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天剑宗来客,血无衣追来
    腾蛟国大皇子龙飞当上太子之外后,志得意满,一时间风头无限。

    在选出了太子后,腾蛟国的国主也逐渐隐退了,将权利交给了太子。

    在腾蛟国的皇宫深处,腾蛟国之主正盘坐在一个灵气氤氲的聚灵阵中修炼。

    在四周,还有七个身穿灰袍的男子,其中有三人身上已经带着一缕行将就木的衰败气息。

    这里是一个宽敞的地下广场,一眼望去,似乎起码有上丈;在广场中间,屹立着一座三丈高的雕像,雕像正是龙游。

    “嗡嗡嗡!”

    在这时候,雕像突然光芒万丈,一道身影猛然从雕像上走了出来,仿佛龙游直接从雕像里冒出来一样。

    “不肖子孙,拜见老祖宗!”

    这些人被龙游的投影直接吓了一大跳,震惊地跪在地上。

    “龙武,你立刻派遣仙朝最优秀的子弟,前往南荒七城联盟的区域;焚天真人在七城联盟所在的地域成就元婴之位,留下了自己传承,任何人都可以参悟,我希望这一份机缘,可以落在我们皇室的子弟身上。”

    龙游一脸威压,不容置疑地说道。

    “对了,那地方好像距离七城的大荒城十分近,叫做北陵山脉。”

    龙游说完,虚空一画,一个清晰地地图出现在空中。

    说完后,龙游的身影再次飞入雕像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次他动用了秘法,投影告诉龙武,北陵山脉有元婴修士的传承,其实就是想让腾蛟国的人抢占先机。

    “什么?焚天真人竟然成就了元婴之位。真是想不到,我们这一把老朋友,竟然是他最先迈出了那一步。”一个满脸皱纹,须发皆白的老者,一脸震惊地说道。

    “这是我们机会,老祖宗的话绝对没有错,我这就让组织人前往北陵山脉。”

    几人嘀咕了一句,眨眼就离地下广场。

    与此同时,任逍遥同样施展秘法,去联系了猎妖城的弟子,让他们组织宗门的人,前往北陵山脉。

    一直流落在外面的龙瑞,终于将伤势养好了;但是一直犹豫着不敢回腾蛟国,这一次他竟然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大哥,带着一群人离开了腾蛟国。

    他通过自己以前的关系,总算得到了焚天真人成就元婴,流下传承的消息了。

    “哈哈,七城联盟竟然出现了元婴老祖的传承?大哥啊大哥,这一次我一定要得到传承,七城联盟,我可是比你熟悉多了。”

    “这一次,我一定要得到传承,我要重新夺回太子之位;还有七城联盟的土著,我一定要你们死的很惨。”

    听到在七城联盟中的北陵山脉,出现了元婴老祖的传承后,龙瑞兴奋大笑,激动得全身颤栗。

    想到这里,他直接离开了天龙城所在的区域,向着大荒城的方向飞去。

    他在七城联盟区域隐藏了这么久,对于大荒城十分了解,虽然没有去过,但是他绝对比龙飞熟悉七城联盟。

    纸包不住火,焚天真人成就元婴,在七城联盟区域内留下传承的消息,不翼而飞,传遍了整个南荒。

    南荒各大修士实力,全部都听到了这个让人兴奋的消息,各路修士纷纷赶往北陵山脉。

    *******

    “徒儿,不管谁击杀了你,为师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用他的鲜血祭奠你;若是他有村寨城池,我便屠城灭寨,让他们族人为你们陪葬。”

    血无衣如同一道红线,在空中激射而来,经过半个月的时间,他终于赶到了七城联盟的区域。

    在眼前悬浮着一枚血色的符箓,符箓向着某一个方向激射而去。

    七城联盟十分偏僻,一般的筑基修士都不愿意来,如今一位金丹修士竟然出现在这里,若是让人看到,定然会引起很大的轰动。

    可惜,这人的出现却不是好事,反而是灾祸。

    “咦,猎妖城城主的消息?”

    这时候,血无衣脸色一变,翻手取出了一枚千里传音符。

    “血执事,老祖传言:焚天真人已经成就筑基之位,在七城联盟的北陵山脉留下了传承,任何人可前往北陵山脉,领悟传承…..”

    “什么?焚天真人那老家伙竟然已经成为了元婴老祖!”

