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二零三章 失向来路,难悟皓月
    在沧海秘境里。

    只见柳误迪和葛冥两人,全身伤痕累累,鼻青脸肿,看上去惨不忍睹;两人俱是一脸恐惧地盯着白虎和大黄狗,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王平安则是一脸兴奋地盘坐在地上,美滋滋地拿着两个储物戒,仔细查看了一番里面的东西。

    柳误迪和葛冥的储物戒里除了大量的灵石外,还有许多各种各样的药材,王平安还发现了好几种可以炼制结金丹的辅助药材。

    “哈哈,不错不错!今天我心情好,先放你一马。”王平安收起储物戒,满脸笑容地问道。

    王平安将柳误迪和葛冥搜刮完之后,心里的怒气总算消了大半;不过,王平安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两人。

    然而,在沧海秘境里就只有他们三个人是人类,倒是说不定还有用处,所以王平安没有直接让白虎将他们吞噬了。

    “蓝珈族长,你带我去逛一逛沧海境吧。”王平安抬头看了一眼悬浮在空中的皓月珠,转身对那个老妪说道。

    从之前的述说中,王平安已经知道了这老妪的身份,她真是当代鲛人族的族长蓝珈;鲛人族的姓氏十分古怪,竟然全部都姓蓝,目前总人口数只有一百三十八,已经濒临了灭族的边缘。

    “这......”蓝珈闻言身形一阵,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怎么?难道不可以吗?”白虎盯着蓝珈,眼里露出了一抹凶狠之色。

    蓝珈脸色微变,转身对看向了其余的族人。

    在白虎和大黄狗的Yin威下,最后蓝珈终于点头答应了。

    “将他们两个看起来。”

    走之前,王平安还不忘叫蓝珈,将柳误迪和葛冥关押起来。

    “你想干什么?赶紧放了我们。”

    柳误迪和葛冥心里自然千百个不乐意,他们可是高高在上的金丹真人,想不到如今却成为了阶下囚,心里的屈辱可想而知。

    王平安冷冷地瞥了一眼柳误迪和葛冥,跟着蓝珈扬长而去。

    ******

    “呼,这…这里确定是一个小世界吗?”

    王平安跟着蓝珈穿过一道幽深的甬道的时候,眼前豁然开朗。

    只见一眼望去,是一片浩瀚的碧海,海里灵气氤氲;四周都是密密麻麻的低矮小石屋,刚才他所在的地方,是一座类似庙宇的建筑。

    视野继续向后延伸,则是无边无际的山峦,山丘上树木郁郁葱葱,不时可以看到有灵禽从林中飞出来。

    这里的天空更是神秘,悬浮着一个个璀璨的光轮,这些光轮都如同一轮皓月,璀璨的光芒映照在天地之间,天地亮如白昼。

    “好神奇的地方啊。”

    王平安若有所思地看到着眼前这一幕,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叹。

    在蓝珈的带领下,王平安很快就将沧海秘境逛完了。

    在这秘境里,有三分之二都是海洋,这些鲛人族时常会进入海中修炼。

    “蓝珈族长,这里真是神奇啊;不过现在我相信你的话了,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出口。”

    再次回到蓝珈居住的石屋中,王平安一脸苦涩地说道。

    “唉,如今没有人可以将沧海秘境掌控,一切都运转都是靠自己的禁制;鲛人族早已经感觉到这秘境在不断地变化,我的族人也早已经开始寻找出路了,不过始终没有找到,也许真的如传言里那样,只有解开了皓月珠的秘密,我们才能离开这里,重现天世。”

    听到王平安的话,蓝珈深有同感地说道,眼里一片绝望。

    也许曾经这里是鲛人族的圣地,一直庇护着他们修炼,生息繁衍,防止被人类或者是其他妖族猎杀。

    不过,随着天地巨变,灵气变少,秘境也跟着开始发生了变化;在这里孕育出来的族人越来越少,如今已经濒临灭族的状态了。

    若说想离开这里,鲛人族心里的意愿,绝对不会比王平安少。

    如今,沧海秘境已经成为了鲛人一族的囚笼,一个将他们逐渐磨灭的囚牢。

    “蓝珈族长,我想参悟一番你们族里的至宝皓月珠,不知道方便吗?”

