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突生变故,血色六合
    王平安身边跟着大黄狗,肩膀上吊着一只雪白的灵兽;加上他不时蹲在路边的小摊摆弄,倒是吸引了不少人注意。

    特别是王平安肩膀上的白虎,吸引了大量女性修士的目光。

    来到这里,王平安担心太过于惊世骇俗,已经不让大黄狗口吐人言;但是大黄狗周身黄橙橙,不沾染一丝杂色的模样,依然也吸引了大量的目光。

    “快走,血色六合的人来了!”

    这正当王平安从一个小摊上站起来后,他发现四周的修士,脸上突然浮起丝丝忌惮之色,纷纷向两边避让开来。

    “轰隆隆!”

    就在这时候,一阵沉默的轰鸣声响起,五头身形庞大的灵兽,从城里奔驰而来。

    为首的是一头状若鳄鱼的狰狞海兽,一股四级巅峰的妖兽气息,扑面而来。

    在海兽身上则坐着一男一女,皆是三十出头模样;男人身穿银袍,一脸冷峻,眼神冷厉,面无表情地盯着四周纷纷避让的人群。

    在男子身边的是一个粉面如花,身材丰满的女子,这女子背后背负长剑,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眸中流转闪烁。

    跟在他们身后还有四个男修士,俱是皮肤有些黝黑,仿佛常年在海上漂泊一样。

    街上行走的修士,还有正在摆摊的小贩,看见这六人,眼里俱是露出一丝忌惮之意,噤若寒蝉。

    银袍男子似乎根本没有看到街上来来往往的修士,催动着身下的座骑,横冲直闯,一副肆无忌惮的模样。

    “汪!”

    一直在大街上游荡的大黄狗,被突然窜出来的鳄鱼海兽吓了一大跳,猛然叫了一声,嗖地跑回到了王平安身前。

    然而,接下一来的一幕,却是让王平安脸色大变,心里暗呼要糟了。

    “吼!”

    鳄鱼海兽在听到大黄狗的狂吠后,如遭重创,身形剧烈地颤抖着,几乎脱离了银袍男子的控制,嘴里不停地发出一声声恐惧的吼叫。

    鳄鱼海兽突然受到惊吓,差点让背上的一男一女都甩飞出去了。

    银袍男子眼神一凛,脸上冰冷如霜,一股煞气冲天而起,一道庞大的神识之力,旋之落在了王平安身上。

    那白衣女子看见王平安肩膀上的白虎时,眼底闪过了一丝兴奋欣喜之色,继而用灼热的眼光盯着王平安。

    与此同时,整个大街都安静下来了,四周的修士看向王平安的眼神,多了一丝怜悯之色。

    在王平安四周的小贩,更是仿佛遇到了瘟神一样,纷纷避开了王平安。

    王平安看了一眼脚下忿忿不平的大黄狗,又看了一眼四周修士脸上的同情之色,一时间云里雾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惊扰了我的座骑,自断一臂,否则休想离开此地!”

    银袍男子甚至于王平安的身份都不问,竟然直接让王平安自残一臂,这般行事作风让王平安一脸愕然,这家伙该不会脑袋有包吧。

    要知道,在猎妖城里是不允许斗法的,若是谁违反了规定,便会遭受到城里的执法者驱逐,严重者甚至于当场诛杀。

    此人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胆大妄为,王平安心里突然浮起了一个词:二代。

    王平安心里感慨万分,脸上取而代之的时一副冰冷之色。

    “哼,大家有目共睹,是你纵容灵兽横冲直撞,与我何关?见过无耻之辈,像你这样不要脸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所谓泥人也有三分泥性,王平安早就看对方不爽了,毫不客气地反驳道。

    “你…你…看来你是不知道我们是谁了,好,很好,你死定了,只要你出城,我敢保证你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银袍男子气得几乎吐血,身上的杀机喷涌而出,但是他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之色后,并没有立刻对王平安出手,似乎心里还有一丝忌惮。

    “哈哈,这小鬼不会是刚来猎妖城吧?竟然连我们血色六合的人都不认识。”

    “我都已经想到这小鬼归宿在城里,直到灵石消耗完,被驱赶出去的情形了。”

    跟在银袍男子身后的那四个修士,此时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一脸戏谑地盯着王平安笑道。

    王平安淡淡地瞥了一眼银袍男子众人,脸上闪过一丝不屑之色,继而转身欲要离去。

    “雷哥,我要她肩膀上的灵兽。”这时候,一直站在雷虎身边的女子,终于忍不不住开口说道。

    她说话的声音嗲里嗲气,仿佛在撒娇一样,让人听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嗖!”

