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凌霄大圣 > 第十章 不回阵
    纪辰一问,小蝶立马陷入凝重状,然后说道:“手伸过来。”

    乖乖将手伸出,纪辰小心翼翼,将仅剩的一点希望寄托在小蝶身上,尽管他认为这有些可笑。

    那小蝶将小手指放在纪辰的脉门上,闭眼感受,伴随着时间推移,脸色越难看,整整半柱香方才收回手指,然后睁眼看着纪辰,狐疑道:“你是不是惹过什么狠角色?”

    “狠角色?没有啊,我自小便极少与人为敌,这十年间从来只有别人欺辱我,要说仇人也应该我是他们的仇人才对。”纪辰茫然道。

    闻言小蝶脸上露出不解:“既然没惹过什么毒蛊大神,为何丹田内会被种植永生咒这种极其恶毒虫蛊呢?”

    “什么!永生咒?虫蛊?”这是纪辰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这种词汇。

    小蝶点点头,说道:“按理来说以你的天选资质,就算天赋再怎么低劣也不会整整十年都修为停滞不前,我把脉之时感觉到你丹田中有生命气息,唯一的解释就是你……被人下蛊了!而且是世间最为恶毒的几种毒蛊之一。”

    纪辰呼吸剧烈,胸膛前后起伏,显然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同时还伴随着一阵恶心之意,试想一下你自己丹田内有毒虫寄生的画面,那将是何等的恶心。

    “可有解决之法?”纪辰现在不想谈论到底是谁这么恶毒给自己下蛊,他只想将这恶心的东西拿出来。

    小蝶脸色有些犹豫,半晌后才凝重道:“有是有,但是风险极高,而且极为痛苦!还有一点,即使我也不能根除!”

    说完小蝶看向纪辰,意为征求他的意见,纪辰则是陷入沉思,先这小蝶是他第一次认识,靠不靠谱还两说,再者他说了风险极高,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自己就嗝屁了,更气愤的是还不能根除……

    可那又怎么样呢?苟且偷生?两年后去义城自取其辱?纪辰不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这是个机会,不管真还是假,他想试一试。

    “我想试试。”纪辰看向小蝶,眼神十分真挚,这一刻纪辰是真的将小蝶当做信任的朋友了。

    小蝶看着纪辰的眼神,回想起之前看到的记忆画面,她知道纪辰所想,也不推辞,看了看周围,小蝶说道:“我需要给你布一个繁杂的阵,你去寻一些树叶和鹅卵石,我就布一个简易阵型,等有上好的材料后再帮你一次。”

    “不过你也别担心,此阵虽简陋,想要逼出你体内的虫母却并不难,只要杀掉虫母,其余的毒虫便会如同无头苍蝇,再难吞食你的元力,否则你将活不过十八年纪!”

    说到此处,小蝶叮嘱道:“念在你贡献一半天选资质给我的份上,我不会害你的,你放心!在我的压制下,这些虫蛊大约能压制到你成年时,也就是说,从现在到你成年这两年,你可全力修炼!”

    “尽管如此,可若是在十八岁之前你还未根治虫蛊,那么你会丧命!”

    “可有根治方法?”纪辰问道。

    小蝶思虑了一下,点头道:“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一缕金源并且成功吞噬,那时便可利用金源彻底除掉虫蛊。”

    “金源……”

    纪辰自然知道金源是什么,那可是天地间最神奇的东西,也是阵师最需要的神奇之物,整个神元大6想要金源的人何止千万?纪辰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从千万大军中脱颖而出,总之……先顾好当下。

    “我去找树叶和鹅卵石。”纪辰此刻格外的平静,丝毫没有因为死亡威胁而胆战心惊,这一幕让小蝶对他高看了几分。

    很快纪辰便满载而归,鹅卵石堆成了小山,树叶更是齐脚腕一般高,看着面前的小蝶,纪辰问道:“接下来如何?”

    只见小蝶手腕的紫色手镯微微一闪,然后一幅图案折射其上,看的十分清楚,那是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形图案,底色为黑,其上有菱形线条,菱形几边嵌有金色小花,以黑为底色的衬托下,金芒毕露,很是奇妙。

    “在这几朵金花处放置树叶,并将树叶摆放为相同图案,最后将鹅卵石堆砌花芯中便可。”小蝶吩咐道。

    纪辰闻言照办,其实纪辰从没相信陌生人的习惯,可今日这陌生人似乎有些来头,还吸走了他的天选资质,最重要的是此女说了可帮他,反正现在纪辰的状况已经差的没边了,不如死马当作活马医,这也是纪辰选择相信小蝶的原因。

    “摆好了。”纪辰手脚很利落,很快便做好布置,与小蝶给他看的怪阵图案有八成相似。

    “嗯……”小蝶皱眉看着地上的空旷图案,然后说道:“我需要借你元力催动这个大阵。”

    听到小蝶要借自己的元力,在联想之前小蝶说自己修为被封印的话,看样子应该是真的了,随后纪辰也是走到小蝶身旁,那小蝶双指一点纪辰脉门,感觉到堵塞,随即说道:“开放脉门,不然我无法吸取你的元力。”

    纪辰乖乖开放脉门,只感觉肚中一空,随后小蝶便抽回了手指,指着地上的简陋大阵说道:“去盘坐在阵眼中。”

    亲眼看着纪辰坐在阵眼中,小蝶脸色十分凝重:“纪辰,不管你信不信,你我虽是第一次认识,可我是不会害你的。”

    “此阵名为不回阵,一旦启动便再无回头可能,而且我对不回阵的理解并不是很深刻,在此之前从未成功施展过,若是开阵后有些许差池,你会瞬间丧命!你现在还可以选择终止此阵,那么你还能苟活两年,你……有选择吗?”

    之前给纪辰把脉时小蝶便将纪辰体内状况了解了大半,纪辰体内被人种了虫蛊,十八岁之前若是找不到一朵金源,那么他将在十八时死亡。

    阵眼中的纪辰陷入了短暂沉思,片刻后他慨然道:“我这顽疾已经十年,期间父亲找尽良医,用尽方法依然无用,十年来一分一秒我都在痛苦中度过!既然你有办法,我纪辰又有何惧?死亡而已……”

    “好小子。”

    短暂的接触,小蝶对纪辰的性子算是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了。

    “既然如此信任本小姐,那本小姐便倾力助你一回!准备好了,我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