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一百九十八 盘点收获,冲击五层
    “吼!”

    骨龙怒吼一声,周身鬼气森森,一个个玄奥的符文萦绕在四周,骨骼上喷发一层淡淡的乳白色。

    旋之,一股浩荡如渊的气息,轰然从骨龙身上爆发出来,狂暴肆虐的力量,向四周扩散开来,狠狠地冲向一人两兽。

    “汪汪汪!吼!”

    白虎和大黄狗见状心里一惊,身上气势暴涨,两道璀璨的灵芒,直接阻挡在王平安身前,将他紧紧包围起来。

    “砰砰砰!”

    狂暴的力量直接撞击在两道灵芒上,两头白虎身形摇晃,蹬蹬蹬地向后倒退,几乎撞击在王平安身上。

    纵然王平安躲在两头灵兽身后,依然能够感觉到强大罡风扑面而来,如同利刃刮在脸上一样。

    “嗖!”

    在逼退了白虎和大黄狗后,骨龙嗖地化作一道黑色雾气消失在天际。

    “汪,这破骨头竟然跑了?”

    大黄狗眼里闪过一丝愕然,耷拉着舌头,难以置信地说道。

    要知道上一刻,这骨龙可是根本不让他们逃跑,直接追了上来。

    “死亡奥义克制它身上的鬼气,鬼气也应该属于死气中的一种,它感应到了危机,自然跑了。”王平安脸上闪过一丝惊异之色,若有所思的说道。

    “想不到在这里遇见了鬼物,海中果然危机四伏,我们走吧,这破地方实在太邪门了。”大黄狗摇了摇头,在一旁郁闷的说道。

    骨龙在大黄狗眼里,其实就是美味佳肴,如今不见了,它心里郁闷万分,根本不想在这里多逗留一分。

    “嗯,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

    说完后,王平安带着两兽径直离开了血灵岛。

    翌日,王平安突然出现在了一座无名小岛上。

    只见他盘坐在地上,一只古朴的储物戒悬浮在眼前,滴溜溜地旋转着,若有若无的空间气息,从上面散发出来。

    隐约可以感应到,在这枚储物戒上有一股十分顽固的神识之力,一直在与王平安的的神识之力搏斗。

    此时,王平安的神识已经逐渐占了上风,那一缕如无根之源的神识印记,正在逐渐消失。

    “砰!”

    突兀之间,储物戒灵芒闪烁,上面的神识印记砰地炸裂开来,消失于无形。

    王平安脸上浮起一丝喜色,一股庞大的神识直接爆发出来,瞬间在这一枚储物戒上刻了一个自己的神识印记。

    “呼,总算将这枚戒指的神识印记破除了,希望不会让我空欢喜。”王平安眼里充满兴奋之色,低声说道。

    大黄狗和白虎也是在一旁,紧张地盯着王平安手里的储物戒。

    这一枚正是雷虎的储物戒,经过一番折腾,王平安总算储物戒上的神识印记抹去了。

    “哗啦啦!”

    随着王平安心念一动,一大堆东西哗啦啦地从储物戒里倒了出来。

    灵气翻滚,宝光冲天.....

    一时间,王平安全部都被眼前的一幕震住了。

    “金精矿髓、天目陨铁、乌姜头…..”

    除了堆积成山的矿石外,还有着各种各样的炼器金属矿,以及干药材;同时,还有二十多个散发淡淡灵光的玉盒。

    “汪!”

    就在这时候,只见大黄狗直接舍弃了灵石,盯着其中一个玉盒一口就咬了过去。

    白虎在一旁亦是蠢蠢欲动,但是没有王平安的允许,倒是不敢像大黄狗一样,直接抢夺玉盒。

    “咔嚓!”

    大黄狗嘴巴轻轻一用力,玉盒四周的咔嚓一声自动弹开,一股扑鼻而来的药香,弥漫在四周。

    两枚通体白色,密布鳞片,灵光萦绕的果实,整齐地摆放在玉盒里。

    “汪汪汪!”

    大黄狗看见这两枚龙鳞果,眼睛瞬间直了。

    嘴巴张开,口水哗啦啦地流了出来,兴奋得周身都在隐隐颤抖。

    “龙鳞果,炼制结金丹的珍稀药材。”

    王平安眼神落在玉盒上,顿时脸色大变,难以置信地惊呼道。

    “汪!”

