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群狼环伺,元婴来临
    当王平安的神识落在地九座雕像的时候,意外地发现,雕像里竟然直接传了一连串信息过来。

    “一名剑修,唯有凝聚剑心,方能参悟剑之大道,进阶元婴之境。”

    “剑心者,其心若剑,无坚不摧……”

    完这些信息后,王平安才知道只有凝聚剑心只有,才能解封第九座雕像。

    所谓剑心,说白了就是心如利剑,充满锐利之气,百邪不侵,坚定无比。

    凝聚出剑心不但可以让道心更加稳固,还可以让修士更加顺利的渡过心魔劫。

    在第二十九天的时候,王平安终于凝聚出剑心了。

    “轰隆隆!”

    天地震动,山谷摇晃,还在九宫剑阵中的修士,全部都被送了出去。

    伴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九道雕像突然炸裂,大阵崩塌。

    在九座雕像炸裂之后,在空中出现了一连串玄奥的符文,哗啦啦地冲入了王平安的识海里。

    除了符文之外,在九座雕像中,分别爆发出九道精纯的灵气,全部都注入了王平安的体内。

    王平安身上气势暴涨,修为仿佛嗑药了一样,节节攀升,转眼就突破到了炼气十二层,这才逐渐稳定下来。

    直到这时候,笼罩在王平安周身的灵气,才彻底地消散在天地之中。

    “嘿嘿,小鬼赶紧交出焚天老祖的传承!”

    在灵气护罩破碎的一瞬间,一直面无表情的腾蛟国太子,身上遁光一起,周身杀气弥漫,向着王平安激射而去。

    “哈哈,元婴大能的传承,又岂是你所能独占,小家伙乖乖地分享出来,让大伙一起看看。”

    几乎在同一时间,还有好几个金丹修士,跟着扑向了王平安,每个人眼里都充满了贪婪之色。

    “尔等找死,竟然敢觊觎徒弟的获得的机缘。”

    看见这一幕,吴有道脸色大变,顿时勃然大怒,疯狂地对着最前面的龙飞劈出了凌厉的一剑。

    “金剑真人,你的对手是我。”

    一直跟在龙飞身后的老者,猛然向前跨出一步,翻手就对着吴有道拍出了数掌,拳影重重,上面萦绕着一股煌煌的霸道气息。

    拳影砸在剑影上,轰鸣声大作,一股沛然巨力突兀向四周散发开来。

    着老者身上灵压磅礴,赫然是一个金丹十层的高手。

    “哼,滚开!”

    吴有道眼皮一跳,二话不说,直接施展人剑合一之术,一把浩浩荡荡的金色巨金突兀出现在空中,一剑劈开,无尽的剑气喷薄而出,恐怖的力量震动虚空。

    “砰砰砰!”

    落向王平安身上的攻击纷纷溃散,狂暴的力量冲击在他身上,让他蹬蹬蹬地向后倒退。

    与此同时,吴有道人剑分离,身形一阵踉跄。

    “噗!”

    一阵血雾飘过虚空,一抹殷红缓缓出现在他嘴角。

    “金剑真人,我等助你一臂之力。”

    “算上我水云宗一个。”

    “还有我玄黄宗!”

    六宗其余五宗的金丹长老,脸色变了变,最终一咬牙,还是祭出法宝,飞到了金剑真人身边,一同面对着来势汹汹的修士。

    南荒六宗彼此之间相互竞争,但是也一致对外,所以才能在抵挡住了腾蛟国的侵吞。

    另外一个原因,便是有猎妖城的制衡,也不知道任逍遥和龙游达成了什么协议,反正腾蛟国并没有出手对付六宗。

    “哼,六宗的老家伙,你们敢阻拦我?看来你们是安逸太久了,想要成为我腾蛟国的一部分。”

    龙飞脸变了变,怒气冲冲地说道。

    看到龙飞停止了攻击,其余散修、世家,或者是猎妖城的修士也纷纷选择在一旁观望。

    单凭一个天剑宗或许没有人惧怕,但是六宗一起联合起来,十多位金丹修士,他们心里自然有些顾忌。

    “哼,我们六宗向来一同进退,你们腾蛟国若是要宣告对我们开战,我等奉陪到底。”吴有道冷哼一声,毫不示弱地说道。

    与此同时,吴有道悄悄地传音给王平安和熊傲,让他们两个赶紧离开这地方。

    王平安眼神闪烁,神识之力已经落在了识海里的石剑。

    这时候,只要他一个念头,便可以召唤出石剑,然后施法将自己传送回剑府洞天。

    “对,我幽冥宗全力支持天剑宗!”

