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二零二章 沧海秘境,海牛推演
    这些人首鱼尾的海妖,看到有人类修士出现在这里,眼里俱都露出复杂之色。

    “绑起来!”

    良久,那个老妪总算回过神来,冰冷地说道。

    她话声刚落,立刻走出几个人,手里拿着一根绿色的绳子,一脸警惕地靠近了王平安等人身边。

    “呜!”

    就在这时候,躺在地上的大黄狗和白虎突然动了一下,几个呼吸后,咕噜一声就爬了起来。

    “汪汪汪!你们干什么?想要谋害狗大爷!”

    “吼!”

    几乎在同一时间,白虎和大黄狗纷纷施展血脉之力,妖气滚滚;特别是白虎身上六级妖兽的气息散发出来,让这里的每一个鲛人,都有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你…你们竟然可以口吐人言?”

    鲛人老妪脸色大变,身上突兀出现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芒,难以置信地盯着大黄狗和白虎。

    鲛人老妪身上散发的气息,显示着她竟然有着六级之境;不过,其余的族人,几乎都处在四级以下境界,感应到白虎身上的散发的强大气息后,俱都是骇然之色,周身颤抖,目露无限恐惧之色。

    “为啥不能口吐人言?倒是你们好生奇怪,我好想见过你们。”大黄狗在一旁盯着鲛人族,眼里闪过一丝迷茫之色。

    “狗爷,赶紧看一看主人吧,他怎么了。”

    白虎心系王平安,在将众人震慑住后,身形一闪就出现在王平安身边。

    “咻!”

    白虎沉吟了一下,伸出前爪虚空一抓,一道灵芒咻地进入了王平安体内。

    然而,王平安依旧双目紧闭,纹丝不动地躺在地上。

    不过王平安身上的气息十分均匀,进入这里似乎并没有再次受伤。

    “你们是鲛人族!”

    就在这时候,大黄狗语出惊人地说了一句。

    “你…你怎么知道!”

    “杀了它,将他们通通杀了!”

    大黄狗说出‘鲛人族’的时候,老妪脸上闪过了一丝惊愕之色,有些意外地问道。

    不过,下一刻她脸色大变,如同猫被踩了尾巴一样尖叫起来。

    鲛人族三个字,仿佛是一个禁忌,就这样被的大黄狗轻易说了出来。

    “轰!”

    老妪手中法诀掐动,嘴里念念有词,手中的拐杖突然闪烁着蒙蒙蓝色,一个个玄奥的符文萦绕在四周,一股沛然之力,从拐杖上散发出来。

    几乎在同一时间,跟在老妪身边的鲛人,也开始祭出各式各样的法宝,爆发出恐怖的力量,向着大黄狗铺天盖地笼罩过去。

    “笨虎救我!”

    大黄狗只有虽然是五级妖,但是面对六级之境的鲛人老妪,并且还带着一大群鲛人攻击自己,心里大吃一惊,有些慌张地转身对白虎叫道。

    “滚!”

    白虎此刻正在为王平安的状态焦急不安,看见那些鲛人族竟然攻击大黄狗,顿时气不打一处。

    身上气势节节暴涨,六阶妖兽的气息狂暴的涌动出来。

    双爪虚空一拍,爪影重重,恐怖的威压轰然爆发出来,竟然直接笼罩在数百个鲛人族身上。

    “轰隆隆!”

    虎爪落在拐杖上,蓝芒大作,根本无法击溃密密麻麻的爪影。

    “砰砰砰!”

    这些鲛人族竟然根本不擅长打斗,在白虎含怒一击之下,竟然纷纷倒退,隐隐似乎不是白虎的对手。

    鲛人族蹬蹬蹬地倒退数丈后,脸上骇然之色,难以置信地盯着白虎。

    四周一片死寂,鲛人族大气都不敢喘。

    白虎眼里怒火燃烧,便要凝聚妖元,再次攻击这些鲛人。

    “唔…..”

    这时候,一声略微带着痛苦的呻吟传入了众人耳里。

    只见一直躺在地上的王平安,手指动了动,而后缓缓地睁开了双眸。

    “王平安,你醒了!”

    “主人,你怎么样了?”

    白虎和大黄狗发现是王平安苏醒了,终于不再理会四周的鲛人族,直接来到了王平安面前,关心地问道。

    “咦,我的灵力呢?”

