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十章 厨娘也猖狂(求收藏,求推荐!)
    承诺会在一个月内,清所有拖欠的月俸,商紫蓉带头喊卓帮主威武,一群人更是不吝吹捧,大厅内其乐融融。

    卓沐风偷偷撇了撇嘴。

    别看现在帮主长帮主短,他敢保证,要是一个月后不出钱,这群人立刻就会翻脸不认人。

    商紫蓉更是会在那个时候,直接把自己踢下去,取而代之。

    不过管他呢,先当他一个月的帮主再说,看有没有赚钱的机会,真要不行,你们谁爱干谁干去。

    第一次全帮大会圆满闭幕。

    卓沐风领着几个保镖,吩咐他们站在院外,自己则关上大门,站在院中,意识再次进入了权武三重门。

    不出意料,权字柱上的数字,依旧是o。

    手头的八两银子,肯定只能偷偷地用,思来想去,卓沐风还是决定抛开一切,先练练武功再说。

    对于很多人来说,练武是枯燥无比的事情,但对卓沐风来说,却是人生的一大乐趣所在。

    他喜欢这种不断磨练自己,不断提升的过程。

    剑光在空中交织,不时响起裂风声,卓沐风的心神越来越专注,孜孜不倦地演练着早就熟练透顶的剑法。

    周遭的一切都在远离。

    也许只是一瞬,也许过去了很久,天地似乎都在变小,浓缩于寸许剑光之中。他舞剑的度越来越快,好像要摆脱某个无形的枷锁。

    卓沐风的心跳十分剧烈,一种强烈的冲动,让他使出了十成的力气,一剑刺出,分明是昨夜重创钱通的那一剑。

    但是此刻,剑无疑更快,威力也更加强劲。

    嗤!

    长剑没入梧桐树干两寸,剑身犹在晃动个不停。

    “剑法突破了?”

    卓沐风如梦初醒,愣神过后,涌起狂喜之色。

    据原主的记忆所知,武学按照熟练程度,共分成了小成,大成和圆满三个层次。

    小成者,施展武学如臂指使,姿势,力量都已登堂入室,不会出现太大的失误。

    大成者,炉火纯青,基本悟透了所练武学的种种变化,除非天资上佳者,否则需要日夜不缀的苦练,方能达成。

    红日城中,将一星武学练到大成的武者,最多也只有几十个。比如之前的钱通和他的弟子,皆在此列。

    如果说,大成需要努力,那么将一门武学练到圆满,就不是单靠努力那么简单了,更需要不俗的天赋。

    整个红日城,将一星武学练到圆满的武者,绝不过五人!

    但是刚才,卓沐风分明察觉到,自己的剑术脱离了古板的招式框架,仿佛信手就能根据情景,使出最正确的剑招。

    俨然是随心所欲的圆满征兆。

    拔出长剑,卓沐风再度练起墨竹七剑,刚开始,那种感觉还时有时无,但随着次数的增加,他渐渐掌握了那种感觉。

    不敢放松,卓沐风趁热打铁,这一练就到了下午时分,连中饭都错过了。

    等到院外的保镖喊他几声,卓沐风已是浑身湿透,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但他的表情却很兴奋。

    自己的墨竹七剑,真的进入了圆满层次,看来这具身体的天赋很不赖啊,就是不知道,战斗力增加了多少。

    要知道,在金刚境,并不是修为越高,实力就一定越强。

    也许有的人仅仅淬炼了一只手,但手上功夫极其惊人,未必不能打败淬炼了四肢的武者。

    所以武学也十分重要,所练武学的品级高低,以及掌握程度,都会严重影响一个人的战力。

    钱通之所以强,修为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还是他对武学的掌握。

    当然,现在的卓沐风,自忖即便是公平一战,也有机会打败对方。

    正是夏季,听说墨竹帮还提供下午汤,卓沐风在几位保镖的护卫下,往食堂赶去。

    帮中的兄弟见了他,纷纷停下喊帮主。卓沐风亲切地与他们交谈,询问伙食好不好,量够不够。

    众人都说不够。

    “加,往后一定要加,苦了谁,也不能苦了兄弟们。”

    唯一的厨娘,在一旁弱弱道:“帮里的资金没到位,上个月的买米买菜钱,还是奴家自掏腰包的呢。”

    说罢,风情万种地瞟了卓沐风一眼。

    卓沐风满脸通红,众目睽睽之下,低声道:“红姑,稍微预支点呗,本帮主记着你的人情。”

    厨娘本名杜月红,闻言哼道:“前几日,猛虎帮,半日门,红花派都来聘请奴家,不仅月俸两贯,包吃包住,还有高温补贴,奴家正在考虑呢。”

    卓沐风一听急了,要是厨娘走了,难道还指望商紫蓉那丫头进厨房不成?好声好气道:“红姑,条件都可以谈,墨竹帮不能没有你啊。”

    杜月红往卓沐风身上靠了靠,趁机轻摸几把,这才嫣然笑道:“罢了,月红就暂且再留一个月吧。”

    “不要脸!”

    一声冷哼,走来的商紫蓉,刚好看见这幅画面,气得脸色铁青,双眸都在往外喷火。

    杜月红不仅不怕,还示威般挺起气象恢弘的胸膛,自顾自去了。一个破帮,要不是看在卓帮主秀色可餐的份上,谁还想搭理。

    商紫蓉嚷着要开除杜月红,卓沐风象征性应付几句,随后私下找到杜月红,让她取消了下午汤,说正是创业期,大家更该扬吃苦耐劳的精神。

    杜月红眼神古怪。

    这个帮主,先前还一副体恤下属的样子,转头就把自己推出去做恶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卓沐风毫无羞耻之意,吩咐几名保镖自己做事,便独自离开了墨竹帮。

    红日城听着气派,其实只是一个县城,街道宽有两三丈,以斑驳的青石板铺砌。两旁的店铺楼阁颇为古旧,路边则是吆喝的摊贩们。

    卓沐风见没有熟识之人,七弯八拐,便走入了一家药铺内,购买了十株断刃条,花去了三两银子。

    论淬骨效果,断刃条是普通药材之冠,价格也贵上一些。上次卓沐风来,还处于缺货状态。

    他没有再买其他淬骨药材,武柱值还剩34o点,买多了也没用,钱还是要省着点花。

    想了想,卓沐风又卖掉了从商紫蓉处得到的五株药材,其中三株经过蜕变,令掌柜的啧啧称奇,一阵扯皮后,顺利得到了一两三贯钱。

    他有心要见识一星药材,可惜,那种药材,唯有大势力或朝廷开设的专门药铺才有。

    大概是红日城的购买力太差,两年前,城内唯一一家提供星级药材的药铺,也以关门收场,现在想买,必须去其他城市才行。

    卓沐风一阵郁闷,不过他现在银子不够,买也买不起,还是脚踏实地,珍惜眼前为好。

    将十株断刃条,全部放入浅红色药土,卓沐风两手空空,沿归途走去。

    自穿越以来,他还没有真正打量过这座县城。

    此时已是日落时分,夕阳映得天际一片橙红,透过湖面折射出粼粼金波。有鸟儿在枝头上鸣叫,树下是耍闹的小孩与狗,混着湖边一群妇人洗衣拌嘴的声音,好一张古代红尘的画卷。

    直到此时,卓沐风仍有种做梦般的不真实感。

    那个世界的父母,妹妹,他们都还好吗,是否会想念我这个不着家的儿子?若是回不去,希望你们都把我忘了。

    正感悲痛间,前方忽然传来一阵惊怒交杂的嘶叫,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卓沐风似乎听见了商紫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