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系统必须死 > 第4章 他一定会来求我的!
    入伍之前,林烨相信这个世界是真善美的。

    看到恶人,见到不平事,他都会竭尽全力的去阻止。

    并且,他也坚定的认为,恶人就会有恶报,必然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可是,入伍以后,林烨不再是“家族温室”里的林少。

    作为一名普通的特种部队士兵,他看到了更多这个世界的阴暗面,看到了更多的人性,更多的人情冷暖。

    他明白了,这个世界实际上遵循着的是丛林法则。

    物竞天择,胜者为王。

    就连他所一直依靠的家族,不也是在一步步蚕食弱者后强大起来的么?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存在竞争。

    你只有比别人强,比别人更狠,才能够活的更好。

    明白了这一点,在部队里,在每一次执行任务当中,林烨总是那个对自己最狠的人。

    高烧4o度,坚持在雨里跑完了十公里负重五十斤的拉练。

    没有一点补给,毅然冲入亚马逊丛林深处,依靠强大的意志力和野外生存追踪能力,花费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缉拿了逃亡的墨西哥毒贩头子。

    在部队里,没有家族的庇护,没有特殊待遇,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世家子弟。

    和其他人民子弟兵一样,林烨只是非常普通的一员,同样的,同样的训练强度。

    他能做到的,只有比别人更加努力,对自己更狠一点。

    这是林烨入伍后,最大的收获。

    所以……

    在看到赵彦初的【主线任务】之后,林烨才会义无反顾的,拿起毒匕,朝着自己的腹部连捅了三刀。

    【猎杀者受到致命伤害,生机损坏8o%,正在恢复中……】

    “不死之身”可以保证林烨没有性命之忧,会随时随地恢复他的生机。

    但是,却并不会减少林烨身上的痛楚。

    而且,林烨为了保证一直处于“受伤”的状态之下,匕还不能拔出来。

    “疯了!林烨,你……你连你爸妈最后一面,都不见么?”

    本来打算亲自动手的大伯林岩生,也被林烨的动作给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哪怕再狠辣的人,看到林烨这种毫不留情就给自己三刀的人,也会心生畏惧的。

    “也好!省得我动手……”

    林岩生叹了一口气,然后看向了旁边有点愣的赵彦初,恭敬地说道,“赵神医,林烨既然已经自裁了。您在我林家的事宜已了,其他事情,我会去料理妥当的。”

    “废物!”

    岂料,赵彦初对于林岩生的表现却并不满意,绷着脸,火道,“你这是要赶我走么?看个人都没看住!是谁允许他自裁的。”

    此时的赵彦初,心里面简直是十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本来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可以完成的【主线任务】,却被林烨这么一出“自尽”,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当听到【主线任务】的救助对象锁定为林烨时,赵彦初整个人都懵了。

    这个世界上,他最恨的人就是林烨啊!

    好不容易得到医神系统,一路逆袭,碾压整个林家,将林烨这个过去高傲的林少结结实实踩在了脚底。

    眼看着,就要彻底从这个世界将林烨给抹杀了。

    这狗屁的医神系统,却要自己去救他?

    【主线任务目标锁定为伤者林烨,该伤者目前处于生命垂危状态,请宿主尽快取得伤者林烨真诚的求助,然后展开及时必要的救治。任务倒计时5:55:55秒。】

    再次看看系统的提示,还有那最后的任务倒计时,赵彦初攥紧了拳头。

    他眯着眼睛,看向了林烨。

    慢慢的平复下了心情来,暗道:“算了!不就是救他一次而已。这次他死不了,大不了……完成了这个【主线任务】后,再让林岩生动手将他干掉。”

    “赵神医,我……我万万没有想要赶您走的意思。而且,刚才您也看到,是……是林烨自己拿起匕的,我……我根本就来不及阻止他。”

    被赵彦初一训斥,林岩生也是满头大汗,诚惶诚恐。

    除去赵彦初用高医术救了他一命的事儿,林岩生可是清楚的很,现在的赵家在江宁是如日中天。

    据说,赵彦初利用医术可是救了不少世家老爷子的命。

    只要赵彦初一句话的事儿,这些受了他恩惠的世家,可都是他赵家最坚实的盟友和助力。

    哪怕是全盛时期的林家,和现在的赵家作对,也是螳臂当车。

    “无妨!”

    摆了摆手,赵彦初却是眯着眼睛,走到太师椅的林烨面前。

    “林烨,没想到你倒是有些血性。宁愿自裁,也不愿意死在别人的手里。”

    微微抬着头,赵彦初嘴角露出了一丝阴狠的笑容来,装作很慈悲恩惠的样子,说道,“本来我是恨不得你死的。但现在,我心中突善念,决定留你一条狗命。刚刚你也看到了,我的医术是如此的出神入化……”

    又瞥了一眼林烨,见他好像一心闭着眼睛等死,对自己的话根本毫不在意。

    这傲慢的样子,最是让赵彦初恼火,可他现在却偏偏还要硬压着火气,继续装腔作势地说道:“只要你在我的面前跪下,然后真心实意的求我救你,放你一条生路。我或许,可以考虑用我的逆天医术来救你的狗命。”

    “林烨,赵神医饶你性命,还要帮你治伤。你还不赶紧跪下来?”

    识趣的林岩生连忙冲林烨嚷道,可林烨却依旧闭着眼睛,不为所动地说道:“不用!谢谢!”

    “什么?林烨,难道你就为了你那可悲的一点尊严,连命都不要了么?”