    雷虎身形一闪,咻地就拦住了王平安的去路,伸手就向王平安肩膀上的白虎抓去。

    “哼,不知死活!”

    王平安看见这男子竟然真的敢对自己出手,眼里寒芒一闪,一抹杀气轰地爆发出来。

    不过,让王平安十分震惊的是,雷虎竟然是一位筑基十二层的修士,一股庞大的威压直接笼罩在他身上。

    “叱!”

    王平安双臂一扬,一道道灵气凝聚而成的凌厉剑气,向着雷虎激射而去。

    “砰!”

    “蹬蹬蹬!”

    一道狂暴的力量向四周扩散开来,王平安脸色大变,蹬蹬蹬向后倒退出去。

    几乎在同一时间,白虎咕噜一声就苏醒过来了,一下子跳在地上,弓着腰,死死地盯着雷虎,一副要将雷虎碎尸万段的模样。

    “嗖嗖嗖!”

    与此同时,一道灵芒激射而来,眨眼落在王平安和黑虎等人面前。

    这人有着筑基十二层的修为,身穿黑色甲胄,眼神冰冷。

    “雷虎,怎么回事?”来人看了一眼王平安,继而盯着雷虎问道。

    这人正是猎妖城的执法小队,监测到市场中灵气暴动,瞬息飞了过来。

    他看到雷虎时,脸上神情微微一愣,旋之面无表情地问道。

    “咳咳,狄道友,我看这道友的灵兽颇有灵性,所以想和这位交流一二。”雷虎干咳了一声,指了指王平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这里不许斗法,你好自为之。”狄秋似乎十分了解雷虎,只是警告了几句后,便转身离去了。

    离开的时候,他看向王平安的眼里,多了一丝同情之色;他知道在猎妖城,被雷虎盯上的筑基修士,几乎都没有好下场。

    在猎妖城附近并没有山脉,修士若是想去探险,寻找修炼机缘,全部都是去海外猎妖海妖,或者是寻找孤岛荒岛。

    海外妖兽众多,势力强大,十分危险。

    同时因为修士出没的缘故,彼此之间经常会出现相互掠夺的情况。

    所以,一般情况下,许多修士都会寻找修为大致相当的道友,组成一个猎妖小队。

    雷虎这六人小队叫做血色六合,他们几人全部都有着筑基十二层的修为,而且擅长一套叫六合血杀大阵,经常去猎妖金丹期的大妖。

    他们这六人的实力,在筑基之间绝对可以排进前十。

    在加上雷虎时罕见的雷系修士,攻击十分强悍,所以他们平时行事十分霸道,在猎妖城里简直如土皇帝一样;金丹修士平时也不会管事,他们这小队做事更加肆无忌惮。

    因此,狄秋看见是雷虎的时候,脸上才会闪过愕然之色;在他记忆中,雷虎这一队人,从没有消停过。

    知道王平安被盯上的时候,他心里也只能默哀了。

    “呵呵,小鬼算你命好,今天爷心情好,只要你能留下这灵兽,然后从我胯下钻过去,那么此事就此揭过。”

    雷虎看到狄秋离开后,脸上闪过了一丝得意之色,拦在王平安面前,得意洋洋地说道。

    “滚,好狗不挡道!”

    王平安眼底闪过一缕寒芒,怒吼一声,径直从雷虎旁边潇洒地离开了。

    “你......”

