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六级妖兽,危机来临
    “咔嚓!轰!”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王平安周身仿佛都被撕裂了,痛得他几乎都晕厥过去。

    然而,王平安却是眼睛一亮,脸色狂喜。

    与此同时,一股狂暴的气息从王平安身上爆发出来,他感觉到识海翻腾,神识之力爆炸,体内的经脉突兀拓宽了三分之一,灵气哗啦啦地流淌在奇经八脉里,如同江河之水。

    “突破了?”

    大黄狗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王平安身前,一脸兴奋地盯着王平安问道。

    王平安蓦然睁开双眸,眼里灵光闪烁;心念一动,身上的气势逐渐收敛起来。

    “嗯,总算突破到筑基五层了。”王平安一下子站了起来,笑容满面地说道。

    “那个笨虎还没有醒呢。”大黄狗在王平安身边摇着尾巴,瞥了一眼白虎说道。

    此刻,白虎一直萦绕在一层淡淡的红色灵芒中,一股强大的血脉之力,若隐若现,让王平安心悸不已。

    “哦,它还没有突破?”

    王平安眉头一皱,有些迟疑地问道。

    说完后,他便带着大黄狗来到白虎身边。

    站在白虎身前,王平安能够感受到,一股浩瀚的气息,正在白虎体内凝聚,仿佛随时都会释放出来。

    “大黄狗,大白看来一时半会儿还是无法突破,还得辛苦你看守一段时间,我先去巩固修为。”

    王平安查看了一番,发现白虎气息均匀,血脉之力喷涌,并没有什么异常,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

    因为刚突破到筑基中期,修为还不稳固,王平安和大黄狗吩咐了几句,便再次闭关巩固修为了。

    数日后,白虎身上的气息终于开始发生变化。

    “嗡嗡嗡!”

    血脉之力萦绕,一个个玄奥的符文,从白虎的体内浮现出来,浩荡的威压,充斥在山洞中。

    隐隐约约中,一头模糊的白虎虚影,突兀凝聚在白虎身上,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笨虎是要突破了?”

    一直昏昏欲睡的大黄狗,耳朵耸了耸,嗖地一下子从地方爬了起来,如同一道闪电一样出现在白虎身前。

    在这时候,盘坐在地上修炼的王平安,似乎有所感应,突然睁开了双眸,惊疑不定地看着四周。

    当他眼神落在白虎的身上后,眼睛顿时瞪得浑圆,激动得身躯都隐隐在在颤抖。

    “大白要突破了?”

    王平安心念一动,也跟着来到了白虎眼前,兴奋地盯着白虎。

    “嗡嗡嗡!”

    洞府里的灵气,翻滚着聚拢在白虎身边,哗啦啦地灌入它体内。

    妖气阵阵冲天而起,血脉之力蕴含着嗜血、残暴、古老的气息,白虎仿佛来自于上古时空,镇压诸天万界。

    “轰!!”

    空中的虚影进入白虎体内后,白虎身上气势暴涨,趴在地上疯狂地怒吼着,锋利地爪抓在地面上,顿时尘土飞扬,整个山洞都在摇晃起来。

    王平安吓了一大跳,直接让大黄狗镇压住这股浩荡的灵压。

    白虎睁开双眸,眸中猩红一片,痛苦地吼叫着,身上的气势也跟着节节攀升…..

    “吼!轰隆隆!”

    一刻钟后,白虎发出一声怒吼,强大的灵压轰地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整个洞府了禁制全部都失效了,一股冲天的而起的气势,直冲云霄。

    在这一瞬间,居住在这一片区域的修士,俱是感觉到了一阵心悸。

    这气息来得快,去得也快,眨眼就消失于无形了。

    那些感应到天地之中闪过威压的修士,刚想仔细感应到那一股气势的来源时,却发现有诡异的消失了。

    一时间,让许多修士都云里雾里,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幸这气息来得突然,去得匆忙,若不然的话,那滚滚妖气若是让人感应到了,王平安的洞府,一定会被那些执法者,围得水泄不通。

    过了一回儿,在洞府里的白虎,身上的灵芒飞速消失,它瞬息化作小猫大小,身上的毛发晶莹如白玉,闪烁着一层白金般的光泽。

    “主人,我突破了!”

