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四十五章 初见修士
    三道灵光隐隐约约,如梦如幻,带着一股惊天的威压,席卷在天地之间,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发自内心的颤栗。

    “这…这是灵气波动,这三人是修士!”

    在感应到这三道灵光里的情况后,王平安瞳孔一缩,如遭重创,一刻收回了自己的神识之力,并且疯狂地运转敛息术。

    “轰!”

    三人如同三轮大日坠落在竞技台上,从中走出了三个神秘的道人;为首者长着一副马脸,周身胖乎乎,红光满面,一头白发宛若白雪纷飞;这个宛若一个土财主一样的老道,正是大荒城的大城主南宫无极,据说已经活了五百岁。

    站在南宫无极身边的是一个面目清癯,眉毛胡须刺红,头发也是诡异的火红色,如同燃烧的火焰。此人是第二城主南宫鸿运,已经活了三百多年。

    最后长得五短身材,脸上带着人畜无害地表情,他看着就像是一个乡下老农,并没有什么出奇;这人叫南宫木石,是大荒城天赋最好的仙师,当年二十岁出头就已经成为了仙师,如今一百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的实力究竟到到达了什么地步。

    这三人一出现,整个广场都安静下来,俱是一脸狂热的看着三位仙师。

    “这次朝圣的大会还是由于族长主持,还有规矩和以前一样,只要进贡灵石才能让求去灵印。”南宫无极冷冷地看了一眼众人,直接坐在了居中的虎皮大椅上。

    这时候,王平安在底下悄然地把自己的空间戒指放在了王战的带来的一个兽皮袋里,里面放置着各种草药,还有干粮。

    这一刻,王平安已经百分百确定上面三人就是修士,并且很有可能是传说的筑基修士;如若是炼气修士根本不可能这样在空中飞翔。他不敢冒险带着空间戒指上去,若是被对方发现之后,恐怕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幸好那三位修士高高在上,根本不屑用神识之力窥探底下的诸多势力;也许在他们眼里,所有的部落寨子都只是蝼蚁,只是收取灵石的工具。

    “下面有请第一位上来刻灵印,不知道是那一个部落?”那个老者看了一眼底下黑麻麻地人群,淡淡地问道。

    “王伯父,该你们了!”这时候,在一旁的南宫文轻声提醒道。

    王战闻言心里一愣住,虽然在前排,可是直接第一个这还真的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

    “安儿,我们上去!”王战一脸狂喜地说道。

    王战和王大龙的带着王平安几人一起走到了竞技台上。

    “三位老祖,这几位是王家寨的人,这一次是来补充灵印的。”主脉的族长低声说道。

    “你身上有巨力、疾行、厚土三个灵印,应该都用了七八次,差不多已经废了,你这一次要重新补充上次吗?”南宫无极瞥了一眼王战,冷冷地说道。

    王平安等人在三位仙师面前俱是大气不敢出,都低着头听从对方的安排。

    “回禀老祖,全部都补充,还有他身上也有一个灵印要补充。”王战指了指王大龙,一脸恭敬地说道。

    “好!”

    只见王战和王大龙自动褪去了上衣,露出肌肉虬扎的上身,上面除了各种神秘的图案线路之外,还有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纹路。

    一般灵印都会铭刻在身上,你也可以铭刻在手臂上,后背上。

    “咻!”

    下一刻,只见南宫无极从一个黑色的袋子里取出了一支笔灵光萦绕的毛笔,还有一小瓶奇怪的液体。

    “嗡嗡嗡!”

    当他用笔尖沾染了瓶子里的液体,一股无形的威压逐渐弥漫在空中。

    只见他笔走龙蛇,出手如电,飞速地在王战和王大龙身上的刻画下一道道神秘的图案。

    几乎在同一时间,他们两人身上灵光闪烁,一股浩荡的威压萦绕在四周,天地之间的灵气疯狂地聚集在那一支毛笔上。

    “制符术?这绝对是符箓一道的手段,还有那毛笔肯定是法器,而人体就是载体,也不知道谁想出的方法,竟然直接在人体上刻符箓。”王平安一脸震惊地盯着南宫无极的一举一动。

    “好了,你们退下去!”

    几个呼吸之后,南宫极收起毛笔,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

    “安儿,这是两枚灵石,你一定要把握好。”王战把两枚灵石交给王平安之后,兴奋地走了下去。

    王平安有些好奇,王战和王大龙已经消耗了四枚灵石,王小蛮等人手里都有一枚灵石,本来不是说只要八枚,怎么现在有九枚灵石?

    王平安心里有些感动,也不知道王战通过什么手段让自己得到了两枚灵石。

    “无极老祖,请给我求下巨力印!”王平安吸了一口气,强忍住内心的惶恐。

    他现在已经知道这里三人都是修士,而知道同样是修士,若是被南宫无极发现了,恐怕就会被灭口了。

    按照南宫家族的作风,控制灵石,控制一切部落寨子,他们是绝对不允许有其他仙师出现,威胁到他们的地位。

    不过按照目前的情况,似乎这三位仙师都没有发现自己身上的异常。

    “这人据说已经修炼出刀罡了,并且成功击败灵印战士,日后恐怕又是一个刀长风?”

    “李长风,这人日后恐怕会超越你我,成为仙师之下的第一人?”一个背着长剑,身穿白衣的男子,对身边的一个中年人说道。

    在他身边是一个满脸络腮胡须,扛着一把大金刀的壮硕汉子。

    “呵呵,剑落日,你休要消遣我,纵然成为仙师之下第一人,那又如何?”李长风一脸苦涩,有些惆怅地说道。

    “是啊,真是可悲,这些人根本不知道仙师是什么样的存在;我们只是大荒城豢养的奴隶罢了,一枚只能不停收集灵石的,任人摆布的棋子。”剑落日神情黯然,深有同感地说道。

    他们两人成为仙师之下第一人已经有数十年,接触到了许多其他部落不知道的隐秘,他早已经知道大荒城的阴谋,可是只能接受,无法反抗。

    然而其他人并不知道,他们只是在狂热地期待出现一个打破奇迹的之人,打破刀长风剑落日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