    赵彦初瞪着眼睛,看到林烨那面无表情的脸,冷声道。

    “不好意思!我现在只想死……请你不用救我,谢谢。”

    林烨可是知道,若不是因为【主线任务】的目标锁定为自己,那赵彦初会这么“大慈悲”的说这么一大通废话么?

    既然他想演戏,那么……自己也就耐心的配合他的表演吧!

    反正,六个小时的任务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哈哈哈……林烨,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硬撑着什么?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人不怕死?”

    赵彦初心里恼火不已,脸上却又要假装着不在意的样子。

    他并不知道,林烨已经看透了他医神系统的一切,还以为林烨是在嘴硬,死撑着。

    “好好好!林烨,你看看……这满地都是你的鲜血。一个人这样大量失血,估计很快就会失血过多,休克死亡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跪下……求我救你,我给你一条生路。”

    咬牙切齿,赵彦初眯着眼睛,再次说道。

    “不必了!赵彦初,我想死……你还拦得住我么?”

    嗤笑了一声,林烨看着赵彦初那心里着急却又不敢表现出来的模样,甚是好笑。

    “林烨!你疯了!赵神医要给你活路,你偏偏自己要找死。”

    林岩生也是又无奈又生气,生怕再因为林烨而激怒赵彦初,便赶紧对赵彦初说道,“赵神医,别和他磨叽了。干脆我再给他来一刀,直接结果了他。”

    “你给我滚!”

    听到这话,赵彦初火气就更大了。

    原先他可是最想要林烨的命,但现在,林烨是万万不能死啊!

    【主线任务】的完成,可都维系在林烨一人身上了,要是林烨就这么死了,他的【主线任务】就彻底失败了。

    失败的惩罚是……爆体而亡!

    “不!不能让林烨死,我一定要救他,而且必须是他亲口求我救他,才能有效进行任务。”

    虽然生气恼火,但赵彦初的脑子还是很清醒的。

    看了看任务剩下的时间,还有五个半小时,赵彦初生怕林烨失血过多就这么挂了,赶紧先消耗了2oo积分,从系统商城里面兑换了一个“吊命符箓”来。

    【宿主消耗2oo积分,兑换【吊命符箓】一张。】

    “恩?”

    闭着眼睛的林烨,突然听到这声系统提示,心中一乐,“这赵彦初看来,是真的害怕我突然挂了?竟然舍得用宝贵的系统积分,兑换道具来为我保命?”

    顺道,林烨也查看了一下这【吊命符箓】的道具属性。

    【吊命符箓】:使用后,无论目标对象受到何等的伤害,都可以保持至少1%的生机,维持生命状态。但并无任何治疗效果,一旦时效过后,目标对象还未受到有效的治疗,将立刻死亡。

    时效:24小时

    消耗积分:2oo点

    “呵呵!这个【吊命符箓】足以吊着林烨这五六个小时不死,然后狠狠感受一下濒死的痛苦感觉吧!”

    眯着眼睛,赵彦初走上前来,将这一道【吊命符箓】轻轻地拍到了林烨的后背上,然后微笑着冲林烨说道:“林烨,要你的命太简单,也太不好玩了。现在我反而更加好奇,倒是要看看……你还能硬多久?挺不住了,不想死了,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跪下来求我,我就给你生路。”

    说完,赵彦初大笑三声,走出了林家正堂。

    “赵神医!赵神医……”

    林岩生急忙追了出来,他这回就更糊涂了,搞不清楚赵彦初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啊?

    他知道赵彦初恨林烨入骨,巴不得林烨死。

    可现在这情况,林岩生是真的搞不懂,赵彦初是想要林烨死,还是想要林烨活了。

    为了避免会错意,他赶紧追出来,唯唯诺诺地问道:“赵神医,现在这到底……到底什么情况啊?我应该怎么做?”

    “很简单,你在里面看着他。我就在这茶室里……只要林烨挺不住,开口求我了。立刻过来通知我……”

    坐在林家的会客茶室里,赵彦初轻轻地品了一口面前的极品西湖龙井,心态重新回归平静,淡淡地说道。

    是呀!

    他刚才为什么要生气呢?

    林烨这小子的运气属性一定很高,不仅蛇毒奈何不了他,甚至连他自杀都还撞上了自己的【主线任务】,以至于不得不花费2oo积分替他吊着命。

    可,这又如何呢?

    好运气可以保得住他一时,还能保得住他一辈子么?

    没有人能在这一直的濒死状态下挺下去的,林烨很快就会挺不住,然后像狗一样趴在自己面前求着救他。

    说到底,林烨就是一个骨头比较硬的普通人罢了。

    等【主线任务】完成,自己随手就可以灭杀了他。

    拥有医神系统,自己的目标和野心,可不是这小小的江宁地界,将来整个华夏,甚至是全世界……都会在自己的脚下颤栗。

    所以,现在干嘛为了一个小角色的倔强而扰乱了好心情呢?

    想到这里,赵彦初便又微微笑着,慢慢地,细细地品着茶。

    可陪在一旁的林岩生却是如坐针毡,道:“这……赵神医,那……要不要我找人给他先止止血,不然这样下去,我怕他突然哪一下就死了……”

    “不必!我不让他死,他不可能死的。”赵彦初很自信地说道。

    “那……要是他真的就一心寻死,根本不打算低头求情,怎么办?”林岩生又担心道。

    “这是不可能的。”

    眯着眼睛,赵彦初又得意又阴狠地说道,“等着看吧!他一定会来求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