    王平安本来一脸迷惑的脸上,突然多了一抹震惊之色,惊慌失措地站了起来。

    “你们对主人做了什么?”白虎闻言神情微微一愣,继而恶狠狠地盯着鲛人族。

    “唔…呃,这是什么地方?”

    与此同时,柳误迪和葛冥也苏醒过来了。

    “我的灵力呢,我的灵力消失了…..”

    几个呼吸后,柳误迪和葛冥的脸上也露出骇然之色,惊恐地尖叫起来。

    “桀桀,人类来沧海境还想使用灵力,简直是痴心妄想。”

    老妪嘴里发出一声怪笑,眼神扫过王平安和柳误迪、葛冥三人,继而盯着白虎,缓缓开口说道。

    “是你,你竟然也在这里!”

    柳误迪和葛冥看见王平安竟然也来到了这里,心里一动,便要冲过去;不过看到王平安身边的大黄狗和白虎,他们脸上却是露出一抹苦涩之意。

    他们都不傻,已经感应到了大黄狗和白虎身上的气息,说明这两只灵兽身上的妖力完全不受影响。

    这时候,王平安不找他们麻烦就已经是好事了,哪里还敢去抢夺王平安身上的传承。

    “沧海境,这是什么地方?”

    柳误迪和葛冥两人对视一眼,继而一脸警惕地看着鲛人老妪问道。

    “桀桀,沧海境是一处封印之地,封印了多少个岁月,我们鲛人族都已经忘记了,我只知道有一个唯有激活了皓月珠方能离开这里,鲛人族重现天世。至于你们人类来到了这里,想离开?简直是痴人说梦。”

    老妪拄着拐杖,冷笑连连,眼里还浮起了一丝丝怜悯之色。

    “那我们的灵力怎么没有了?”王平安在一旁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哼,在这里有强大的禁制,人类只要进入这里,灵力便会被禁锢。”老妪冷冷地说道。

    “那我们怎么会来到这里?”大黄狗摇了摇尾巴,盯着老妪问道。

    “此事是我族的禁秘,岂容尔等知晓?”老妪面带愠色,重重地冷哼了一声。

    “嘿嘿,你们不说是吗?大白大黄,看一看她能够护住几个族人?”王平安嘴角浮起一丝笑意,不急不缓地说道。

    “吼,呜嗷!”

    白虎闻言,猛然扬天长啸,周身气势暴涨,眨眼化作百丈高,狂暴的气浪一圈圈地向四周扩散开来。

    “长老…..”

    站在老妪身后的鲛人族,脸色微变,颤颤巍巍地开口问道。

    这些鲛人族几乎都是二三级的小妖,根本无法抵挡六级妖兽的气息。

    在白虎彻底将身上的气息施展出来后,顿时吓得混飞破散,周身颤抖。

    柳误迪和葛冥看见王平安的两只灵兽的实力,竟然完全不受影响,可以在这里彻底施展开来,心里咯噔一下,顿觉大事不妙,脸色顿时拉下,阴沉得几乎滴出水。

    之前他们已经将王平安彻底得罪了,如今两者身上的灵力莫名其妙地消失了,然而王平安的两只灵兽却是修为俱在,若是王平安寻仇,他们铁定完蛋了。

    “不,不,这位人类,有话好说。”

    刚才还一脸冷嘲热讽的鲛人族老妪,面对着两头灵兽身上散发的恐怖威压,脸色变了变,直接认怂了。

    鲛人一族如今只剩下三四百人,她可不希望自己的族人,就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然后便彻底被屠杀完了。

    “嘿嘿,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坐下来仔细谈一谈吧。”王平安笑了笑,淡淡地说道。

    “咳咳,人类强者,您说得对,既然您能够来这里,说明是缘分。”老妪眼皮抽了一下,发出一声重重的干咳,略显尴尬地说道。

    “我们怎么会到这里的?”王平安神色一正,紧张地盯着老妪。

    “呵呵,看到皓月珠没有?那是鲛人族始祖掉落的一滴泪,沧海月明珠有泪,鲛人族的眼泪,传闻蕴含着空间的力量。”

    “于是乎从上古时代开始,无数妖族、人类,开始大肆捕杀鲛人族,夺取鲛鱼泪,最后族里有大能,将族人封印在了沧海秘境里,并且留下谶言,谁可以解开皓月珠的秘密,将获得鲛人族完整的传承,带领族人离开沧海秘境……”

    老妪眼神迷离,混浊的眼里带着回忆之色,一字一顿地说道。

    “族人每隔一百年,就会对皓月珠施展术法,召唤空间之力,以求解开皓月珠之秘,离开这里;然而,这么多年来,全部都失败了,每一次只能吸引海量的灵气来补充秘境,经常会有人类和妖兽在空间轨道中被吸进来,因为这里有针对人类的禁制,所以人类根本无法在这里使用灵力,这法阵还可以防止将元婴级的人类,还有化形妖兽吸进来…..”

