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两百章 无奈迎战,一招难接
    寒意入骨,神识萦绕周身,王平安顿时感觉到汗毛炸裂,不详的预感充斥在心头。

    “主人,我们跑不掉了,我留下来拦住它们,你和狗爷走吧。”

    一直沉默不语的白虎,突然开口说道;它眼里有一丝复杂之色,仿佛耗尽了周身的力气,才做出了这个决定。

    “不行,两个金丹圆满修士,你根本不是它们的对手。”王平安眸中寒意大盛,沉声说道。

    白虎虽然只是他的灵兽,并且还是在金猴守护下帮忙降服的;可是经过这么多年的相处,王平安已然将白虎当成了一个伙伴。

    “桀桀,想跑?今日你纵然插翅也难逃。”

    “咻咻咻!”

    伴随着一声阴冷的怪笑,嗖嗖地两道灵光激射而来,眨眼就出现在了王平安面前。

    柳误迪和葛冥笑吟吟地盯着王平安,眼里充满了贪欲,恨不得直接扑上去。

    “啧啧,想不到你竟然还有一头五级妖兽,也难怪血色六合无缘无故地失踪了。”

    柳误迪一脸意外地看了一眼的大黄狗,嘴里发出了一声略带讥讽的赞叹声;也不知道是在嘲讽血色六合的自不量力,还是嘲讽王平安城府深。

    “小鬼,乖乖滴交出焚天老祖的传承,老夫可以给你一个痛快。”在一旁的葛冥,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元婴传承的事了。

    话声刚落,王平安能够感觉到柳误迪和葛冥的喘息都变得沉重起来,激动得身躯都在微微颤抖。

    “不知你们是何人?焚天老祖的传承,岂是你们所能觊觎的,你们难道不怕焚天老祖找你们算账吗?”

    王平安缓缓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下来,冷冷地盯着柳误迪两人。

    在这时候,他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只能把焚天老祖的名头抬出来,试一试能不能震撼这两人。

    同时,王平安已经在心里寻思着逃跑了。

    让王平安万分郁闷的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修为不够,来到猎妖城后,根本无法感应到剑府洞天了;纵然可以激发石剑,依然无法感应到洞天的存在。

    面对如今的局面,王平安心里暗自叫苦,着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嘿嘿,焚天老祖?外海广阔无比,危机四伏,你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比如被妖兽击杀、吞食,焚天老祖自持身份,应该不会亲自来这里找我们算账。”葛冥一脸冷笑,满不在乎地说道。

    “再说了,即使焚天老祖真的不顾身份来外海追杀我等,只要我俩躲入深海,他依然无可奈何;我俩寿元已不多了,岂会在乎别人的威胁,只要得到你身上的传承,只要我俩任意一人突破元婴,还有谁敢为你出头?”

    柳误迪一脸狂热,状若疯狂,盯着王平安近乎咆哮般说道。

    这一次他们两人已经彻底豁出去了,至于后面会不会承受,一个元婴大能的滔天怒火,他们已经直接无视了。

    “无耻!”王平安闻言,顿时气得周身都在颤抖。

    “既然你不愿意乖乖交出传承,那就让你试一试搜魂术的厉害。”柳误迪阴森森地看着王平安。

    柳误迪说完后,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伸出手虚空一抓,一只参天巨掌突兀出现在空中。

    “嗡嗡嗡!”

    一圈圈强大的气浪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天地之间突兀出现了一层浓郁的绿色,庞大的生机萦绕在虚空。

    眨眼之间,柳误迪的双掌便化作了透明的绿色,庞大的力量狠狠地笼罩住了王平安,仿佛一只巨大的老鹰扑向弱小的鸡苗。

    柳误迪竟然是一位木属性的修士,举手投足之间便能在海上召来了滚滚木灵气,让人宛若之身在原始森林里一样。

    “呜嗷!”

    白虎双目闪过一丝凶残之色,猛然扬天大吼,狂暴的音波轰然冲击手掌上,手掌轰然溃散。

    在柳误迪目瞪口呆中,白虎的身上气息暴涨,眨眼化作一头威风凛凛的百丈猛虎。

    白虎周身洁白无瑕,每一根毛发都散发着金属板的光泽;它妖气阵阵,血脉之力喷涌,六级妖兽的威压扑面而来。

    “六级灵兽!”