    在这时候,其余五宗也跟着表露出了坚决维护王平安的决心,让王平安心里暗自感动不已。

    一时间,心里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独自离开。

    “嘿嘿,我早已经想灭了你们六宗,今日你们既然主动送上门来,那么去死吧。”

    “诸位,我们这么多金丹修士,难道还怕他们六人不成?”

    龙飞说完,带着腾蛟国的三个金丹修士,直接扑向了六宗之人。

    这一次腾蛟国包括龙飞太子,一共来了四个金丹修士,并且还有一名金丹十层的强者,所以看到腾蛟国出手,其余人纷纷扑向飞向了王平安,并没有选择去攻击六宗之人。

    “卑鄙!”

    龙飞暗骂了一句,也带着腾蛟国的金丹修士追向了王平安,并且还出手拦截其他修士。

    一时间,整个场面混乱无比。

    不过,猎妖城和腾蛟国的金丹修士人数多,很快地,龙飞的神识之力就落在了王平安身上。

    与此同时,一个来自猎妖城的青年男子,嘴角噙着笑容,化作一道青芒向王平安激射而去。

    “嗡!”

    突兀之间,王平安身上散发出了一股古老沧桑的气息,凌厉的剑气喷涌而出。

    在他识海里的石剑滴溜溜一转,直接悬浮在他头顶上。

    “轰隆!”

    当王平安掐动法诀的时候,让人意外的一幕出现了。

    仿佛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里,世界都为之停止,时光倒流,一股恐怖的灵压,骤然降临在天地之间。

    灵压落在众人身上,如遭重创,脸色的大变,几乎为之窒息。

    最让人惊恐的是,一股强大到极致的禁锢力,突兀出现在空中,所有人金丹修士都被定在了空中,动弹不得。

    “嗡嗡嗡!”

    只见空间波动,凭空出现一个空间通道。

    一个白衣若雪,五官有棱有角,面无表情地男子,从空间通道里缓缓地走了出来。

    这人的眼神深邃如同浩瀚星空,又仿佛又无穷无尽的剑气在肆虐。

    “滚!”

    这男子看了一眼众人,然后轻轻地吐出了一个字。

    顿时凭空霹雳,一股狂暴的力量疯狂地冲击众多金丹修士身上,这些金丹修士如同断线的风筝,直接倒飞出去。

    除了六宗的金丹修士,其余人无一幸免。

    “哼,我的传承有缘者得之!”

    来者正是刚巩固了修为,急匆匆赶来的焚天真人。

    其实在王平安参悟到第九座雕像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直到自己传承真的被人得到后,他才赶了过来。

    他看到获得传承之人,既不是腾蛟国之人,也不是猎妖城的修士;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竟升起了丝丝的喜色。

    也许,他心里压根儿都不希望自己的传承,其他两个元婴修士的弟子或者家族得到。

    毕竟以他剑修的身份,假以时日可以完全超越龙游和任逍遥;不过若是自己的传承被对方知道的话,没有绝对的力量碾压,根本无法胜过同阶。

    “这…焚天老祖绕命,焚天老祖饶命!”

    这些金丹修士从头到尾都被禁锢着,坠落在地上,摔得鼻青脸肿;若不是金丹修士肉体强悍,恐怕全部都要化为肉泥了。

    疼痛自然难免,但是没有任何人脸上有怨言之色,只有无尽的恐惧。

    一咕噜爬了起来,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周身颤栗,不停地求饶道。

    *******

    焚天老祖说完之后,便不再理会众人,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了王平安身边。

    “小子,你得到了我的传承?”