    老妪断断续续地讲了一个小时,王平安总算将明白自己怎么来到这地方了。

    “族长,不知道我怎么离开这里?”听完后,王平安眉头一皱,有些担忧地问道。

    “离开?唉,你们是无法离开这里的,以前来到这里的人类和妖兽,几乎都寿元耗尽死去,你们大概也是这结局;除非我们可以打开皓月珠的秘密,不然你们是无法离开沧海秘境的。”

    老妪抬起头看着王平安,眼里闪过一丝怜悯之色。

    “怎么可能?这里没有出口,你一定是骗我的,你们这些可恶的妖族。”

    柳误迪闻言,脸色大变,有些失控地大声叫喊道。

    葛冥同样是一脸阴沉,眼里尽是难以置信之色。

    他们可都是金丹圆满修士,在猎妖城也是高高在上之人,逍遥自在;想到从此要在没有灵力的日子,逐渐老去,他们心里充满了恐惧。

    “主人,怎么办?”

    白虎收敛了身上的气息,化作一头小猫大小,蜷缩在王平安面前,低落地问道。

    就连一直十分活跃的大黄狗,也陷入了沉默之中。

    刚开始,他们看到鲛人族虽然人数众多,便以为这里其实并没有什么危险,应该可以来去自如。

    然而,危险是没有,但是这里却成了一个囚牢,让他们无法离开。

    “让他们闭嘴!”

    王平安猛吸了一口气,十分烦躁地盯着柳误迪和葛冥,冷冷地说道。

    “汪汪汪!”

    “呜嗷!”

    大黄狗和白虎听到无法离开这里的消息后,心里也充满了怒火,听到王平安的话后,嗖地扑向了柳误迪和葛冥,张开嘴就是撕咬上去。

    “啊啊啊!”

    “住手啊,你竟然敢放狗咬我!”

    “王平安,你这个天杀的,若是让我恢复修为,我定要将你抽魂炼骨。”

    眨眼之间,柳误迪和葛冥身上的化为寸寸条条,身上随处可见抓痕,撕咬的伤口。

    两人周身浴血,状若厉鬼。

    “哼,将你们的储物戒上的神识印记抹去,交给我。”王平安突然起身示意大黄和大白停手。

    大黄狗闻言,眼睛一亮,也跟着狂吠一声,让柳误迪和葛冥交出身上的宝物。

    “哼,王平安小儿,你休想!”

    柳误迪和葛冥双目通红,迸发出强烈的恨意,咬牙切齿地对王平安说道。

    若是眼神可以杀人,他们的目光恐怖早已经将王平安撕成碎片了……

    ******

    花开并蒂,话分两头。

    在妖原大陆上,一座古朴的城楼,连着高耸入云的山,云雾缭绕,隐约可见一尊高达的牛头人雕像屹立在在城中央,这里正是海牛族的聚集地。

    在一座高达千丈的山峰顶上,一座古拙的建筑里,十多个牛兽人身的妖族,正盘膝而过。

    为首之人宛若人类古稀老者,苍白的头发之间,隐约可见有一对漆黑的小角。

    此时此刻,他手里拿着一只古老的黑色牛角,嘴里念念有词,手中法诀掐动。

    四周的妖族,也跟着吟诵着,梵音在虚空中连接成一片,形成一片诡异的光幕,悬浮在空中。

    “嗡嗡嗡!”

    随着老者施法,牛角上散发出丝丝缕缕玄奥的力量。

    下一刻,虚空中突兀出现了一片苍茫的大海,而后一个遮天蔽日,仿佛与天地融合在一起的巨大漩涡,突兀出现在海上。

    “叱!”

    在这漩涡出现的一刹那,老者手里的牛角便在剧烈地颤抖着,吓得他慌忙打了几个法诀。

    “轰!”

    几个呼吸后,空中的光幕突兀炸裂,四周的妖族,纷纷脸色大变,身上气息起伏不定。

    “这…那究竟是什么,为何总是无法推演?”老者惊魂未定地握着牛角,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