    柳误迪脸色微微一变,难以置信地盯着白虎,沉声说道。

    他们起初还以为大黄狗是王平安的灵兽,区区五级妖兽,根本不足为足;但是万万想不到在白虎,竟然身上感应到了六级妖兽的气息。

    突见白虎爆起,两人脸上都微微一楞。

    “哼,原来有一头六级灵兽,难怪如此有恃无恐,不敢单凭这六级灵兽,还是无法保住你。”

    柳误迪很快恢复了镇定,突然一抹手上的储物戒,一根碧绿色的九节竹杖,滴溜溜一转悬浮在空中,璀璨的绿芒萦绕在四周,柳误迪的肌肤都似乎蕴含着上了一层绿色。

    面对一头六级灵兽柳误迪和葛冥不敢掉以轻心,若是身怀强大血脉的六级妖兽,完全可以媲美人类的金丹圆满修士。

    “叱!”

    下一刻,柳误迪嘴里念念有词,手中飞快地掐动法诀。

    四周风起,木灵气翻滚,一缕缕木灵气聚拢过来,在四周形成一道蒙蒙的绿色光晕。

    在柳误迪法诀的掐动下,这些木灵气纷纷进入九节竹杖里。

    九节竹杖吸引了灵气后,突兀爆发出一道强大的灵压,这赫然是一件上品法宝。

    在柳误迪的操控下,九节竹杖上灵芒涌动,一个个神秘的符文喷薄而出。

    眨眼之间,九个竹节炸裂,通体碧绿的竹子摇曳着化作一株数丈高的竹子。

    竹子粗壮如碗口,通体印着一枚枚玄奥的符文,在这一株竹子上,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沧桑气息。

    “哗啦啦!”

    只见竹子一阵摇曳,洒落下千万道绿色的灵芒,仿佛一头头绿色的毒蛇,向着白虎激射而去。

    “吼!”

    感受到竹子上传来的阵阵压迫感,白虎心里微微一沉,猛然怒吼一声,周身气势节节暴涨,血脉之力喷薄而出,周身瞬间萦绕上了一层淡淡的血雾,一种嗜血的残暴气息,扑面而来。

    面对着白虎,仿佛像是面对着一座吞噬了无数生灵的九幽地狱。

    “轰隆隆!”

    白虎身躯一躬,咻地一声化作一道白芒扑向了柳误迪。

    一对虎爪狠狠地向前拍去,罡风肆虐,如同道道凌厉的剑气,奔袭而去。

    “轰!”

    虎爪闪烁着白金般的光泽,蕴含着昏天灭地的恐怖力量;重重爪影所到之处,灵芒纷纷溃散。

    “哗啦啦!”

    柳误迪冷笑一声,手中法诀一变,那一株屹立在虚空中的竹子,一阵摇曳过后,一片片树叶哗啦啦地飘落。

    叶子如同利刃,铺天盖地地向着白虎飞了过去。

    “轰隆隆!”

    绿叶与虎爪撞击在一起,如同两座山岳相撞,沉闷的响声如同雷鸣回响。

    重重爪影瞬间消失,白虎身形一晃,一脸惊愕地悬浮在空中。

    虚空中的绿竹,叶子刚坠落,竟然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长了出来。

    这一切说来繁复,其实就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

    “桀桀,小鬼,乖乖的将传承交出来。”

    在这时,葛冥一脸贪婪地盯着王平安,身上气势暴涨,法诀一掐,一把火红色的飞剑冲天而起,幻化出道道剑芒。

    只见葛冥一剑劈出,密密麻麻的剑气,瞬间笼罩在王平安的身上。

    葛冥竟然也是一位剑修,修炼的还是霸道的火属性;他也是底蕴十分强大,这法宝赫然也是一件上品法宝。

    “汪汪汪!”

    到这时候,大黄狗心里纵然有千百个不愿意,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对付葛冥。

    只见大黄狗周身黄光大作,眨眼化作小牛犊一样大小,通体黄灿灿,看上去耀眼炫目。

    大黄狗双爪虚空一抓,一道道黄色的爪影弥漫在空中,一股无坚不摧的凌厉气息,向着葛冥狂涌而去。

    “哼,区区五级妖兽也敢拦我,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葛冥冷哼一声,法诀一剑,空中的飞剑,如同一道红色闪电,咻地激射而来。

    “一剑生太虚!”

    与此同时,王平安也不敢怠慢,阴阳造化诀疯狂地运转,龙吟剑寒芒大作。

    一剑生太虚,剑气密密麻麻,剑意翻滚。

    一剑生星空,星空化太虚,带着一股浩浩荡荡的势,奔涌而来。

    虽然王平安只有筑基初期,然而龙吟剑上的气势,却是堪比金丹修士,凌厉的剑气,让葛冥都感觉到了丝丝寒意。

    “叱!”

