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十四章 洞悉阴谋
    “诸位兄弟,不是说好了一个月吗?卓某说话算数,肯定会在一个月内,将拖欠的银子交到兄弟们手上。”

    见到四周躁动的人群,卓沐风不得不出言安抚。

    一人道:“帮主,兄弟们都是提头过日子,不给我们报十倍意外险就算了,现在还拖欠月俸,怎么都说不过去吧,要不先支一点。”

    俗话说,不患寡而患不均,王东说自己领到了钱,立刻挑起了其余人的神经。大家都流血流汗,凭什么优待人家?

    就因为人家推举你做帮主?

    “不错,好歹支一点。”

    “给钱,给钱,不然就去官府告状,你严重违反了《东周劳动法》。”

    众人喧闹起来,院子乱糟糟一片。

    卓沐风可不是好脾气,但也不想破坏正人君子的人设,强压火气,按手示意众人肃静。好不容易声音小了下来,卓沐风开始解剑脱衣服,很快露出了打满补丁的白色内衣。

    “啊……”

    商紫蓉尖叫一声,连连跺脚,师兄你干什么?双手捂着眼睛,一副害怕长针眼的样子,但十指分得很开,将卓沐风的体型看了一遍,暗暗吞了吞口水。

    “帮主,我们不好男色,你也休想肉偿。”

    卓沐风想把这个人杀了。

    商紫蓉也是气得磨牙,记起此人就是上次卓沐风接任帮主时,大声欢呼的二百五,更添仇恨。

    “在卓某眼里,诸位兄弟都是手足,但凡卓某有一点办法,也不想委屈你们。罢了,这把剑,还有这件衣服,你们拿去分了吧。

    你们再去我房中找找,只要是值钱的东西,一并拿走。我身上就一套内衣,暂时不能给你们。”

    众人面面相觑,嫌弃地看着卓沐风手上的衣服,这衣服质地差劲,都洗得白了,要来有什么用?

    剑倒是不错,但江湖人的佩剑,相当于半条性命,卓沐风敢送,他们可不敢收。今日是来讨债的,又不是来结仇的。

    “哈哈哈……我卓沐风一生坦坦荡荡,没想到,人品却被兄弟们质疑,失败,太失败了。”

    见卓沐风面容惨淡,众人不由得面色通红,大感羞愧,难道真是王东说谎?

    不是没有人怀疑过,但大家本着金钱至上的原则,起哄之下,谁还去想这个问题。

    “一群猪狗不如的东西,既然待不下去,就全都滚吧,将来可别后悔。”

    杜月红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大声呵斥道。

    王东手下的一名弟兄,脸色涨红,尤其注意到杜月红鄙夷的目光时,更是当场爆炸了。

    指着几步远处的三角眼男子,大骂道:“都是裘老六这家伙,他在我耳边煽风点火,要我来质问帮主!”

    “对,是裘老六!”

    “你到底是何居心?”

    一群在底层混饭吃的乌合之众,哪里有什么保密意识,当即就把裘老六出卖了,气得裘老六想打人。

    卓沐风记住了对方,面上却表示:“千错万错,都是卓某没钱的错,请大家不要去追究任何人。”

    众人越羞愧,与卓帮主的深明大义比起来,他们实在太卑劣了。

    裘老六更是连扇自己耳光,表达忏悔之意。但卓沐风看得清楚,对方眼中不仅没有愧意,反而还带着一丝丝嘲讽。

    等众人离开,卓沐风手上的衣服,突然被杜月红一把取走。

    “红姑,你这是……”

    “帮主不是要以物代钱吗?月红便成全你。”说罢,拿着带有卓沐风汗臭味的衣服,春情荡漾地走了。

    “师兄,我强烈建议把她开除!”

    商紫蓉恨得直咬牙。

    卓沐风摆摆手,让她一边歇着去,自己落寞地返回了院落。好不容易搜到一件更旧的衣服穿上,与门口的保镖对个眼神,便偷偷离开。

    人少有人少的好处,按照原主的记忆,卓沐风轻易摸到了另一处院子外,这是众多兄弟的通铺房。

    等了片刻,果然见一人鬼鬼祟祟地出去,赫然是裘老六。

    今日生的种种事,让卓沐风怀疑,墨竹帮出现了内奸,再联系到裘老六的做派,才有了今夜的行动。

    一番小心尾随后,裘老六来到了城中一处偏僻的巷道内。

    与他接头的人十分狡猾,等了片刻,才忽然急步窜出。幸亏卓沐风够谨慎,藏在数十米外的角落,没有第一时间靠近,否则必定露馅。

    那人观察一番,才退回巷内,卓沐风又等了片刻,方利用身法,迅欺近。

    “君子欺之以方,这姓卓的倒是误打误撞,反而让你们这群笨蛋无计可施。”

    接头人冷笑一声,继续道:“我家少帮主没功夫陪你们玩,记住,这几日你想办法,把商紫蓉引到城外的偏僻处,剩下的交给我们。”

    裘老六道:“豪哥,你们这是……”

    “嘿嘿嘿,这是少帮主的命令,只要抓住商紫蓉,卓沐风也只能对我们言听计从,到时候,墨竹帮还不是手到擒来?

    商紫蓉的头汤,自然归少帮主,但我们也能解解馋。说不定,你裘老六也能在商紫蓉身上动几下呢。”

    巷内传出急促的呼吸声和邪笑声。

    “可是,我怎么把商紫蓉引出去?”

    “蠢货,那女人不是一心想当帮主吗,你找个能赚钱的由头,还怕不能诱她前往城外?”

    “还是豪哥英明!”

    二人狼狈为奸,巷外的卓沐风,却听得脸色寒。若非他心血来潮,跟踪裘老六而至,说不定二人的计策真会成功。

    卓沐风简直不敢相信,到时候他应该怎么办?思及此,他迈步朝巷中走去。

    二人听见脚步声,齐齐愣住,借着月光打量,立刻现了脸色漠然,与白日表情大不相同的卓沐风。

    裘老六大惊失色,还不等说话,一记白晃晃的森冷剑光,已经疾刺向他。

    二人不虞卓沐风会突然出招,有违他君子本色,等到反应过来,嗤啦一声,鲜血溅红了墙壁。

    裘老六摔倒在地,捂着脖子,登时哆嗦了账。

    接头人倒是实力不俗,拥有金刚二重修为,但他出招的时机不佳,来不及拔刀,就被卓沐风逼得连连后退,赤手空拳下,几招就被卓沐风踹翻在地,长剑架在他脖子上。

    “卓帮主饶命!”

    接头人骇得面色苍白,对上卓沐风漠然的眼神,只感到阵阵悸。

    “说出一个你不能被人知道的秘密,我就饶过你。”

    这是卓沐风第一次杀人,难免有些不适,但他能在亚马逊存活三个月,意志之坚韧,越常人想象。

    在他眼里,裘老六没有价值,但接头人却可以好好利用,说不定,关键时刻还能起到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