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凌霄大圣 > 第八章 仓惶逃窜
    当着众人,纪农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今日之事既成定局,不可更改,不过毁约日期可等你至成年之时,到时你来我义城纪家与雨遥赛一场,若是输给雨遥便此事作罢,若是胜了雨遥,无须我多说,族长自会找上你,恢复当年所有承诺。”

    “届时也不会损纪家以及你父亲的威严,你意下如何?”纪农看着纪辰,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若是纪辰还敢拒绝,那纪农便准备强行毁约了。

    “成年之时……”

    纪辰独自盘算,现年十五,那十六岁之际不久便会到来,满打满算自己仅有两年时间来修习,而且到时候一旦输给严雨遥,那么所有的骂名将会落自己一人头上,更别说严雨遥修炼天赋之强,而自己却只是个在三重元力苦苦挣扎的下层人。

    “胡闹!”

    就在此时,纪觉山一掌将旁边椅子拍的稀碎,他看着严雨遥怒道:“辰儿七岁后便身体有疾,无法吸纳元力,如今十年过去修为依旧停滞不前,而你二段灵元境的修为再加上义城纪家无数的天材地宝培养,短短两年,辰儿拿什么和你斗?你们是在逼死他!”

    纪农毫不让步,直接甩脸道:“话已至此,由不得你们!若不是看在你们是我纪家分支的份上,我早就昭告全丰城了,还轮得到你们在此讨价还价?”

    “爹!”见纪觉山要怒,纪辰默然拦下,然后一步站出,以矮父亲半头的身躯替父亲挡住风雪,看着面前这一老一少,摇头一笑,那笑容要多苦涩有多苦涩:“纪农!严雨遥!你二人今日大闹我纪家,无非就是觉得我纪辰落魄了,配不上你义城而已。”

    “特别是你!”纪辰一下指着严雨遥,凌厉道:“牙尖嘴利,目中无人!我纪辰五岁之时便测出天选资质,你可知天选资质万古无一?想想你自己五岁时是何面目?谁给你的胆在我面前放肆?我纪辰五岁时能惊艳羌羽国,往后的岁月同样可东山再起!”

    这一番话说的严雨遥小脸憋的通红,的确,五岁时的纪辰那么耀眼,一度被整个羌羽国传为佳闻,谁都以为羌羽国要出以为绝世强者了,相比之下,即使严雨遥资质同样惊人,却也太过黯淡。

    说到此处,纪辰悲从中来:“我本桀骜少年人,也可徒手摘星辰!不要……否定我!”

    被纪辰这悲怆的气势感染,纪觉山双手一拍,声音带着激动的颤抖:“好!这才是吾儿气概!当年天选资质便可睥睨众生,今日亦可!”

    父子俩一唱一和,短短两句话让大堂中人尽受感染,人群中的少年仿佛在光,看的纪晴儿双眼直。

    严雨遥被纪辰如此语气攻击,浑身不舒服,大着胆子说道:“只会逞口舌之利有何用?等你成年之时,希望能够义城看到你的身影,到时我严雨遥若是输给你,此生作为牛马,绝无二话!若是你输了也请你在毁约纸上摁下手印!”

    看着严雨遥,纪辰面色不变:“纪农今日前来是为毁约,你随同前来是为了当年那一句双子星吧?怕我这个乡下人去义城高攀你?令人颜面扫地?”

    “哈哈哈……”

    纪辰仰天狂笑,形似疯癫,而后如同父母训斥孩童一般看着严雨遥:“我纪辰今日宣布!此生绝不会和严雨遥组双子星,就算是与一条狗一头猪组双子星,也不……和你!”

    “你……你这个混蛋!”严雨遥自小便在赞美和保护中长大,何曾受过如此委屈?当即眼眶中便有泪珠涌现。

    纪辰不管严雨遥如何,转身面对纪觉山,猛然一个标准将军拜:“父亲!辰儿今日立誓,成年之日定会前往义城击败严雨遥,扬我纪家雄风!”

    “哈哈哈……”纪觉山复制之前纪辰的狂笑,然后双手抬住纪辰胳膊肘将其扶起:“吾儿气概,顶天立地!爹相信你这条沉睡的巨龙即将苏醒,届时所有人都会俯称臣!”

    得到父亲肯定,纪辰起身,继而朝着门外走去,与严雨遥擦肩时,冰冷说道:“你还有两年做人的机会。”

    之前严雨遥说了若是输给纪辰便此生作牛马,纪辰这话显然是霸气侧漏。

    看着纪辰的影子被夕阳越拉越长,严雨遥小嘴微启,终究没有说出一句话,刚才的纪辰和之前仿佛换了一个人,让她极为陌生。

    “两位,请回吧!”纪觉山同样冰冷冷的下逐客令。

    严雨遥和纪农对视一眼,而后甩袖朝着门外走,其他人迅跟上,不过就在他们准备跨出门槛时,纪觉山的声音再次传来:“将凝元阵拿走!”

    只见纪觉山袖风猛的一震,那五彩斑斓的凝元阵猛地飞出,被纪农稳稳握入手中,他看了一眼纪觉山,并未多说什么,今日这事已经闹的够大了。

    就在纪农以为事情就这么平息之时,一道清脆如风铃的声音从大堂中传出:“严雨遥,纪农,今日这个决定将会是你们一辈子最后悔的决定,整个义城纪家将会因为你们这个决定而走向衰落!”

    “还有,别以为义城纪家在羌羽国有几分势力便可为所欲为,神元大6远比你们想象的辽阔,比义城纪家强大的势力也数不胜数!”

    出声之人正是纪晴儿,她面对这义城前来的强者没有半分惧色,甚至好像自己是上位者一般俯视几人,两句话说出之时全然没有半分紧张波动,实属奇怪。

    几人面色一愣,特别是严雨遥,被纪辰当众辱骂也就罢了,连这不知名的小喽啰都敢蹬鼻子上脸了?

    在三人的注视下,一阵狂风没来由吹开了窗户,让阳光代替了大堂中的烛光,显现出了那个身穿绿色广袖流仙裙的女子,看上去如同池中荷叶上盛开的白莲花一般,圣洁,不染!

    面对三人的目光,纪晴儿完全不惧,小手一捏,狂风再起,吹起少女的几丝秀,同时少女眸子中瞬间升起一股绿色光团,遮住了她的瞳孔。

    看到这绿色光团,纪农和严雨遥面色大变,仿佛见了鬼一般,纪农一把拉起严雨遥跑向门外,仓皇至极。

    只是这一幕让大堂中的众人是满脸不解,明明之前还咄咄逼人,怎么突然就这么狼狈的走掉了?仅有纪觉山一人面色复杂,不知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