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凌霄大圣 > 第五章 欺人太甚
    一番客套后,大堂之中气氛略微沉静许些,纪觉山和义城来的老者都是各回其位。

    那义城来的老者顿了顿,默默放下茶杯,然后面露难色转过头面对纪觉山,双手抱拳:“纪族长,实不相瞒,此次提前来丰城,的确是备事而来,还望纪族长多加海涵。”

    义城老者的话让整个大堂都是安静下来,敬酒者也是识相的后退,几十个人就这么看着两人。

    纪觉山一愣,心想难道是要将自己儿子提前接去义城?十年间纪觉山为纪辰寻遍名医,用遍灵药,可惜纪辰的身体还是不见起色,如果真被接去义城,以纪乾一的神通广大,说不定纪辰真能重回巅峰。

    思虑至此,纪觉山兴高采烈,同样抱拳:“纪农先生哪里话,我丰城纪家本就是义城分支,这么多年还是仰仗义城才能展成如今这个规模,一家人自然不说两家话,纪觉山力所能及之事,绝不推辞!”

    见纪觉山如此兴奋,那纪农老头脸色更加古怪,硬着头皮问道:“不知族长可还记得爱子五岁测出天选资质时,纪乾一族长曾许出一诺?”

    “自然记得!纪乾一族长说等辰儿十八时便接他去义城,独享整个纪家三成资源!当做未来族长培养。”纪觉山对此事如数家珍。

    “呃……”

    纪农老头犹豫了一下,然后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张黄皮纸,说道:“是这样的,如今纪家在义城劲敌颇多,处境艰难,急需一个绝世天才加入我纪家以此打破僵局,十年前族长就将这个人选定为纪辰,希望继承快成长,以后为我义城纪家撑起一片天……”

    “可如今十年过去,纪辰的情况族长早有耳闻,这十年间纪辰不仅丧失了天选资质,而且自甘堕落,修为一直停留在三重元力,连一个普通资质都不如,试问这样的人如何护我纪家社稷?佑我纪家血脉?”

    本来兴高采烈的纪觉山听闻此言,手中晃动的茶杯瞬间静止,脸色变得难看无比:“那纪农先生今日前来纪家所为何意?”

    纪觉山的声音低沉的可怕,很难想象,自己满心欢喜以为对方是来接儿子去义城的,没想到对方不仅来意不明,言语中更是贬尽纪辰,大有撇清关系之意,局势转变的太快,纪觉山有些反应不及。

    “咳咳……以义城纪家如今的状况,拿出三成资源给纪辰独享是不可能的,经过三次族中会议,大家将一致决定复刻于纸上,并且附有纪乾一族长的盖章签名,请你过目。”

    说着纪农老头便将手中黄皮纸交给纪觉山,接过黄皮纸,纪觉山快浏览,越看丹田中的元力越是激荡,右拳更是捏的咔咔作响,片刻后一掌粉碎黄皮纸,漫天黄纸飘絮中,纪觉山呼吸紊乱,震声道:“不仅要将当年约定废除,还要废除辰儿前往义城的约定!你们……好狠的心!”

    整个大堂噤若寒蝉,纪觉山腮帮明显,双拳紧握,激荡的元力让大堂中的茶杯嗡嗡作响。

    “我们心狠?明明就是你儿子不争气,浪费了天选资质不说,还每日寻欢作乐,修为不进反退,我们义城可不是佛家祠堂,不收废人!”正在纪觉山隐忍怒气时,纪农老头身后那个女子一步站出,看着纪觉山掷地有声。

    “哈哈哈……”

    纪觉山忽然仰天狂笑:“当真是墙倒众人推!前一个自甘堕落,后一个寻欢作乐,你们这些罪名加的可真是在合适不过了!!”

    纪觉山元力激荡到了极点,大有失控前兆,这十年间纪辰虽然不知为何修为一直倒退,但十年来的每一日纪辰从未有过自甘堕落之说,不知多少个夜晚里纪辰气的拿刀割自己的手腕,不管元力为何离奇消失,纪辰从未有过放弃。

    有时候实在坚持不下去,纪辰便去后山锻炼肉体,无数个深夜后山都会传来巨树击背的闷响!有一次纪觉山去后山游荡,更是看到那颗四人环抱的巨树一侧满是血迹斑斑的拳印。

    你说纪辰自甘堕落,寻欢作乐?不巧!纪辰这十年努力的每一刻都被纪觉山看在眼里。

    整个大堂突然间温度骤降,纪觉山的双拳更是布满了冰霜,当即便有人认出这是纪家唯一的灵品战技:霜降!

    纪农老头见状,一步跨出,挡在严雨遥身前,同时全身元力外放,隐约间大堂中听得见虎啸之声,两个强者对峙,整个大堂气氛压抑到极致,包括纪辰在内的许多人都是感觉呼吸困难,头晕想吐。

    “纪觉山!你干什么?还不快赶紧散掉元力!”

    就在此时,一旁的大长老一步跳出,隔在二人中间,双目仇视纪觉山,怒声吼道。

    二长老同样出面,七段武元境的实力散开:“义城帮我纪家如此之多,没有义城我纪家早就在丰城自缚而亡了,你敢对纪农先生出手就是在断我纪家生路!”

    本已经情绪失控的纪觉山被这几句话强行扭回了理智,看了一眼纪农老头缓慢弱掉气势,不过看向那严雨遥的眼神依旧凌厉。

    见纪觉山弱掉了气势,纪农也是散掉修为气势,顿时整个大堂恢复如初,不少人都是大口呼吸,憋红的脸蛋迅恢复正常,很快人们的眼神便开始不对劲了。

    “当年纪辰测出天选资质时,这纪觉山好似要让全世界的人知晓一般,将消息往四海八荒,以为自己能父凭子贵,现在义城来人毁约,我看他怎么下台!”

    “这件事过后,我看他的族长之位也不保了……”

    风言风语始终是窃窃,纪觉山和纪农二人自然听不见,到了此刻,该破的脸皮也已经撕了,纪农索性再次说道:“纪族长,此次前来,与纪辰解约是其一,还有其二,请你慢慢听完。”

    纪觉山刚平静的脸色瞬间又是铁青起来,四个字仿佛从牙齿里挤出来一般:“还有其二?”

    别人惧怕纪觉山,纪农可不怕,他直接说道:“当年纪乾一族长曾许诺让纪辰来到义城后和雨遥组成双子星,以守护纪家之全,言下之意想必你也明白,大有撮合定亲之意,这其二便是将此事扯清,严雨遥乃是未来纪家大导师,是不可能同纪辰有任何结关系的!”

    “当然,此刻我义城已经和纪辰解约成功,理论来说纪辰和严雨遥是不可能的了,说出此事只是希望你能够明白,不要日后带着儿子来义城找雨遥。”

    纪农说完迅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竹筒,从筒中倒出一张五彩斑斓的光纸:“我知道此事有损你的颜面,因此雨遥决定拿出这张凝元阵赔偿给你。”

    在这张凝元阵的图纸出现后,整个大堂都是神清气爽,更是有不少的天地元力开始自动汇聚,引得众人是双目远瞪,争相观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