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三十九章 可怕的“土著”
    空中尽是密密麻麻的刀气,纵横肆虐,仿佛九天银河决堤,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扑面而来。

    寒意刺骨,寒光闪耀天地之间,连绵不绝的潮汐掌,在接触到肆虐的剑气之后,逐渐扩散,让人心悸的刀气,霸道绝伦,去势如虹,轰然劈锦衣男子。

    “砰!哗啦啦!”

    在千分之一刹那间,锦衣男子心头寒意大作,只觉得周身一阵凉意,身上的锦衣纷纷化为齑粉,一道清晰可见的红肿痕迹印刻再胸膛上,刀气吞吐的大刀就悬浮在他身前三寸之处,只要王平安内力一吐,催动刀芒,锦衣男子绝对会化成碎片。

    “我…我…”

    锦衣男子周身颤栗,满眼恐惧,吓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滴答滴答!”

    整个寂静的客厅,突然想起了一阵清晰地滴答声;这一刻,锦衣男子竟然吓得直接尿裤子了。

    “滚!”王平安收起大刀,冷冷地说道。

    “刀气,这是刀气啊!”

    “这少年究竟是何人?看样子似乎都不足十八,竟然已经凝练出剑气了,日后定然可以凝练出刀罡,成为仙师之下第一人。”

    “看这打扮想必是来参加朝圣大会之人,若是被刻下灵印,他的实力不知道会飙升到什么地步。”

    在王平安收起大刀后,过了几个呼吸,目瞪口呆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现场顿时爆发出一阵雷鸣般的笑声。

    听到笑声,站在竞技台上的锦衣男子脸色潮红,恨不得找个地缝躲起来。

    四周的观众,看到王平安的表现,眼睛俱是一亮,开始打听他的情况,想要招揽或者结交他。

    只是王平安等人初来驾到,他们根本收集不到重要的消息。

    “嘿嘿,婉清妹啊,这个平安是越来越厉害了!”站在南宫文身边的木易倍感光荣,仿佛站在竞技台上就是他一样,兴奋地说道。

    “想不到王兄弟竟然有如此修为,可惜他没有灵印….”南宫文一脸惊愕,继而有些惋惜地说道。

    不过王平安击败了锦衣男子,也算是为他挽回了颜面,他满面的愁容顿时疏散了大半。

    他已经做好了输掉九千万两黄金的打算了,王平安的出现让他再次看到了一丝希望。

    “南宫复山,这是第一位!”

    王平安气定神闲地站在竞技台上,盯着油头粉面的南宫复山毫不客气地说道。

    “哼,这小土著,还真有些本事,今天算我看走眼了。”

    感受到王平安眼里的轻蔑之色,南宫复山鼻子都气歪了,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起来。

    “李龙,你上去;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把这土著的底子给我摸清了。”南宫复山气急败坏地对身边另外一个中年大汉说道。

    这大汉皮肤黝黑,肌肉高高隆起,周身充满了力量,想必也是一位力量型的高手。

    听到南宫复山叫到自己,李龙脸色顿时一片惨白;我知道自己的实力也就和锦衣男子在伯仲之间,上去的话定然不是王平安的对手。

    “复山少爷,这土著在刀法上的天赋十分了得,一身实力丝毫不弱与先天战士,要不…..”李龙看了一眼阿大,诚惶诚恐地说道。

    “哼,废物,一群废物,你们是我的奴仆,我叫你上去就上去!若不然,你明天去城外乱葬岗挑一个坟头吧。”南宫复山暴跳如雷,阴森森地看着李龙。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直沉默不语的阿大上前一步,死死地盯着他。

    “复山少爷,小的去了,你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李龙神色变了变,转身走向了竞技台。

    “动手吧,我若是出手你就没有机会了。”王平安并没有拔刀,但是身上自由一股无敌的气势。

    “死!”

    李龙眼里凶光爆射,身形一闪,在空中留下一连串残影,直接向王平安施展了一个连环踢。

    每一脚都蕴含着沛然巨力,在空气发出噼啪之声,无形的气浪扑面而来。

    “来得好,给我破!”

    王平安哂笑一声,双拳一握,空中的九牛二虎虚影瞬间钻入他体内,整个拳头萦绕着一层恐怖的气流,猛然轰向空中重重脚影。

    王平安深邃的眼神似乎可以看透一切,避开一切残影,重重地砸在了李龙的脚上。

    “砰!咔嚓!”

    两者相撞的时候,在轰鸣之中,依稀还有一声清晰的骨折声。

    “啊啊…..”

    李龙如断线的风筝一样砸落在竞技台上,而后抱着双脚步凄厉地尖叫起来。

    “蹬蹬蹬!”

    王平安脸色一变,整个人蹬蹬蹬地向后倒退,最后险而又险地立在了竞技台边缘上。

    “竟然又是一招败敌,这一次他竟然没有出刀?”

    “嘶,此人实在恐怖至极!”

    看到王平安再次轻易击败了李龙,底下的人俱都吸了一口凉气,难以置信地惊呼起来。

    许多人,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要去拉拢王平安了。

    对于这结果,王平安并没有意外;因为经过阴阳镜子帮助自己易经洗髓,加上已经晋升炼气二层,他的体质与力量完全不逊色于任何先天战士。

    这一次突发奇想,试一试能否正面抗住先天战士的攻击,还真的抗下来了,虽然吃了一些暗亏。

    “你去把那个废物拖下来。”南宫复山脸色阴沉得几乎滴,冷冷地对锦衣男子说道。

    锦衣男子周身一阵哆嗦,看了一眼竞技台上的王平安,还是低着头上去把李龙架了下来。

    看到王平安连续扳回了两局,南宫文喜出望外,他似乎看到了胜利的希望;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的眼光不错,只是从来没有想过王平安竟然如此优秀。

    “阿大,你上去,一会儿不要留手。只许胜不许败,即使动用灵印也在所不惜。”南宫复山转身对面目狰狞的阿大吩咐道,语气里透露着一股冰冷的寒意。

    王平安并不是先天战士,只是一个偏僻村寨的少年,他竟然让奴隶使用灵印,可想而知他对王平安有多么愤怒。

    “好,复山少爷,我这就上去把他杀了。”

    阿大眼里闪过一丝嗜血之色,拖动着宛若铁塔一样的魁梧身材,径直走到了竞技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