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奶爸圣骑士 > 第二章 回家
    对于左毅的询问,礼仪小姐愣了愣,旋即微笑道:“您稍待片刻,我去请店长过来。”

    黄金是真正的硬通货,国内大部分的金银饰店都有回收的业务,只不过通常只有小店铺才会打出回收的招牌来,所以普通人往往会选择去那些地方出售。

    但实际上像金玉福珠宝这样的大店,也提供同样的服务。

    另外一位礼仪小姐领着左毅在金饰柜台前坐下,然后送上了一杯茶水。

    左毅特殊的装扮引起了珠宝店里其他客人的注意,有几个人对他指指点点地窃笑,但他全然不在意,端起纸杯喝了口茶水。

    非常普通的绿茶,却是他多年未曾尝过的滋味,满满全是怀念的味道。

    “先生您好…”

    正在这个时候,一位衣冠楚楚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柜台里面,很客气地问道:“请问您是要出售黄金吗?”

    左毅点点头放下了手里的纸杯,一枚金币自他手指缝里瞬间翻出,无声落在台面上。

    仿佛魔术。

    对面这位显然是店长的中年男子有点懵,他惊讶地看了左毅一眼,又低头看金币。

    这枚圆形金币尺寸不大,表面刻着繁密的纹饰,在室内灯光的照耀下泛动着迷人的光芒,崭新得像是刚刚铸炼出来,有种扣人心弦的魔力。

    相比之下,摆放在玻璃柜台之中的所有黄金饰品,全都黯然失色!

    中年男子足足盯了金币半分钟时间,直到左毅用手指在上面敲了敲,他才恍然醒过神来,连忙说道:“先生,我需要对它进行成分鉴定,您看可以吗?”

    左毅点点头:“好的。”

    中年男子拿起金币,在后面的桌子上用仪器检测它的成分。

    检测的过程很快,短短几分钟就有了结果,只不过将金币重新拿回来的中年男子神色有些古怪:“品质没有问题,是四个九的万足金,重量27.55克,目前我们的回收价格是263元1克,您看可以吗?”

    左毅笑笑道:“可以。”

    这位店长态度无可挑剔,但明显没有完全说实话。

    倒不是金币的重量有什么问题,而是左毅拿出的这枚金币应该是1oo%纯金!

    因为这是一枚法则金币。

    法则金币只有高阶的巫师才能够制造出来,属于法则造物,蕴含着覆盖多元宇宙所有位面的法则之力,在任何世界它的价值恒定,坚不可摧永不磨损,不存在任何的瑕疵和杂质。

    萨德亚世界的巫师和骑士们经常征伐位面,而在不同的位面里,只有法则造物才能保证不被异世界规则所影响。

    法则造物包括了法则装备、法则器具、法则药剂、法则符石,以及法则金币等等。

    当初左毅刚刚穿越到萨德亚世界,他所携带的物品就很快被世界规则的力量所侵蚀腐化,短短几天时间全部湮灭消失,幸好当时得到了别人帮助,否则连衣服都没得穿。

    法则造物就完全没有这样的问题,因此属于征战位面必须的战略物品。

    店长用专业仪器检测法则金币,得出的结果肯定是1oo%纯金,但这样的结果无疑出了他的常识,所以他的神情才会如此别扭。

    估计还检测了好几次,否则鉴定结果应该出来得更快。

    左毅并不在意对方的想法,他仅仅只是需要一笔钱应急而已。

    27.55克黄金总回收价是7245元,中年男子直接给了73oo元,完成了交易之后,他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先生,这样的金币您还有吗?”

    左毅将钱塞入口袋,说道:“再见。”

    他根本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转身扬长而去。

    中年男子没有理由阻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左毅走人。

    想了想,他心有不甘地将金币再次放回到仪器当中重新检测,又拿了自家店里的黄金进行对比,最后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

    过了片刻,他拿起电话拨打出去:“袁少,我收了个很有意思的物件,您要看看吗?”