    王平安沉吟了许久,缓缓抬起头盯着蓝珈,一脸认真地问道。

    “这…这个可以!不过,你们人类根本无法触动皓月珠,恐怕倒时会让你失望了。”蓝珈盯着王平安看了良久,有些犹豫地说道。

    其实,在蓝珈心里,是十分不赞同王平安去参悟皓月珠;因为皓月珠是鲛人族的宝物,若是落入人类的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看着王平安身边的大黄狗和白虎,她最终还是答应了王平安的问题。

    “哈哈,蓝珈族长,我也只是试一试,毕竟我是一个人类,无法撼动你们妖族的至宝,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若是可以解开皓月珠的秘密,皆大欢喜,为何不试一试呢?”王平安笑了笑,满脸不在乎地说道。

    商量完毕后,蓝珈再次找来十余个鲛人族,陪着王平安一起前往庙宇。

    那一座庙宇叫皓月殿,是鲛人族英灵长存的祖庙,皓月珠一直都在里面,从古到今,从没有移动过。

    *****

    皓月珠悬浮在空中,四周萦绕在蒙蒙的光芒中,隐约可见一枚泪滴状的晶体,静静地悬浮在灵芒中,散发出一缕缕玄奥的气息。

    王平安如今没有了灵力,但是神念还可以使用。

    他盘坐在皓月珠下,庞大的神念轰然向四周扩散开来。

    “嗡嗡嗡!”

    当王平安的神识之力落在光晕上,一股无形的力量,突兀从灵芒里散发出来,瞬间将王平安的神识之力击溃了。

    “嗯哼!”

    神念被击溃,王平安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眼里突兀地闪过了一丝惊讶之色。

    “叱!”

    下一刻,王平安身上猛然爆发出了一股浩荡的剑意,这一股剑意直接与神念融合在一起。

    神念化剑,再次带着一股无形的力量,向着皓月珠笼罩过去。

    “轰!”

    蕴含着了剑意的神识之力,落在皓月珠四周的光晕上的时候,光晕猛然颤抖起来,一缕空间之力弥漫在四周,隐约可见一个个玄奥的符文,在光晕中游离。

    几个呼吸后,王平安的神识之力,再次溃散了。

    “怎么会这样呢?”

    王平安没有继续用神念窥探皓月珠,一个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蓝珈族长,你们是怎么引动这皓月珠的。”

    良久之后,王平安抬起头盯着蓝珈,一脸好奇地问道。

    “这是我族的圣物,我们的神念可以直接穿过四周的灵芒,落在皓月珠上,至于如何引动皓月珠,这是我族的禁秘,恕难奉告。”

    这一次,蓝珈并没有选择将关于皓月珠的所有秘密,直接告诉王平安。

    听到蓝珈的话,王平安有些失落地收回了目光,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蓝珈拒绝告诉自己如何引动皓月珠的方法,王平安心里早已经料到;如今鲛人族并没有到达彻底灭族的禁地,蓝珈自然不会轻易将圣物的秘密公布出来。

    也许,即使最后一个族人都死在这里,蓝珈也会将关于圣物的秘密埋藏在心底。

    “王平安,你行不行啊?我要离开这里,你赶紧解开这什么破珠子的秘密。”

    看见王平安再次陷入沉默中,大黄狗不乐意了,在一旁不停地嘟囔到。

    大黄狗自由散漫惯了,若是让它一直待在这里,它根本耐不住性子。

    “还是离开这里的话,就不要说这些丧气的话。”

    王平安瞥了一眼大黄狗,淡淡地说道。

    说完后,王平安的神识之力再次涌动出来。

    “死亡奥义!”

    王平安心念一动,无数白色的符文从他身上爆发出来,萦绕在四周。

    “生之奥义!”

    继而,王平安嘴里念念有词,再次施展出了生之奥义。

    如今王平安没有灵力,施展两种奥义,只是在空中出现一个个玄奥的符文,以及无尽的生死奥义,并没有彻底显化出来。

    这些符文纷纷落入神念里,再次涌向了虚空中的皓月珠。

    “嗡嗡嗡!”