    雷虎顿时被王平安气得面如猪肝,身形颤抖,说话都哆嗦了。

    他们六人也算小有威名,在猎妖城里高高在上,除了金丹修士外,其余人几乎都会买他有一个薄面,想不多今日却是被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气得半死,他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

    然而,刚才狄秋警告了一番,他有不敢对王平安动手;毕竟执法队伍里可是有着金丹真人坐镇,若是真的无视城里的规矩,强行留下王平安,最后吃亏的一定是他。

    看着王平安离去的背影,雷虎眼神阴冷,一抹杀气萦绕在周身。

    “咯咯,雷哥想不到有人竟然让你吃瘪了。”

    那女子上前一步,咯咯一笑,饶有兴趣地盯着雷虎说道。

    “敏儿,你放心,我定会让那小家伙,将那头灵兽亲自送到你手里。”雷虎看向龙敏儿的眼神,瞬间变得十分温和,充满了柔情地说道。

    “叶向礼,麻烦你去盯着那小鬼,顺便调查一下这小鬼的身份。”雷虎说完后,转身对其余四人中的一人说道。

    “好嘞,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将这小鬼的底细彻底摸清。”

    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脸上有着一道恐怖疤痕的男子,来到雷虎面前抱了抱拳,含笑说道。

    叶向礼说完后,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人群中了。

    雷虎带着龙敏儿飞到坐骑上,悄然离开了。

    “啧啧,诸位道友,你们认识刚才那个猛人吗?竟然敢于血色六合死磕,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

    “嘘,你们小声点理论,小心祸从口出。”

    “那人是新来的,我早上进城的时候,看到他正在那里办理身份玉牌。”

    等到雷虎等人离开后,街道上的人便开始议论起来了。

    ******

    此时此刻,在猎妖城城主府深处某个洞府里,盘坐着十多万周身灵气翻滚的金丹真人,任天牧赫然也在其中。

    “天牧,此人可是大荒城之主?”

    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妪,虚空一点,王平安经过猎妖城照妖镜时的情形,径直悬浮在空中。

    “此人正是大荒城城主王平安,他怎么来了?”任天牧点了点头,一脸疑惑地说道。

    “这很明显啊,那山脉下的矿石有不敢去开采,他需要在十年之内凝聚金丹,唯一的途径当然是来猎妖城了。”

    一个跟着任天牧去过北陵山脉的金丹长老,理所当然地说道。

    据说焚天老祖当年从炼气到金丹,一共用了二十年时间,便是因为在海外孤岛得到一份神秘传承,所以修为才会突飞猛进。

    “那么...他身上的传承?”那个老妪闻言,眼里闪过一丝激动之色。

    “此子我等不能动,任岛主说过,我们不能对他出手。”任天牧摇了摇头说道。

    “桀桀,我等自然出手,不过若是其他筑基修士,或者猎妖小队出手,自然就没有人管了。”这老妪笑了笑,阴险地说道。

    这老妪如今所剩的寿元已经不多了,对于元婴的传承,她心里充满了期望。

    “呵呵,莫道友你是没有见过他的灵兽,若是你见过他的灵兽发威,你就不会对那些筑基小辈报以希望了。”任天牧摇了摇头,含笑说道。

    这老妪只是供奉长老,她想要做什么,任天牧也无法阻止,只能无奈地向对方说出了王平安那两头灵兽的恐怖之处。

    “呵呵,血色六合小队嚣张跋扈惯了,这一次算是踢到铁板了。”任天牧像是自然自语,又像是在对众人说道。

    此时此刻,王平安正在一间杂货铺里,购买《修真纪要》、《猎妖城辉煌》等各种记载;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来到猎妖城,便已经被人知道了。

    在这里,他终于打听到了血色六合究竟是什么来头;当听说只是一个筑基猎妖小队时,王平安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他有大黄何白虎陪伴,五六个筑基修士,根本无法拦住他。

    出了店铺后,王平安便打算去寻找居住的地方。

    在猎妖城,你灵石多的话,可以租用灵气浓郁的洞府;若是手头拮据,那么可以去选择居住客栈。

    “王平安,有人跟踪我们,好像是血色六合的人。”

    当王平安准备去内城租用一个上等洞府的时候,大黄狗突然悄悄地传音说道。

    “嘿嘿,还真有不怕死的,血色六合果然够狂妄啊!我看他们能够盯到什么时候。”

    王平安冷笑一声,有些愤怒地说道。

    他真想不到那雷虎,无耻到派人跟踪自己;不过,王平安心里也不惧怕,仍然去找了一个洞府租用了一个月,然后便一头扎进那些玉简里,了解猎妖城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