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凌霄大圣 > 第三章 当众出丑
    老父亲离开树屋后,纪辰一刻没闲着,将竹简放回起初之位,随后坐到床榻上,闭眼运气,感受天地间飘荡的稀薄元力。

    很快一缕一缕的元力便汇成手指大小的清流涌进纪辰的丹田之中,经过长达四个时辰的汇聚,终于是在纪辰的丹田之中形成一小簇“元力水珠”,浓稠无比。

    可正当纪辰丹田大开,准备吸收这颗元力水珠时,过去十年间相同的一幕再次出现,纪辰只感觉丹田中有轻微阵痛,然后这一滴元力水珠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任凭纪辰如何寻找都没有半分踪迹。

    “靠!”

    树屋中传来纪辰的怒骂声,类似的声音十年间不知出现多少次,可少年还是日复一日的修炼,汇聚元力,从未懈怠。

    睁眼间,纪辰现树屋外的天空已经破晓,清晨的阳光如同一张巨嘴,蛮横的冲进树屋,而余生的一只脚正好被阳光咬中:“不知不觉都天亮了呀……”

    纪辰撑了一个懒腰,一夜的修炼让他腰酸背痛,可惜修为毫无寸进。

    正在纪辰准备走出树屋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道苍老声音:“小少爷,今日有贵客临门,族长等人已经在大堂等着了,您赶紧下来吧。”

    至于为何叫小少爷?纪辰头上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他们被纪觉山安派去更大的地方历练已经五年了,除了娘亲以外,纪辰最想念的就是他们了,毕竟他们是除了老父亲之外最疼自己的人。

    特别是纪辰的二姐,生性泼辣无比,小时候纪辰每次被欺负总是这二姐出头,将那群毛小子狠狠的教训一顿;而纪辰的大哥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拿着银子进行赔偿,毕竟纪辰二姐每次下手都特别重。

    长期以往,整条街纪辰都可以横着走,谁也不敢欺负他,连街口的旺财都不敢对着纪辰叫唤,可想而知纪辰二姐的威名是如何强大。

    不过自从他们外出历练后,纪辰的地位便一落千丈,如今连街上的外人都敢背着纪辰说他坏话,刚开始纪辰自然心中难受,不过这么多年了,纪辰的内心早已坚如磐石。

    “田管家,我下来了。”纪辰大叫一声,一步跳下巨树,田管家已经快七十了,对纪辰就像亲孙子一样,纪辰很亲近他。

    老人满脸笑呵呵的,五官十分慈祥,像极了南极仙翁,他拍拍纪辰的肩膀,乐呵道:“赶紧走吧,别让族长等急了。”

    “好嘞!”

    也就是在田管家面前纪辰才会表现出属于这个年龄的天真无邪,看着蹦蹦跳跳的纪辰,田管家浑浊的双眼中满是不忍,明明该是枝头凤凰的孩子怎么成了众口之中的废物呢?

    走下矮山,穿过蜿蜒走廊,两人很快来到大堂,今日的大堂之外守卫森严,纪辰见此情形有些惊讶,如此阵势说明来客身份不低啊。

    进入大堂,除却大堂正中的纪觉山外,旁边副椅坐着一个须皆白的老者,在老者的身后站着一男一女两个金童以及几个随从。

    让纪辰一惊的是老者身穿一件金丝镶嵌的纯白长袍,这个样式的长袍纪辰在竹简上见过,它代表老者来自义城纪家!

    所谓义城纪家便是整个纪家的本营!对纪辰来说,那是一个庞然大物般的存在,即使在义城那种大城池也是一流势力,而纪辰所在的纪家则是分支而已,像这样的分支还有很多,分别处于各个小城池中,每年都会给义城纪家进贡许多财物。

    更让纪辰惊讶的是老者金丝袍之上有着八道金灿灿的条杠!见到这八道金色条杠,纪辰不自觉在心中默念:“八段天元境强者!”

    要知道身为一族之长的纪觉山也才五段天元境而已,这老者竟比自己的老父亲还要高出三个小境界,当真是海水不可斗量。

    九重元力凝聚元丹之后便会成了一名真正的灵元境强者,然后是武元境强者,再然后才是天元境,一般修为达到了天元境都会是各方势力争相招揽的存在,比如纪辰的父亲,五段天元境的硬实力便可让他稳坐族长之位。

    而眼前这位老者看上去只不过是义城纪家派来的一个特使而已,可想而知义城纪家的真正实力会是何等可怕。

    打量完这位天元境老者,余生眼光后移,看到他身后的一对金童,男的大概十八年纪,身形修长,五官俊谐,同样身穿金丝袍,只是金丝袍上只有四道红色条杠,这代表少年是一名四段灵元境强者!

    只比纪辰大三岁,修为却已经来到四段灵元境,若是实打实修炼而来的话,可以说天赋十分出色了。

    看完男子,纪辰的眼光落到旁边的女子身上,恰巧那女子也是打量着来迟的纪辰,两人火花对闪电,只是那女子似乎对纪辰很是不屑。

    老实说,这女子很漂亮,虽然穿着统一的金丝袍,可出众的气质和倾城的容貌却如同出墙红杏一般挡不住,即便是衣着普通也让纪辰眼前一亮,整个纪家恐怕也只有纪晴儿可占上风了。

    更重要的是女子金丝袍上篆刻着两道红色条杠:“二段灵元境!”