    紧跟着,王平安暴喝一声,一个古朴的青色药鼎,突然悬浮在他眼前,滴溜溜一转,化作三丈大小,散发着强大的威压。

    “砰砰砰!”

    “汪!”

    大黄狗双爪砰地拍在了葛冥的飞剑上,一道庞大的力量从中间爆发出来,形成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冉冉升起。

    大黄狗发出一声惨叫,砰地倒飞出去,一抹殷红划过苍穹。

    “砰!”

    虚空中的太虚,幻化成形的剑势,接触到葛冥的攻击后,纷纷溃散。

    龙吟剑发出一声悲鸣,灵光黯淡,嗖地飞回了王平安体内。

    “哐当!”

    葛冥的飞剑,蕴含着磅礴的力量,哐当一声就落在了乙木鼎上。

    乙木鼎灵芒闪烁,轰地倒飞出去,狂暴的力量落在王平安身上,王平安脸色大变,噗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旋之,王平安如同破麻袋一样倒飞出去,嘴角血液汩汩地流淌,身上气息起伏不定。

    一击之下,耗尽全身解数,竟然也只是勉强挡住了葛冥的攻击。

    金丹圆满,恐怖如斯。

    在这一刻,王平安周身颤抖,一种无端的恐惧,蓦然从心底升起。

    “主人,你竟然敢伤我主人!”

    正在与柳误迪激战的白虎,看到王平安被葛冥轰飞出去,口吐鲜血,身上的气息急剧下降,顿时暴跳如雷,愤怒地咆哮起来。

    “轰隆隆!”

    白虎身上红芒大作,气势节节攀升,让人心悸的血脉之力滚滚爆发出来,浩浩荡荡的妖气冲天而起。

    在这一刻,白虎身上散发出嗜血气息,让人如同置身在一片苍茫的血海之中。

    “嗡!”

    下一刻,一头模糊的白虎虚影突然出现在虚空中,威压滚滚。

    这白虎虚影逐渐凝实,一种震慑天地的恐怖力量,轰然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面对着白虎虚影,让人心里突然升起了一股无力感,仿佛面对着一头跨越历史时空而来的上古神兽。

    “死!”

    白虎双目刺红,身上杀气冰冷如寒霜。

    随着它怒吼一声,虚空中的白虎虚影激射而去,庞大的力量瞬间笼罩在柳误迪身上。

    “呜嗷!”

    那模糊的白影猛地张开血盆大嘴,发出一道震荡诸天的呼啸声。

    咆哮声排山倒海,落入柳误迪的识海里,识海翻滚。

    “轰隆隆!”

    白虎扑在绿竹子上,竹子摇曳,叶子纷纷掉落,上面灵芒闪烁,仿佛下一刻就要寸寸断裂。

    “蹬蹬蹬!”

    “噗!”

    柳误迪只觉得一股沛然巨力扑面而来,根本无法抵挡,整个人蹬蹬蹬地不由自主向后倒退出去,胸口一甜,一口鲜血顿时喷了出来。

    柳误迪身上遁光一闪,直接向后倒飞出去,一脸惊惧地盯着白虎。

    在白虎召唤出猛虎虚影后,柳误迪竟然吃了一个暗亏。

    “主人,我来了!”

    白虎身形一闪,转身扑向了葛冥,眼里凶光闪烁,周身杀气萦绕。

    “笨虎都这么拼了,看来今天我也要付出一点代价了。”

    大黄狗在一旁摇了摇尾巴,一脸郁闷地嘟囔了一句。

    旋之,大黄狗身上的黄芒大作,仿佛化作了一个黄色的光团。

    古老沧桑的血脉之力,仿佛在这一瞬间彻底激发了。

    大黄狗身上梵音大作,密密麻麻的符文从体内飘飞出来,一股让人心惊胆战的吞噬之力,轰然从大黄狗身上爆发出来。

    天地之间的灵气,径直落入大黄狗身上,大黄狗身上的气息诡异深邃,浩浩荡荡的吞噬之力,弥漫在天地。

    “嗡嗡嗡!”

    在密密麻麻的符文笼罩之中,一个上百丈的黑色漩涡,突然从黄芒里飞了出来。

    黄芒耀眼夺目,黑芒深邃如死海,诡异的吞噬之力,混着一个个玄奥的符文,猛然在四周爆发出一种吞天噬地恐怖气势。

    “汪!”

    大黄狗狂吠一声,那一股黑色漩涡,嗖地飞向了葛冥。

    仿佛黑云压城,天地一片漆黑,黯淡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