    大黄狗才不管你什么药材,张开口嘴就要吞龙鳞果。

    “大黄住口!”

    王平安怒吼一声,焦急地一脚就踹在了大黄狗脸上。

    “汪!王平安你想做什么?”

    大黄狗的哈喇子滴答地落在地上,一脸不满地对王平安说道。

    其实,在王平安说出这是炼制结金丹的药材的时候,大黄狗便迟疑了一下。

    这一次他们之所以来外海,其实也是为了寻找炼制结金丹的药材,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味主药,大黄狗就算心里极度想吃了这灵果,也是下不了口。

    “这药材我需要,你不能动,若不然我以后无法凝聚金丹,我可是要吃狗肉了。”王平安一把夺过玉盒,三下五除二地再次封印起来,然后笑眯眯地盯着大黄狗说道。

    “哼,不给我吃龙鳞果,其他总可以吧。”大黄狗摇了摇尾巴,再次咬向了一个玉盒。

    “让我先看看。”

    王平安心念一动,直接将神识之力探入这些玉盒里。

    一番查看后,他惊喜地发现竟然还有好几种药材,都是炼制结金丹的辅药。

    “哈哈,想不到雷虎他们竟然将龙鳞树都拔了,现在全部都便宜我了。”王平安红光满面,再次将一切东西都收入了储物戒中。

    “喏,这是给你们的!”

    王平安心情大悦,毫不吝啬地将两株两百年药龄的灵药,丢给了大黄狗和白虎。

    “王平安,你真是小气,那灵石怎么不给狗爷分一点?”大

    大黄狗吃了灵药后,依然忿忿不平地在一旁数落王平安。

    王平安哂笑一声,没有理会大黄狗,再次施展遁光向海上飞去。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

    转眼之间距离王平安离开猎妖城,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

    在这一个月里,王平安数次死里逃生,时常游离在生死之间。

    海中不仅有强大的妖兽出没,更有数十头三四级的妖兽聚集在一起,向着他们狂追猛打。

    经过一个多月的厮杀,王平安周身都散发着一层浓郁的杀气,整个人都多了一丝凌厉之意。

    大黄狗和白虎,在这一个月中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吞食妖丹,与妖兽斗法,时刻都在锻炼着。

    白虎吞噬了大量的妖兽血肉,周身妖气翻滚,血脉之力澎湃,一层淡淡的血气萦绕在它周身。

    经过一个多月的战斗洗礼,白虎终于开始露出了血腥残暴的一面,在血液的沐浴里,白虎仿佛彻底激发了内心古老的血性。

    此时此刻,白虎的修为赫然已经迈入了五级巅峰,距离六级之境仅差一步之遥。

    在海上,王平安一剑劈出,凌厉的剑气如同银河决堤,哗啦啦下向前斩去。

    “轰!”

    一头百丈大小的青色怪鱼,怒吼一声,瞬间被劈为两半,血液轰注入海里。

    “呼!总算触摸到筑基中期的瓶颈了!”

    王平安收起龙吟剑,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缓缓开口说道。

    今日福至心灵,他的修为终于松动了,窥见了筑基五层的门径。

    “恭喜主人!”

    白虎悬浮在空中,有些激动地对王平安说道。

    “汪!王平安,我们回去了吗?海上实在太无聊了。”大黄狗眼中充满了兴奋之色,迫不及待地对王平安问道。

    “嗯,该回去了,符箓和丹药都用完了,各种妖兽材料,也该去卖了;还有你们的修为,也需要沉淀一段时间,看一看能否突破六级。”王平安点了点头,沉声说道。

    “我回去后,也要闭关冲击筑基五层之境。”

    说完后,王平安脸上隐隐多了一丝期待。

    王平安想强大起来,并不是为了要成为焚天的弟子;他更多的是想解开阴阳镜的奥秘,窥探轮回的真意,寻回木婉清。

    木婉清,一直隐藏在她心底,无法述说的疼痛。

    至于传说中的长生不老,那些虚无缥缈的传说,王平安并没有刻意去追求。

    ******

    数日之后,王平安再次回到了猎妖城中。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几个月了,然而还是有许多小贩一眼就认出了王平安,当初王平安在街道集市上,与血色六合针锋相对的情形,让人依旧记忆犹新。

    “咦,血色六合没有回来?”