    和纪辰一般的年龄却拥有二段灵元境的修为,不可谓不心惊,要知道就连纪晴儿都才九重元力而已,这女子给纪辰的震撼远比那男子高。

    遥看四周,纪家许多年轻弟子同样赤裸裸的看着女子,从气质容貌到修为以及举止,她就像一只跌落凡尘的凤凰,给人无比的震撼。

    “爹,各位长老。”

    纪辰跨进大堂,对着众人轻微点头,随即引来人群后不少人的一阵白眼。

    纪觉山见状,急忙招呼纪辰过来:“辰儿,过来入座,行茶礼马上开始了。”

    行茶礼乃是纪家迎接至尊贵客的礼仪,在大家入座后由长老亲自元力斟茶,然后大家同着贵客一起举杯,一般这种礼仪是不会出现的,纪辰也从此可知来客的身份尊贵程度。

    乖乖走进大堂,纪辰坐在老父亲之下,纪晴儿旁边。

    见纪辰坐在自己旁边,纪晴儿悄悄吐了吐舌头,俏皮至极。

    “三长老,请开始斟茶吧。”纪觉山示意道。

    三长老随即点点头,然后元力波动,一壶沏好的茶被他端入手中,让三长老亲自斟茶可不是容易事!

    他先给纪觉山倒茶,然后是来客的三人,再然后是大长老以及二长老,最后才是纪晴儿和纪辰,不过当他来到纪辰身前时,抖了抖茶壶,故意道:“哎哟,糟糕,茶没了。”

    在这样庄严的场面,唯独纪辰没有茶水,这岂不是预示纪辰没资格喝这杯茶?

    “可能是茶杯有灵吧,知道对家族没有价值的人是不配喝这杯茶的。”一旁的大长老顺势这么一说,随即整个大堂落针可闻。

    人群后的纪灿面露讥讽,其他人更是面带笑意,看着纪辰出糗是再爽快不过的事了。

    “大长老,你说什么呢?”纪觉山怒色涌上眉间,碍于贵客不便作,随即也是命令道:“田管家,加水。”

    “是,族长。”

    田管家还没上来,一道清脆的声音却是突兀响起:“不用了!”

    出声之人正好是纪辰旁边的纪晴儿,也正是她这一声让义城纪家的三人注意到了她,特别是那个俊谐男子,之前还没注意到这小小的分支家族也有如此美人,顿时眼中有兴奋神色。

    那女子同样眼前一亮,要论美貌就算在义城也没几个比得上自己,没曾想这小小的分支家族竟出了如此美人,连自己好像也稍逊一筹。

    “纪辰哥哥,这杯茶你拿去吧,晴儿就抿了一口,你不嫌弃吧?”纪晴儿大眼睛笑成月牙儿,乐呵呵的将茶杯递给纪辰。

    “哪能嫌弃呢。”

    纪辰苦笑了下,身为族长之子,若是没有这被茶指不定被人笑话成什么样,纪辰自己倒是无所谓,就怕连累自己的老父亲。

    “嘻嘻……”纪晴儿在纪家从来就只对纪辰有过这种笑容,惹得不少人心中怒骂纪辰。

    纪觉山见状也是顺便站起,举杯说道:“请大家同举此杯,让我们对贵客完成最至高无上的礼仪。”

    ...........

    一杯茶饮完,纪辰重新坐下,平日受欺辱他不在意,可今日父亲在场,贵客在场,这三长老如此使招,让纪辰心中动了真怒,旋即气息都有些紊乱起来。

    “纪辰哥哥,别生气了。”就在纪辰气息紊乱时,青莲一般的声音从旁传来,他转头正好看到纪晴儿。

    “晴儿。”

    纪晴儿果真人如其名,就像一缕阳光一般,一下子就将纪辰从黑暗中拉了出来,他也是露出一个宠溺的表情:“好了,我没事。”

    看了一眼其他人,现纪觉山在和来客交谈,纪晴儿一下子来到纪辰旁边,笑着说道:“纪辰哥哥,可还记得你五岁那年被测出天选资质后惊动了义城纪家,然后义城纪家的族长纪乾一许你一个愿望?起初你说了一个愿望,惹得大家哄堂大笑,最后才改成了后山那颗巨树。”

    “起初说的那个?”纪辰老脸微烫,他怎么会不记得?那时候纪辰得到许诺后一口说出自己要让纪晴儿当自己的媳妇,惹得众人哄堂大笑,然后才选了后山的巨树。

    “对呀。”纪晴儿满脸期待。

    纪辰有些难为情,看着眼前优秀的女子,此刻的自己没有任何方面配得上她,愣了愣也是吞吞吐吐道:“不……不记得了。”

    “真的不记得了?”纪晴儿怀疑道。

    “真的。”

    纪辰干咳了两声,然后端起茶杯转过了头颅,看向自己的老父亲,瞧着纪辰的背影,纪晴儿眼中有些失望神色,不过很快就掩藏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