    而此时此刻的左毅并不知道自己离开之后所生的事情,他来到了珠宝店对面的一家商场里,用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出来。

    从商场里出来的时候,左毅浑身上下已经是焕然一新,惹眼的皮甲皮靴换成了崭新的T恤衫牛仔裤运动鞋,一副太阳镜挂在衣领上,他的手里还握着一部新款的智能手机。

    将出售法则金币所得到的钱花掉了大半,左毅完成了异界圣骑士到普通现代人的回归,重新融入到了这个世界里。

    他戴上太阳镜,步履轻松地走到路边,伸手拦了辆路过的出租车。

    “师傅,我去临江镇。”

    出租车载着左毅离开繁华的市区,通过江底隧道来到对岸,经过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行程,抵达位于江畔的临江镇。

    ………

    临江是座历史悠久的古镇,同杭城城区隔江相望。

    镇子周围原本都是平原田地,但近年来随着杭城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张,钱江对岸的土地也得到了大量的开,一座座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

    也将临江镇挤压在了一隅之地。

    左毅没有让出租车开到自己家门口,而是在镇子入口停下,支付了车款之后步行前往。

    三年不见,临江镇一如往昔,这座古镇一直有着不同于杭城的生活节奏。

    居住在这里的人们日子平淡而悠闲,青石板铺成的古街长长,街边店铺下午没什么生意,于是左邻右舍相互串门聊天,或者凑合在一起打牌搓麻,倒是引得经过的游客好奇张望。

    小孩子们嬉闹着从街上跑过,不时地洒落下银铃般的笑声,为古镇平添了几分活力。

    对于这样的情景,左毅再熟悉不过,不知道几回梦里重现。

    错身让过迎面跑来的小孩子,他就像是一位普通的游客漫步走过长街,最后来到了镇子西头的一座宅院前面。

    这里就是左毅生活了二十年的家!

    站在门前,凝视着大门表面那些岁月留下的斑驳痕迹,左毅心潮澎湃。

    他回家了!

    然而宅门紧闭,无人欢迎左毅的归来,只有爬在院墙上的牵牛花寂寞地开着。

    心中轻叹了一声,他蓦地腾身跃起,无声无息地掠过高高的门墙,悄然落在宅院里面。

    左毅的家是一座前朝风格的西式小别墅,建成到现在有百多年的历史了,虽然历经风霜雨雪的洗礼,因为维护得当所以至今完好无损。

    三层高的别墅前面是近百平米的院子,院子三面围墙,左侧角落边上伫立着一棵枝繁叶盛的大香樟树,茂密的树冠遮蔽了半个院落的天空,也让这座宅院显得幽静。

    由于很长时间没有打扫了,地面上铺着一层厚厚的落叶和泥尘,有些淡淡的腐败气味。

    因为没有了钥匙,左毅无法直接打开房门,但这并没有给他造成困扰。

    他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搭在门锁上,指尖闪过一抹淡淡的光芒,顷刻间渗入锁眼,就听到“咔嗒”一声响,门锁自动打开。

    虽然是不同的世界,但他在萨德亚闯荡时候学到的“开锁术”依旧非常好用。

    左毅伸手推开门,里面浑浊的空气立刻涌了出来,让他不禁皱了皱眉头。

    只见一楼的大厅里落满了灰尘,墙角边上密布着蛛网,罩着沙和家具的布罩已经变成了深灰色,透着一股死气沉沉的味道。

    左毅慢慢走到客厅壁柜的前面,他将摆放在木架格子里面的一个相框取了出去,吹去外框表面的浮尘,又用手擦得干干净净,再重新摆放回去。

    “妈妈,我回来了。”

    左毅对着相框说道,不知觉间已是泪湿眼眶。

    相框里面,一位美丽温雅的女子微笑依然,仿佛在跟他说…

    欢迎回家,我的孩子。

    ------------

    新书布,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