    “奇怪了,这小伙出了猎妖城这么久,竟然安阳无恙地回来了,难道血色六合改吃素了?”

    “血色六合好久不见人影了,会不会出事了?”

    看见王平安回来后,众人议论纷纷,谣言四起。

    之前监视着王平安的那个筑基修士,看到王平安回来后,却是面如土色,心底蓦然升起了一股恐惧之意。

    他可是知道血色六合,肯定是去追杀王平安了;如今王平安毫发无损地归来,然而血色六合却是不见人影。

    这时候,不用想都已经知道,血色六合肯定出事了。

    王平安似乎一脸平静,对于城里的流言,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他悄悄地将手里用不上的各种妖兽材料,全部都卖出去了;然后购买了制符材料、药材。

    做完之一切后,王平安又去续租了六个月的洞府;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洞府里,王平安便开始炼制辟谷丹,以及冲击瓶颈时用的辅助丹药。

    王平安心里当然希望可以自行冲击筑基中期,但是这事情谁也无法保证,他必须做到完全之策。

    “希望一切顺利吧!”

    王平安在洞府四周布置了数道法阵后,直接沉浸在了修炼中。

    白虎也跟着陷入了修炼中,身上血脉之力涌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踏入六级妖兽之境。

    大黄狗似乎并没有突破的迹象,它只是懒洋洋地趴在洞府里,警惕地盯着王平安身上的变化。

    王平安租用的是上等洞府,灵气浓郁程度堪比修炼圣地。

    一会儿,王平安便彻底笼罩在了浩荡的灵气力,若有若无的强大灵压,一圈圈地向四周扩散开来。

    “嗡嗡嗡!”

    不知道过了多久,从翻滚涌动的灵气力,出现了两道一黑一白的神秘气流,一股让大黄狗心悸的力量,轰地弥漫在洞府。

    感受到如同黑白双龙的气流散发出来的力量,大黄狗眼里闪过一丝忌惮之色,看向王平安的眼神,隐约多了一丝敬畏。

    时间一天天过去,也不见王平安从洞府里出现,仿佛消失了一样。

    王平安也逐渐被人遗忘了,不再有人一直谈论他。

    血色六合消失的消息,也不知道谁谁率先宣布出去;这消息不翼而飞,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猎妖城。

    血色六合小队的实力,在筑基小组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霸主”,然而就这样诡异地消失了,让人不寒而栗。

    也有人想过,这事情与王平安有关,但是根本没有人相信。

    又是两个月过去了,王平安和血色六合,也不再是修士酒足饭后的谈资了。

    对于外界发生了事情,王平安一无所知。

    王平安的修炼已经到了最紧要关头,在他修炼的洞府里,充斥着一股庞大的灵压。

    只见洞府里的灵气,如同百川入海,纷纷进入王平安的体内;王平安仿佛一个无底洞,又像是上古神兽饕餮,来者不拒,将每一丝灵气都彻底吸收了。

    一黑一白两道气流,如同黑白双龙萦绕在王平安身上,古老沧桑的气息,混合着阴阳造化诀散发的气势,浩浩荡荡,恐怖万分。

    与此同时,王平安身上浮起两串神秘古怪的符文,一串晶莹如白玉,一串殷红如血,看着诡异万分,让人毛骨悚然。

    “吼,给我破!”

    王平安蓦然睁开双眸,大吼一声,如晴天霹雳。

    “哗啦啦!”

    王平安体内灵气如同江河之水,哗啦啦地流淌着,一股庞大的力量轰然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嗖嗖!”

    下一刻,空中符文分别进入黑白双龙里;双龙嗖地一声进入了王平安体内。

    “轰隆隆!”

    双龙入体,灵气如龙,蕴含着浩浩荡荡的力量,轰隆隆地冲向了体内的桎梏。

    “咔嚓!”

    一声轻微响声从体内传来,仿佛有什么开裂似的。

    王平安脸上五官扭曲,嘴里发出如同野兽般的怒吼,似乎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破!”

    “轰隆隆!”

    灵气浩荡,一股沛然巨力从王平安身上散发出来;体内隐约有风雷声大作,眨眼之间就冲向了横梗在桎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