨胀,剧烈扭曲波动了几次之后,一头巨灵巫奴自焰火中凝现。

    它在空中向左毅躬身行礼,瓮声瓮气地用昆古语问道:“尊敬的主人,有什么吩咐?”

    昆古语是萨德亚世界里的巫师语,同时也是多元宇宙的通用语之一,左毅拿出来的这盏能够召唤巨灵巫奴的油灯属于法则造物,跟法则金币一样出自巫师之手。

    左毅说道:“帮我清理干净这套房子,包括外面的院子。”

    萨德亚世界的巫师们大都拥有一头或者数头巨灵巫奴,半灵体化的巨奴虽然没有战斗和护卫能力,但掌握着多种初级法术,堪称是日常生活的好助手。

    它们任劳任怨,无论干多少活也不叫苦,而且不会泄露主人的任何秘密。

    “遵从您的意愿!”

    得到了命令的巨灵巫奴再次行礼,然后深吸一口长气,健硕的身躯随之胀大了一圈。

    客厅里忽然起了风,地面和家具上那些落积的灰尘顷刻间飘飞而起,随着激涌的气流盘旋向上被源源不断地吸入了巨奴张开的大口之中!

    假如此时有旁人在场,估计会认为吸尘器成精了。

    其实这头巨灵巫奴是在施展修改版的“清洁术”,那是巫师体系当中最低级的法术之一,根本不值得一提。

    同时被巨奴吸纳入体内的,还有躲藏在墙缝角落家具沙里面的那些跳蚤蜘蛛昆虫,以及其它的种种不洁之物,术法波及之处,眨眼间纤尘不染干净如新。

    不过巨奴虽然是家务能手,完成这套别墅的全面清洁也是需要时间的,左毅没有在客厅里傻傻等待,而是沿着楼梯来到了楼上。

    别墅的一楼主要有客厅、厨房和餐厅,二楼分出主卧和两间客房,以前左毅的母亲就住在二楼,而他自己的卧室和书房则在最顶层。

    他打开了隐藏在书房里的保险箱,从里面取出了家里的备用钥匙和户口本,顺便将自己的驾驶证也拿出来带在身上,然后离开家前往镇里的警务所。

    在镇警务所的办事窗口前,左毅完成了补办证件的手续,很快领到了一张新的身份证。

    “左毅?”

    揣着还热乎乎的身份证,左毅刚要离开警务所,准备去旁边的电信营业厅补办手机卡,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带着迟疑的声音。

    他转过身来,见到一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真的是你啊!”

    左毅展颜一笑:“忠叔,好久不见了。”

    这位两鬓斑白的警察名叫陈元忠,在镇警务所工作了很多年,镇里的人没有不认识的,他为人热心善良,很喜欢为镇民们排忧解难,因此大家都尊称他为“忠叔”。

    当年左毅和母亲左清芸在老宅居住的时候,陈元忠对母子两人颇多照顾,左毅经常跟人在镇子里打架斗殴,打得对方头破血流,都是陈元忠帮着调解压下去。

    所以在临江镇,陈元忠是左毅最为敬重的人。

    “你小子这几年跑到哪里去了!”

    见到重新归来的左毅,陈元忠又是激动又是恼火:“大家都以为你死了,我让人帮忙查找你的下落,只查到你去了国外没有回来,手机一直打不通,三年了,都三年了!”

    他的嗓门很大,惹得同在办事厅里的其他人为之侧目。

    换成是别人这样吵闹,左毅扭头就走根本不需要理睬,但对陈元忠肯定不能这样做。

    他完全能够感觉到来自对方的关心和担忧之情。

    左毅笑道:“忠叔,您别激动,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

    “你这家伙!”

    陈元忠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人在外面那么长时间也不打个电话过来报声平安,你还当我是你的忠叔啊?算了,不说这个,回来就好。”

    左毅没有解释,也无法解释,只是说道:“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谢谢您的关心。”

    陈元忠摇摇头,他将左毅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道:“幸好你现在回来了,我们镇子明年很可能要拆迁,你家的地方最大,如果有人来找你买地,你可不要被忽悠了。”

    左毅愣了愣:“啊。”

    陈元忠说道:“万一遇到什么麻烦的话一定要先跟我商量,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左毅点点头:“我知道了。”

    陈元忠很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臂膀:“你知道就好,我还有工作要完成,现在不能跟你多说了,回头再跟你好好聊聊,三年了啊。”

    左毅微笑:“好的忠叔。”

    陈元忠离开之后,左毅收敛起了笑容。

    他是何等人物,怎么可能听不懂陈元忠刚才言语里的提醒和警示。

    拆迁?卖地?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左毅居住的老宅属于左清芸的祖产,左家原本是杭城的书香门第世家,曾经有过辉煌的时期,但几百年来经历了几次战乱之后逐渐衰落,传下来的也就这点东西了。

    除了那套带院子的别墅之外,周围几百亩林地和田地也为左家所有,左清芸去世之后由左毅继承,所以他算得上是临江镇的头号地主。

    五岁那年,左毅跟随左清芸来到临江镇定居,在老宅一住就是二十年的时间,这里有着他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同时也是他母亲的安息之地。

    左毅并不在乎镇子是否被拆迁,也不管别人卖不卖地,但他所珍惜的,谁都别想夺走!

    无论任何人想要强取豪夺,左毅都会让对方知道什么叫做圣骑士之怒!

    他并不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能够对自己造成真正的威胁。

    而这是来自高维位面,萨德亚世界至强骑士的自信!

    ------------

    第三更送上,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