    焚天老祖的神识之力直接落在王平安,肆无忌惮的扫了一遍。

    王平安瞳孔一缩,心跳骤然加速;他身上有太多的秘密,若是让着元婴看出来的话,恐怕今天他插翅难飞了。

    “晚辈王平安,见过焚天老祖,晚辈确实获得了您老人家的传承…..”王平安一脸恭敬地答道,然后对着焚天老祖鞠了三个躬。

    “你可有师承?”焚天老祖盯着王平安看了一会儿,脸上的严肃之色荡然一空,一脸温和地对王平安说道。

    “回禀老祖,晚辈…已经有一个师傅了,天剑真人就是我的师傅。”

    王平安瞥了一眼悬浮在空中的吴有道,突然一咬牙说道。

    即使成为元婴修士的门徒,是无数修士的梦想,可王平安心里有颇多顾虑,神秘的阴阳造化诀,阴阳镜,还有之前吴有道这个便宜师傅,为自己的所作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所以他才委婉地让焚天老祖打消收自己为徒的念头。

    吴有道看到王平安看向自己,然后说已经有师傅了,他脸上先是露出一副狂喜之色,继而一脸惊愕,难以置信地盯着王平安。

    “胡说,老夫可没有收你为徒!焚天老祖,此子是一个妖孽,他的征程是星辰大海,天剑宗太小了,无法养出九天神龙。”吴有道沉吟了片刻,冒着被焚天老祖击杀的风险,遥望着对方,开口解释道。

    “吴有道,你过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焚天老祖似乎心情十分好,并没有发怒,反而饶有兴趣地吴有道问道。

    吴有道身为六宗第一剑修,焚天老祖自然认识,当初也有过数面之交。

    “回禀老祖,事情是这样的……”

    吴有道思索了一下,直接将熊傲怎么认识王平安,到自己下山寻找他的经过,以及这些天参悟传承时的表现,一股脑都说了出来。

    “哦,原来如此!既然还没有拜师,便是没有师承了;小家伙,让我看一看你的灵根。”

    焚天老祖听完吴有道的介绍后,点了点头,然后手指一点,一个玄奥的符文直接落在王平安的身上。

    “嗡嗡嗡!”

    突兀之间,王平安身上闪过了五道颜色各异的灵芒。

    “五灵根……这灵根如此斑驳。”

    看到王平安身上闪过五种灵芒后,焚天老祖脸上闪过了一丝犹豫之色,陷入了沉思之中。

    “你既然已经得到了我的传承,并且凝聚出了剑心,也算有些天赋;你若是可以在十年内成就金丹,我可以收你为徒。”焚天老祖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多谢前辈厚爱,晚辈定当勤加修炼。”王平安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凡是今日在场的修士,同阶可以争夺我的机缘,若是有谁仗着虚活了一把岁数,修为高深几分,暗自谋杀我的传承者,杀无赦!”

    焚天老祖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灵压,磅礴的神识之力激荡在天地之间。

    他的话如一柄重锤,狠狠地落在每一个修士识海里,如同梦靥挥之不去,心潮涌动,气血几乎逆流。

    焚天老祖说完后,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王平安,身上遁光一闪,直接消失在天地之间。

    龙瑞听到焚天老祖的话后,心如死灰,眼里一片绝望之色。他感觉自己报仇恨雪恨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焚天老祖的话几乎就相当于一道免死金牌,谁敢轻易去找王平安的麻烦?

    同阶?以往平安的天赋和战力,斩杀同阶如屠狗虐菜,根本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其余对焚天老祖的传承有觊觎之人的修士,亦是心里凉飕飕,有苦难言。

    最高兴的要数六宗的金丹真人和门徒了,不仅拥有了一个妖孽一样的天才,并且这弟子和元婴老祖还有着丝丝缕缕的关系。

    日后只要王平安强大起来,念在今日的救驾之功上,六宗有难的话,王平安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哈哈,天剑真人,你们天剑宗好福气啊,收了一个天才弟子。”

    “贤侄天赋了得,真是我们六宗的福气啊!”

    六宗的金丹修士全部都围了过来,一脸谄媚地对天剑真人和王平安说道。

    “平安再次多谢诸位师伯师叔出手相助,若不然侄儿恐怕已是一缕亡魂了。”王平安心有余悸地说道。

    以龙飞为首的金丹修士,看着眼前的一幕,气得脸色发紫,如同猪肝一样,却又无可奈何。

    一声令下,龙飞直接带着腾蛟国的修士离开了。

    其余修士,也陆续地跟着离开了山谷。

    这些修士现在唯一的心愿,便是希望王平安无法在十年之内凝聚金丹,让焚天老祖彻底失去希望;那样的话,他们就可以暗中抢夺王平安身上的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