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七章 可怖的刑罚
    钱通正欲大声斥责,道出对方的阴谋,卓沐风见状,抢先一步,又是一脚将钱通踹得满地打葫芦,复又逼近,追身踢打,根本不给钱通任何开口的机会。

    众人的目光都有些怪异。

    你既然于心不忍,现在又是什么意思?

    卓沐风双目通红,喝道:“钱通,如果你只是觊觎帮主之位,我就算恨你,也不会拿你如何,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害了恩师,你简直猪狗不如!”

    此话一出,群情哗然。

    就连反叛的罗老,面色都变了变。

    叶老眼中闪过希冀的光芒,嘴上叫道:“沐风,你有何凭证,事关重大,切不可胡言乱语。”

    卓沐风的左脚,用力踩在钱通的胸口,令后者难以呼吸,更别谈开口说话了。

    环顾四周,卓沐风悲然道:“张老和诸位试想,以恩师的武功,红日城谁能杀了他?就算是猛虎帮主,也最多半斤八两。若是多人围攻,恩师完全能脱困逃回来,除非……”

    “除非什么?”

    张老急问道。

    “除非在此之前,恩师已经遭受重创。”

    张老眯起眼睛,看了看地上的钱通,心领神会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如同今日一般,背叛了帮主?”

    罗老面色涨红,大声反驳:“卓沐风,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猜测。”

    卓沐风点点头:“无凭无据,沐风自然不敢乱说。只是当日,我曾仔细检查过,现恩师肋骨尽断,但后背处的肋骨受损度,明显比前胸严重,这代表有人在后方出手。”

    商紫蓉泪眼通红,颤道:“此言当真?”

    商闲被抬回来的时候,浑身都是伤口,血肉模糊,几乎卷到了一起,分外可怖。整个墨竹帮都乱了,何况肋骨的断裂程度,非极高的眼力和触感,根本难以察觉。

    思及此,众人对卓沐风又是一阵赞叹,也只有这等至纯至孝之人,才会无惧商闲的惨状,进行细心检查吧。

    商紫蓉看着师兄的目光,柔和了许多,连先前的责怪都已消失无踪。

    卓沐风继续添柴加火,道:“诸位可还记得,恩师去城外收租的那天,钱通刚好也不在。而且你们想想,钱通出手阔绰,他哪里来的闲钱?我看,八成与猛虎帮有勾结!”

    钱通呜呜地大叫起来,在地上挣扎不休,卓沐风大骂老东西,左脚暗暗使力,硬是将对方死死摁住。

    而不远处的普通男子,却悄然后退。他是钱通的心腹,知道很多内幕,此刻看着卓沐风的眼神,带着浓浓的惊恐。

    卓沐风能在亚马逊雨林生存三个月,观察力当然极强,连忙指着普通男子:“拦住他,他是钱通的弟子,必然知道内情!”

    一群人立刻挡住了普通男子的退路。

    卓沐风一剑击败了钱通,正是气势最盛之时,加上先前的一番推测,就算是钱通的手下,也不敢乱来。

    联合外帮,弑杀帮主,这可是江湖大忌。今夜贸然为钱通站队,妥妥的黑历史,以后哪个帮派敢收他们?

    “卓沐风,你血口喷人!”

    普通男子急了,大叫道:“诸位不要听他的,他必是用了卑鄙手段,暗算了吾师,此人有愧于真君子之名!”

    卓沐风义正言辞:“卓某也不愿污蔑任何人,故在此誓,若刚才错怪了钱通,当引颈自戮!”

    如果是之前,卓沐风当然不敢夸下这等海口,但普通男子的反应给他看在眼里,觉得真相八九不离十。

    张老不由赞道:“沐风真乃君子也。”

    其他人也是暗暗心折,觉得卓沐风真是江湖好侠士,虽然迂腐了点,但人品确实没话说。

    尽管普通男子疯狂出手,但架不住人多势众,很快就被五花大绑了起来。

    卓沐风道:“两位元老,一般的手段,此人绝对不会招供,不知你们有何打算?”

    还是那位张老,阴测测道:“沐风,你还是不要打听了,只需大刑伺候,谅他不敢隐瞒什么。”

    卓沐风松了口气:“这就好,我还以为你们会用浴桶之刑,点天灯之类的,那就太残酷了。”

    众人都被勾起了好奇心,叶老问:“何谓浴桶之刑?”

    “很简单,就是把人放在桶里,浇满奶油和蜂蜜,只把人的脑袋留在上面,但人只能站着,蹲下就会淹死。在露天的情况下,奶油和蜂蜜很快就会霉变,引来大量的苍蝇,最后犯人浑身都会长满疽虫,被咬断每一处血管和皮肉,在无尽的腐臭和绝望中死去。”

    呕……

    商紫蓉的小脸白,胸膛起伏不定。

    张老忙问道:“何谓点天灯?”

    卓沐风摇摇头:“这是边湘赶尸教的刑罚,据说是在人的脑袋上钻一个小孔,然后慢慢倒入灯油并点燃,火会从内部烧起,先是五脏六腑,再是筋脉骨骼,足足烧够三天三夜,犯人才会在无尽折磨中死去。”

    四周响起轻轻的吸气声。

    但张老却越来越兴奋。

    卓沐风好像没有现这一点,道:“这些刑罚,都太过伤天害理,幸亏我墨竹帮没有,两位元老切不可动用。”

    那位普通男子脸都吓青了,浑身颤抖不休。

    别人不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张善这老东西,口味极重,平时最喜欢审讯别人,幸亏不识大字,不然帮内的刑罚早就换新了。

    现在听卓沐风一说,再看张善蠢蠢欲动的样子,普通男子头皮麻,哭叫道:“都是钱通,都是这老家伙做的,他打伤了帮主,又和猛虎帮联手,我是被逼的……”

    听到他这样说,在场不少人怒不可遏。尤其是商紫蓉,双目通红,已经到了爆的边缘。

    叶老斥道:“还有谁参与了这件事,说,胆敢隐瞒,要你生不如死!”

    普通男子眼珠转动几下,但接触到众人的目光,还是惨然道:“只有我与钱通老贼。”

    商闲遇害那天,在场之人基本都在帮内,或者药善堂,没有参与谋害的嫌疑。别人不是傻子,自己横加诬陷,只会适得其反。

    商紫蓉满脸仇恨,盯着四肢瘫软的钱通,道:“老贼,你还有何话可说?”

    钱通置若罔闻,只是死死地看着上方的卓沐风,欲求一个答案。

    卓沐风当然知道对方的意思。

    没错,之前的那顿晚餐,他的确做了手脚,就在送给钱通的米饭中,放入了足量的沸麻草。

    沸麻草磨成粉,无色无味,药力蒸奇快,但对常人都无效果,更何况是武者。

    然而那株沸麻草,经过浅红色药土的培育后,早已完成了极致的蜕变,药力增强了许多。

    当时卓沐风脸色涨红,钱通以为他是难过所致,其实只是憋气憋的。

    不过这一切,卓沐风注定不会告诉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