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凌霄大圣 > 第二十三章 被以牙还牙
    “我不是问你战技真不真,而是问你有人主动送给你这个灵品上级战技的事情真不真?”

    纪辰对自己的激将法很是满意,把玩着手中的玉简,他可以确定,这里面这本灵品上级战技绝对是板上钉钉的了。

    小蝶有些错愕,没想到纪辰所问是如此,小脑袋做出骄傲状:“那当然!你可知阵师在神元大6是什么身份?那可是别人求着送礼的身份,当初那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着送我这部战技,一点都不假。”

    “哇,那你也太厉害了吧?我也必须当阵师了。”纪辰憧憬道。

    一堆马屁吹过去,这小蝶立马轻飘飘,也不知对其他人是不是这般没防心,总之纪辰用这一招倒是挺管用的。

    “行了,别拍马屁了,赶紧看看玉简中所存的战技吧。”小蝶脸上露着不爽,心中却在暗爽。

    “好嘞。”

    纪辰点点头,欢脱的拿起玉简,然后微微闭眼,一股奇妙的精神力开始慢慢顺着指尖浸入玉简中,只是这股精神力十分虚弱,距离阵师的标准还有一段路。

    “日字冲拳:灵品上级战技,爆力极强的一拳,对元力要求不高,却需强悍肉体作为基础,练至大成可悟出第二拳,届时威力可比皇品下级战技!”

    纪辰读完后感觉整个人都有些飘了,他有些难以置信:“若是悟出第二拳,威力可比皇品下级战技……”

    皇品战技是什么概念?就拿纪家来说,纪家在丰城算是顶尖家族,可就是这么一个在丰城顶尖的家族内,最强的战技是名为“霜降”的灵品中级战技!然而现在纪辰手中却有一个堪比皇品战技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品阶之差犹如鸿沟,别看灵品上级和皇品下级仅有一个层次差,两者差别却远比想象的大,无路怎么说灵品上级战技是永远比不上皇品下级战技的。

    “若是练会这个日字冲拳,只怕一拳便能将纪岳浑揍的满地找牙。”纪辰幻想道。

    “别乱想了,日字冲拳对使用者的身体要求非常高,就你这小身骨?日字冲拳强大的爆力还未被你使用出便已经将你的整条手臂震碎,所以当务之急是将你的肉体境界提高。”小蝶无所谓的解释道。

    的确,作为堪比皇品下级战技的日字冲拳对肉体要求很高,而且对元力要求很低,这也是为什么小蝶扔出这本战技给纪辰的原因,以纪辰目前的修为状态,也只有这本战技可供修炼。

    “如何修炼?”纪辰满怀激动,一刻也不能等。

    “提升修为便是最快提高肉体强度的方法。”小蝶说道,见纪辰闻言后一脸失望,小蝶再次说道:“不过凡事有个例外,我自然也知道一些快提高肉体强度的方法。”

    “什么?!”纪辰几乎是用吼。

    “你可知道一把坚硬如钢的利剑是如何来的?”小蝶反问。

    纪辰狐疑道:“将生铁烧红,冷却,然后疯狂砸凿,锤炼,俗话说千锤百炼嘛。”

    “漂亮!”小蝶打了一个响指,然后挑了挑眉:“就是千锤百炼!要想肉体强度快提升,身体自然也需要千锤百炼,我会为你找来许多砸凿锤炼的工具,你准备一件事就行!”

    “什么事?”

    “挨打。”

    ...........

    翌日,丰山。

    大山中不间断的传来闷响,这种闷响就如同杀猪匠用刀背击打猪肉一般,砰砰个不停。

    仔细看去,原来是一个少年赤裸上身,然后对着一巨石疾奔去,然后猛地转身,用宽背去撞击巨石,然后就会出“砰”的一声,很是震撼,若是有人路过此地,定会以为这少年是个傻子。

    “啊!!好疼啊,感觉骨头都要散了。”连续撞击了十几次,少年满背都是血痕,触目惊心。

    小蝶本想鞭挞几句风凉话,不过见少年的确满身伤痕,若是强行加练只怕会伤及根骨,更不利于往后展,因此立马取下紫金镯,然后原地布了一个建议修复阵。

    “进入阵眼修复半刻钟,然后继续!”

    小蝶很是严厉,全然没有小女孩该有的天真和善良,说完更是厉声道:“再去撞击二十次,然后换个方法。”

    纪辰:“什么方法?”

    小蝶鬼魅一笑,从身后拿出许多粗壮的树木,笑嘻嘻道:“树木击打!”

    更准确的说那是纪辰腰肢粗细的光滑棍子,如果拿着这种棍子击打身体,恐怕真得把骨头给敲碎。

    “真要这样?”纪辰担心道。

    “怕了?忘记被严雨遥欺辱的时刻了?忘记十年的嘲弄辱骂了?忘记整个纪家的白眼了?”小蝶一个警示三连,说的纪辰重新恢复的胆量。

    “好!”

    说罢纪辰去到阵眼,全力恢复,背后血痕肉眼可见的消失,不过伤疤却永远的留在了背上。

    半刻钟后,大山深处又一次响起了“啪啪”之声,每一次声音落下总会连带着响起少年的闷哼,他满头大汗,双目血红,忍受着钻心的疼痛,可他不在乎,只要能变强,这点痛苦算什么。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少年不止背上,连手臂,前胸以及双腿都是血迹斑斑,很是渗人。

    “行了!你的身体已到极限了,今日锻炼先告一段落,不过从今日开始,每过一日我便会增加训练量,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小蝶手中齐腰粗的棍棒已经打断好几根了。

    看着少年倔强的模样,小蝶打笑道:“纪辰小子你也别怪我,俗话说棍棒底下出孝子,娘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啊,哎~”

    说着小蝶还露出一个伤在你身,痛在我心的模样,简直可恶。

    “滚!”

    对此纪辰的回答只有一个字。

    默默捡起上衣,正准备穿进去,谁知那衣服碰上身体,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立马袭遍全身,纪辰痛的嘶牙咧嘴,好不容易忍痛将衣服穿好,谁知一旁的小蝶笑道:“你将衣服穿上作甚?”

    “怎么?”纪辰不解。

    小蝶忍住笑意:“你这身体被蹂躏了一天,现在正是需求能量之时,我若是此刻用淬体草帮你恢复伤势,定会起到极好的效果,所以你需要脱掉衣物接受治疗啊。”

    纪辰强忍着愤怒,沉声道:“那你之前不说?”

    “我以为你知道啊。”小蝶眼皮上翻,说不出的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