    白虎兴奋地打了一个滚,急吼吼地对王平安说道。

    “哈哈,不错不错!”王平安面露喜色,兴奋地看着白虎。

    白虎突破六级后,只要不是遇到金丹圆满的修士,他们去外海基本可以任意游走了。

    这一次闭关,不仅自己突破了,白虎也跟着突破了,这是一件双喜临门的大喜事。

    王平安带着大黄狗和白虎,直接来到了猎妖城里最出名的仙客来搓了一顿。

    仙客来是猎妖城里最大的客栈,这里的食材几乎全部都来源于妖兽、以及各种灵植;这里还有各种各样的仙酒,喝了不但可以提神,更能恢复灵力。

    今天王平安也奢侈了一回,点了大量美味佳肴,十多坛上等灵酒。

    酒足饭饱后,王平安再次在猎妖城里逛了一圈,寻找自己需要的炼丹药材。

    放松了几天后,王平安便又投入紧张的修炼中。

    这一次他除了参悟太虚剑诀外,便是继续刻画各种符箓,不断提高自己在符箓上的造诣。

    一个月后,王平安将所有材料消耗完毕了。

    等到精气神恢复到最佳状态后,王平安再次带着大黄狗和白虎离开了猎妖城。

    他这一次来猎妖城的注意目的,除了是要磨炼自己,好突破瓶颈外;更多的是要寻找炼制各种炼丹药材,特别是炼制结金丹的药材。

    在这过程里,他需要大量的灵药,不断地磨炼自己的炼丹水平,让自己达到高级丹师的水平。

    若是想要炼制结金丹,起码要成为高级炼丹师,不然根本无法炼制成功,只会将药材白白浪费。

    “主人,有人在跟踪我们?”

    等到王平安离开猎妖城,进入海中数十丈后,白虎眼神一冷,杀气腾腾地说道。

    “嗯?怎么又有人跟踪我,我难道成为香饽饽了?”

    王平安身形微微一震,皱起眉头,一脸不悦地说道。

    之前诛杀了血色六合等人,猎妖城里谣言四起,王平安以为已经有人长记性了,想不到,如今还有人惦记着他。

    若是每一次出城都被这些牛皮糖跟着,想想都让人觉得心烦。

    “主人,我们将他们引入深海,杀了他们吧。”

    白虎骨子里都是嗜血的基因,感受到王平安情绪中的愤怒,忍不住开口建议道。

    “嗯,我倒要看一看,谁一直在惦记着我。”王平安点了点头,眼里有一道寒芒闪过。

    “咻!”

    下一刻,王平安身上气势暴涨,周身浮起一阵青色灵芒,眨眼便消失在天际。

    ******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海上,两个金丹真人,走走停停,仿佛正在寻找什么。

    “葛兄,这一次我们一定不能让那小鬼跑了。”身穿灰袍,面白无须,一脸奸诈的中年金丹真人,笑眯眯地说道。

    这人正是猎妖城里定定有名的柳误迪,在他身边的是葛冥;这两人都是金丹十二层的高手,是猎妖城实力最顶尖的散修。

    这两人亦正亦邪,行事乖张,经常会在海中出手抢夺各大修士的储物戒。

    他们两人本来不会注意到王平安,不过因为血色六合消失了;然后城里谣言四起,他们这才留意到王平安。

    最后他们震惊地发现,王平安竟然就是得到焚天老祖传承之人。

    葛冥和柳误迪都是结金丹十二层,并且在这一境界上滞留了许;如今知道王平安身上有元婴大能的传承,心里顿时起来贪婪之色,两人一合谋,便要去夺取王平安身上的传承。

    对于他们传言中,金丹真人仗势欺人夺取王平安的传承,会遭受焚天老祖的追杀,他们根本不畏惧,反正他们寿元也不多了。

    “嘿嘿,柳贤弟言之有理;不管焚天老祖会不会为这小鬼出头,我们都不能放任他离开;元婴的传承是我们的,只要我们逃到海中避一段时间,勘破元婴之境,纵然焚天知道了,也无济于事。”

    柳误迪是一个古稀老者,冷笑的时候,脸上的皱纹都积成了一团,沟沟壑壑清晰可见。

    这两人一唱一和,仿佛只要得到元婴修士的传承,就立刻能够突破元婴之境一样,说话之间,是毫不掩饰的贪婪,直接无视了焚天老祖的话。

    “咦,那小鬼好像发现我们,正在逃向深海。”

    正在有说有笑中的葛冥,脸色微变,有些意外地说道。

    “怎么可能,他在那么远的地方,可以感应到我们的存在?”

