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凌霄大圣 > 第六章 折辱少年
    “凝元阵!”

    顾名思义,此图纸可聚集天地间飘荡的元力,以此达到突破灵元境的目的,不过图纸只能使用一次,真正能够无限使用的凝元阵还需真正的阵师方可勾勒出来。

    凝元阵,它的作用,便是能够让一名九重元力,百分之百的成功凝聚元丹,晋级灵元境。

    说到凝元阵,就不得不说,制造它的主人,阵师!

    神元大6之上,阵师乃是极为稀少的一种存在,先,体质必须是金属性,并且从小修习布阵技巧,记背无数种阵型图案,即使有高人带路依然极难成功,万人中有一人能够成为阵师便已是万幸。

    正是因为近乎苛刻的标准,使得阵师成了神元大6不可缺少的存在,各方势力更是争相拼抢,若是能为自己的家族拉来一位阵师,那整个家族的实力将会有质的提升。

    天地间具有五行之力,金木水火土,阵师便是依据五行之力演化而来,世界上有五种职业,金属性成为阵师;木属性则衍生出丹药师;水属性主打防御师;火属性是打造兵器的铸造师;土属性全是体修狂人,每一个都铜皮铁骨。

    当然,不是拥有属性体质,就能成为其中一种,五种职业,无论是丹药师、还是铸造师都是需要有着极强的天赋。

    不过其中比例占的最少的,还要属阵师,苛刻的条件,几乎大部分的限制了这个职业的人数,而阵师最为强大之处,不仅仅阵法能够用于修炼,还可以用于战斗。

    一名强大的阵师,凭借一人之力,便可靠大阵绞杀千军万马,所以阵师的地位异常之高。

    要成为阵师,除了要具备金属性的体质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三种条件:材料,源气,精神力!

    材料,自然是各种天材地宝,阵师不是画画涂鸦的,他们也需要有材料,才能够在特别的卷轴之上,画阵布局!

    源气,阵师在制作阵法时,会用笔,而笔所用的墨,不可能用普通的墨,必须使用由金属性元气催化而出的源气,当然,世间万物皆有五形,所以并非人类才会拥有属性体质,万物之间,也会凝聚出一种特别的源,乃是天地奇物为阵师所用的,名为金源!

    最后一种条件,便是强大的精神力!

    可以让阵师精神集中,并且对勾勒的阵型有着敏锐的触觉,更能记住更多的阵型,毕竟一步错步步错,一旦一个环节掉链子,那将会满盘皆输,这也就是许多阵师消耗无数天材地宝后依然勾勒失败的原因,更可笑的是拥有强大精神力的人,几乎是万中无一。

    就像纪农拿出的凝元阵,卷轴通体乃深红色,而之上并非只是简单的线条,而在那玄妙的线条之中,还有着一枚闪烁着光芒的晶块。

    这晶块可不一般,这不是地上那种随便捡到的石头,晶块乃是魔晶,是一些有些修为的妖兽才会凝聚,而魔晶,也是很多阵图所要用到的重要材料之一。

    所以说,相比什么丹药师、防御师以及铸造师,阵师因为苛刻的条件,数量可谓是凤毛麟角,再加上阵型图成形几率极低,造成市场上流动的阵型图少之又少,让阵型图拥有了极其高昂的价格,就算对纪觉山来说也得掂量掂量。

    正因如此,阵型图在市场上非常稀有,纪农拿出这一张凝元阵足以影响一整个家族的命运!

    更重要的是这样一份凝元阵可以百分之百让一个九重元力强者凝聚元丹,一旦成功凝聚元丹便可成为一名灵元境强者,而凝元阵在整个小城里,几乎是有价无货!

    …………

    大长老和二长老见到这五彩斑斓的图纸,两眼直,不断眼神暗示纪觉山赶紧收下这凝元阵。

    只可惜,此刻的纪觉山心中只有欺辱和愤怒,岂会因为一张凝元阵而改变心意?他不顾长老阻拦,直接一掌击出,凌厉的劲风吹到纪农身上,纪觉山最终还是使出了霜降一拳!

    “以此下贱之物折辱我儿!罪该万死!”纪觉山拳风满是冰霜寒意,将大长老惊的浑身一颤。

    纪农自然也是一愣,没想到拿出这么珍贵的东西后这纪觉山还是冥顽不灵,不过老头反应也是够快,急忙收回凝元阵,反手一掌打出,拳掌在空中交接,两股劲风相互抵消,只余下对轰之力向外蔓延,将座椅茶杯直接震碎,不少人更是向后仰倒。

    缩回手掌,纪农现自己掌心已经被冰霜覆盖,愠怒道:“好一记霜降拳,纪觉山!你竟敢对凝元阵如此粗鲁,你可知这凝元阵出自谁手?”

    纪农老头这一句话让纪觉山满腔怒火又是往下压了压,他眼神如同困兽饿狼一般,低声道:“我管你是谁!千里迢迢来欺辱我儿,我纪觉山绝不会坐视不管!”

    “哼!”纪农老头再次展出凝元阵,声如强雷:“这凝元阵出自我羌羽国席阵师万迹绝之手!我现在就将它放置在前,你有胆便再毁一次试试!”

    “什么!!!羌羽国席阵师万迹绝!!”

    “如此一来,这凝元阵的价值恐怕得翻好几倍啊!”

    纪农身后的严雨遥此时也是重新站出,看向纪觉山:“纪觉山族长,我们今日前来绝非欺辱,带来凝元阵也是想与丰城关系更进一步,你若收下此图,我想万迹绝叔叔也会高兴的。”

    这严雨遥才十三岁便敢在这种场合说话,着实比同龄人强上无数倍,而且一番话明里暗里的告诫纪觉山,你今日若不收下这凝元阵,那你交恶的可远不止义城,还有羌羽国席阵师,万迹绝!!

    不说别的,席阵师四个字已经足够分量,纪觉山一时间有些骑虎难下,毕竟在羌羽国,万迹绝这个名字太过闪耀,没有谁愿意得罪他。

    正在纪觉山不知如何作为时,一道稚嫩却又坚定的声音从纪觉山背影后响起:“纪农先生,凝元阵你还是收回去吧,我纪家虽无利用价值了,但也不需要任何人的施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