    下一刻,让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当王平安这一次的神念,接触到皓月珠四周的光晕后,顿时爆发出璀璨的灵芒,整个皓月珠仿佛受到了眸中刺激,竟然微微摇动了。

    这震动的频率十分快,但还是被众人感应到了。

    四周一片死寂,呼吸的声音都听得到。

    以蓝珈为首的鲛人族,俱是目瞪口呆地盯着王平安,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如同见了鬼一样。

    “这…真的被引动了!”

    “怎么可能?人类怎么可能引动我族的圣物!”

    “我看见了什么?这一定是我看花眼了。”

    过了许久,众妖总算回过神来,疯狂地尖叫起来,议论纷纷。

    “砰!”

    就在这时候,王平安的神念终于再次溃散了。

    不过,王平安能够感觉到,自己施展的生之奥义,突然消失了,仿佛诡异般地进入了皓月珠之中。

    王平安心头大震,眼里异色连连。

    “王平安,你引动了这破珠子,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这里了?”

    大黄狗看到王平安收回了神识之后,忍不住开口问道,看向王平安的眼里,也充满了期待之色。

    “引动皓月珠?是,也不是;不过,想要离开这里,哪有这么简单。”王平安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说道。

    “王小友,你为何能够引动我族的圣物,可是与你刚施展那两种十分矛盾的攻击有关?”

    鲛人族的蓝珈也忍不住开口向王平安问道,心里同意充满了好奇之色。

    “嗯,算是吧;族长,这皓月珠究竟是什么东西?”王平安先是点了点头,继而一脸凝重地盯着蓝珈问道。

    “这…你难道没有听说过鲛人族的传说吗?”蓝珈闻言愣住了,有些意外地对着王平安问道。

    “王平安这个问题你问我吧,这皓月珠应该是鲛人族强者的泪滴;鲛人族的泪滴除了蕴含着空间之力外,还有蕴含着庞大的生命之力,想必应该是你身上生之奥义引动了皓月珠。”

    在一旁的大黄狗,直接抢在在了蓝珈之前,开口向王平安侃侃而谈。

    “你怎么知道的?”王平安一脸古怪地盯着大黄狗,盯得它心里都发毛了。

    “看到它们,我心底好像想起了许多事情,关于鲛人族的信息,仿佛一直都存在我的血脉记忆里。”大黄狗一副理所当然的说道。

    王平安听完后,转身看向了蓝珈,眼里露出了询问地目光。

    “确实如它所言,皓月珠与生命之力又光,你身上的生机,隐隐与生命之力同源…..”

    蓝珈说到这里,王平安已经明白是什么原因了。

    “哈哈,看来我有机会解开皓月珠的秘密了。”王平安笑了笑,再次盘坐在地上。

    “生之奥义!”

    王平安心念一动,直接施展生之奥义,一个个殷红的符文萦绕在虚空,随后融入了神念之中,一寸寸地向着皓月珠靠近。

    时间一天天过去,王平安的神念溃散了再凝聚,反复循环,神识之力竟然有了质的飞跃。

    转眼之间一个月过去了,王平安的神识之力,已经突破到了筑基六层的境界。

    如今,王平安终于可以将自己的神识之力,越过皓月珠四周的灵芒了。

    不过现在,王平安依然无法将神识之力渗入皓月珠里。

    皓月珠晶莹如水晶,符文萦绕,神识落在王面,瞬间反弹回来了,根本无法进入到珠子内部,窥探之中的奥秘。

    无法渗入皓月珠的中心,也意味着无法解开圣物的秘密,找不到离开的路。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平安对于生之奥义的领悟,也越发的深奥。

    眨眼之间来到这里已经六个月了,王平安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耗费在了皓月珠上,但是始终没有眉目。

    鲛人族起初开幻想着王平安可以解开皓月珠的秘密,然而随着时间的一天天推移,它们心里终于彻底绝望了,不在对王平安报以希望。

    如今,王平安每一次引动皓月珠的异变,也鲜少有人来查看,只有蓝珈偶尔来和王平安交谈几句。

    逐渐地,王平安似乎已经泯灭于众,成为了沧海秘境的一员。

    柳误迪和葛冥早已经被鲛人族拉去当奴隶了,当当金丹真人,每天都被一群低阶妖族呼来喝去,他们都已经麻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