    柳误迪眼里同样闪过一丝诧异之色,身形一晃,突兀从虚空中出现在天上。

    起初他们仿佛使用了某种法术,将身形彻底隐藏起来,轻易之间根本无法觉察到。

    “是真的,他一直在逃,而且遁速十分惊人。”葛冥眉头一皱,脸色再变。

    “走,我们追,他区区一个筑基蝼蚁,纵然发现了我们有如何,今天他插翅也难飞。”柳误迪脸上浮起一丝恼怒之色,冷冷地数道。

    “咻咻咻!”

    两个金丹圆满修士,身上遁光一起,如同闪电一样,眨眼便出现在百丈外。

    “主人,果真是有人跟踪我们,我已经感应到了,他们正在向我们赶来。”

    一直奔驰在海上的白虎,眼底寒芒涌动,冷冷地说道。

    “能确定他们什么修为吗?”王平安一脸平静,淡淡地问道。

    “似乎…似乎是金丹后期…”

    白虎神情一愣,吞吞吐吐地说道。

    它也只能隐约感应到柳误迪和葛冥的的气息,并不确定他们的修为。

    见此情形,王平安也不在继续追问。

    “主人,我的神识已经可以感应他们了,两个是金丹圆满!”

    在这一刻,白虎彻底震惊了,心里隐隐浮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王平安,我也感应到了,真的是两个结金丹圆满的修士,我带你们走吧。”大黄狗眼底闪过一丝忌惮之色。

    如今白虎晋级了六级妖兽之境,完全可以抵抗金丹圆满的修士;但是还有一个也是金丹圆满的高手,以王平安和大黄狗目前的势力,根本无法对付。

    所以发现来者是两个金丹圆满修士后,王平安心里也浮起了一种不安,毫不犹豫地跟着大黄狗跑了。

    现在是真的跑,之前是想引诱人家;这一刻,王平安恨不得肋生双翅,赶紧摆脱那两个金丹修士。

    只见大黄狗向前一扑,眨眼化作牛犊一样大小,等到王平安坐在它身上后,如同一道黄色闪电,破空而去。

    白虎虽然已经是六级灵兽,但是在速度上,还是无法媲美只有五级巅峰的大黄狗。

    “怎么可能?那是什么!”

    在大黄狗驮着王平安破空而去的时候,柳误迪和葛冥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

    本来王平安已经距离他们越来越近,这让两人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仿佛王平安已经成为了瓮中之鳖。

    不过,眨眼之间,王平安又再次消失在他们的神识感应中了。

    “这小子到底施展了什么秘法,看来是要认真起来了,若不然真的被这小鬼溜了。这速度堪比金丹后期修士,若不是我的风灵青蚊速度够快,恐怖根本追不上他们。”柳误迪神色一凛,一脸正色地说道。

    “叱!”

    这见柳误迪和葛冥两人,分别拿出一张神秘的符文,直接拍在了身上。

    随着这两人嘴里念念有词,符箓青光大作,瞬间化作一道璀璨耀眼的青芒笼罩在他们身上。

    “咻!”

    柳误迪和葛冥的速度一下子快上了一倍多,只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

    他们知道,这一次必须要拦住王平安,这一次若是让王平安跑了,他们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甚至于,还有可能被一个元婴老祖惦记。

    所以柳误迪和葛冥,彻底下了血本,施展了一张风遁符,势要追上王平安。

    一会儿工夫,他们的神识感应范围里,再次出现了王平安的身影。

    “主人,我们好像跑不过被人呀。”

    趴在王平安肩膀上的白虎,无奈地对王平安说道。

    其实不用白虎说,王平安也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若有若无的神识之力,始终锁定在自己的身上,挥之不去,如跗骨之蛆。

    寒意从心底升起,如芒刺在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