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 第六章 反戈致胜(求收藏,请大家支持一下,谢谢!)
    “蓉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借着院中的根根火把,钱通眯起眼睛,眸光泛着丝丝阴冷。在他说话间,三十多位帮众全部聚拢在四周,围住了商紫蓉一行。

    商紫蓉穿着一袭粉色的紧身劲装,手持秀剑,冷喝道:“钱师叔,何必明知故问?墨竹帮乃是我爹一手打拼出来的,你身为他的兄弟,不思如何辅佐我,却图谋夺业,不怕遭天谴吗?”

    说话间,环视周遭,现敌方人手多于自己,却依旧自信满满。

    钱通哈哈大笑:“蓉丫头,帮主之位,有能者居之。当年老夫在墨竹帮也是参了股的。你爹经营不善,这些年若非老夫撑着,墨竹帮早就没了!”

    商紫蓉脸庞一红:“师叔,退一步吧,大家都是兄弟,何必自相残杀。蓉儿可以答应你,提高你在帮中的分红。”

    “做梦!”

    被连声呵斥,商紫蓉也不动怒,反而笑眯眯道:“师叔仗着人手多,便以为胜券在握吗?可惜你错了。”

    一阵愤怒的喊叫声中,原先听命于钱通的三十多名壮汉,有不少人反而操着兵器,使劲挥向了身旁的同伴。

    一下子,场中形势急转直下,商紫蓉占据了绝对上风。

    “你们敢背叛老夫?”

    钱通脸色阴沉。

    “钱老,兄弟我也是没办法。几年前,我老娘的病,全赖商闲帮主救治,此恩此情,总不能不报吧?”

    一名光头男子无奈道,他算是墨竹帮的小头目,底下有七八个兄弟,全跟着他反叛了。

    商紫蓉得意道:“师叔,今日你败局已定,还是全力辅佐我吧。”

    “蓉丫头,你倒是挺能隐忍,不过你以为,老夫会束手就擒吗?”

    钱通的脸上,突然溢出一丝怪异的笑容。

    就听身后破风声响起,商紫蓉还没反应过来,三大元老中的罗老,就与叶老打在了一起,另一名张老则胸口染血,痛苦地坐在地上。

    与此同时,罗老的几位兄弟,亦反戈相向,凶狠地朝着商紫蓉的手下打去。

    叶老沉喝道:“姓罗的,为什么,你行此叛逆之事,对得起商闲帮主吗?”

    罗老不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大家都是混口饭吃,别把义气说得那么高大上,谁给得起钱,老夫就替谁卖命。”

    大笑声中,钱通高举双手,数十位壮汉齐声大吼。

    他们手持铁棍,砍刀等,衣襟敞开,露出胸口的龙虎纹身,步步逼近,神情凶狞,令夏夜的空气都凝固起来,变得一派肃杀。

    商紫蓉一方的个别人,已经吓得双腿颤了。三大元老一伤一叛,总人数又比对方少,怎么看都必败无疑。

    眼见情况不对,商紫蓉只得奋力一搏,咬牙喝道:“兄弟们,与他们拼了!”话音刚落,她率先挥剑斩出,划破黑夜。

    “砍他娘的!”

    “杀啊!”

    双方同时大吼起来,挥舞着棍棒刀剑,顷刻间厮杀在了一起。整座大院出铿铿的连绵碰撞声,混杂着痛叫声,怒骂声,不时飘点飞红。

    淡淡的血腥味,传向黑夜。

    钱通一马当先,不愧是仅次于前任帮主的存在,单手握剑,脚下施展步法,如同一头凶兽,劈斩之下,几无一合之将。

    商紫蓉也是接了十多招,便感到双手麻,虎口好似要断折一般。

    而后方的叶老,则被罗老和钱通的弟子缠住。

    三人皆是金刚二重修为,不同的是,钱通弟子淬炼的乃是双腿,闪躲度一流,与罗老两相配合,立刻打得叶老险象环生。

    张老受伤不轻,被几名喽啰缠住,也只能堪堪自保。

    铛!

    又是一记硬碰硬,商紫蓉的剑术火候毕竟太浅,连退数步,急喊道:“师兄,你在哪里,还不快过来帮忙?”

    她到底低估了钱通,对方练武数十载,久经战阵,实力远胜过自己。

    更糟糕的是,钱通的人手虽然有所折损,但仍然占优,如今已有几人伺机扑了过来,今日若无强援,大有不敌之势!

    卓沐风并未远离院子,而是躲在院外的大树上,远离斗殴现场,默默观察着钱通,听到商紫蓉的求救后,并未有任何动作。

    这些天他日日苦修,彻底恢复了原主的实力,但暗自比较一下,还是难敌钱通,现在出手,万一伤着哪里,岂不是亏大。

    还是再等等吧,药效就快作了。

    “哈哈哈,你的师兄早就逃了,根本不会来救你。”

    钱通大笑,双臂肌肉鼓胀,连连施展出墨竹七剑,剑光在火光映照下,越森冷可怕,得势不饶人。

    须臾间,钱通的头脑晕眩了片刻,又迅恢复,快得让他以为是错觉,加上正是拼斗关头,并未在意。

    这就苦了商紫蓉,连战连退,劲装都被割破几处,都快要急哭了。

    师兄不会真的逃跑了吧?

    小姑娘毕竟没有真正厮杀过,六神无主,以至于没有察觉到,钱通的力道一次不如一次,连脚步都慢了一些。

    卓沐风一次次默数,当数到三百下时,感觉差不多了,这才气沉丹田,大喝道:“钱通,我对你好生失望,今日你我恩断义绝!”

    话音刚落,他从树上飞纵而出,左脚落地,一个奔袭,蓄力已久的左臂,紧紧握着长剑,使出了吃奶的力量,一剑狠狠刺向前方。

    银色的剑光,在黑夜中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众人都被卓沐风的大喊吸引了注意力,顿时看见他如神兵天降,剑出如虹,大有少年剑侠的风采。

    “老夫绝你祖宗!”

    钱通大怒。

    他已察觉到身体的不对劲,正想着后退,此时却不得不迎上,怒急攻心之下,只觉得头脑一阵阵晕眩,动作僵硬了片刻。

    就是这片刻!

    嗤的一声。

    卓沐风的长剑,刺入了钱通的肩胛骨。他哪里敢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左腿抬起,又使出浑身劲道,连踹了几下,将钱通像皮球般踢了出去。

    “噗!”

    一口鲜血喷出,钱通翻滚于地,大声惨嚎着。

    打斗声慢慢停止。

    所有人都呆住了。

    怎么可能,金刚四重,身经百战的钱通,竟然不是卓师兄的一剑之敌,卓师兄不是才金刚二重吗?

    “卓沐风,你,你的实力竟强横至斯?”

    面容普通的钱通弟子大抽冷气。

    卓沐风毫无得意之态,只是看着正挣扎爬起的钱通,悲痛道:“钱通,我敬你是长辈,所以先前一直不愿出手,可你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置师妹于死地?难道帮主之位,有那么重要吗,让你连脸都不要?”

    钱通大口吐血,气得浑身直打哆嗦。

    他哪里还想不到,自己定是中了别人的暗算。而今日整整一天,有动机,有能力出手的人,只有卓沐风,虽然他至今猜不透对方的手段。

    这小子好**诈,所有人都被他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