    “哈哈,好,非常好,我一定要得到这传承!徒儿,待为师取得传承后,再为你报仇雪恨。”

    刚才血无衣还信誓旦旦地在心里嘀咕,一定要为自己的徒儿报仇;然而,听到元婴传承出现后,顿时将一切都抛下了,只想快速找到传承之地,获得传承。

    元婴传承,对于任何修士都是致命的诱.惑,如今他哪里还有心思向着徒儿的陨落。

    “哈哈,想不到我如今距离北陵山脉不远了,这传承看来是我的机缘啊。”

    血无衣对比了一下地图,化作一道血芒,破空而去。

    ******

    一望无际的山脉上,有两道身影,乘坐在两头白色的灵禽上,激射而来。

    这两人一老一少,男人身背长剑,白衣飘飘,身上带着一股凌厉的剑气。

    老者满脸皱纹,宛若一个普通凡人,但是双目开合之间,却是闪烁着一缕让人心悸的光芒。

    “唉,又回来了,一切都物是人非;曾经的仇人,据说已经被王师弟击杀了。”熊傲身上闪过一抹杀意,冰冷的说道。

    “嗯,你心里魔障,,不然早已经筑基后期了;这一次回去后,为师希望你好好闭关修炼,争取早日晋级筑基圆满之境。”老者点了点头,有些感慨地说道。

    这人正是天剑宗的太上长老吴有道,天剑宗有两位金丹修士,吴有道是其中一个,并且还是一名剑修,一身实力深不可测,据说他早已经迈入了金丹八层之境。

    “徒儿,听说那王平安了一个十分有趣的小家伙,还将天剑宗的秘法交给了对方是吗?”

    “回禀师傅,那家伙虽然灵根斑驳,但是修炼天赋与悟性却十分出众,到时你看看能不能带他回天剑宗。”熊傲沉吟了一下笑着说道。

    “哈哈,你这么说了,我能不答应吗?按理说,他也算我们天剑宗的记名弟子了。”吴有道笑着看了一眼熊傲,似笑非笑地说道。

    “若是真的如你所说,对方修炼短短几年时间,就将南宫三圣击杀了;恐怕除了天赋和悟性外,此人身上还有气运庇护。”

    按照熊傲的说法,王平安的天赋,真的已经达到了让人动容的地步;虽然灵根斑驳,修炼十分艰难,但是没有悟性,纵然灵根奇佳,日后修炼也是日渐缓慢。

    修士之间,一朝顿悟得道飞升,讲究的就是悟性;如果王平安的悟性真的那么高,他不介意将对方带回宗门里。

    “师傅,你就放心吧;我一切都打听好了,他确实击杀了南宫三圣,具体什么情况,我们到大荒城一问便明白了。”熊傲一脸笃定地说道。

    当他闭关出来后,听说王平安已经击杀了南宫三圣,入住大荒城;他惊讶得几乎心都跳出来了,派人核实之后,直接带着自己的师傅一起赶过来。

    除了让自己师傅收王平安为徒外,还有就是让他去看一看灵石矿脉的事情。

    若是王平安成为了天剑宗的弟子再好不过了,若是无法加入天剑宗,他也打算让自己的师傅,留一部分灵石给王平安。

    两人边说边聊,不久便到达了大荒城。

    “报告城主,外面有两个仙师指名说要见王平安仙师大人,还说是故人来访。”

    一个武者急匆匆地来到城主府,对王战说道。

    “故人来访?”王战闻言脸色一变,皱着眉头。

    不过想了好久,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当他走到会客厅,看到熊傲的时候,一切都明白了。

    “原来是熊仙师来了,小老儿拜见两位仙师大人。”王战笑容满面地对着熊傲两人鞠了一个躬。

    “哈哈,城主不必客气,恭喜你们成为新的大荒城之主;我这一次主要来找平安,不知道他如今在何处?”王战笑了笑说道。

    “这…..”王战闻言,一下子陷入了沉默中,脸上露出了一丝难色。

    “这里没有其他修士!不过,有意思的是,这里有一头受伤的四级灵兽。”这时候,吴有道突然冷不丁地说道。

    “安儿,已经离开大荒城前往北陵山脉了,里面出现了一个神秘仙师,引起了天地异变….”王战沉吟了一会儿,还是开口将王平安的去向说了出来。

    “至于那灵兽,是安儿的兽宠,前些日有仙师来这里闹事,斗法中灵兽受伤了。”王战继续开口解释道。

    “咻!”

    在这时候,门外突然一道金色的符箓激射而来,符箓如同一柄锋利风飞剑,滴溜溜地悬浮在吴有道眼前。

    吴有道接过符箓,神识直接沉入其中,里面的信息。

    “北陵山脉,梵天真人成就元婴之位,留下了传承…..”

    下一刻,吴有道抬起头,一脸震惊地说道,全身都在隐隐颤抖。

    “徒儿,我们走!去参悟元婴大能的传承。”

    吴有道说完,身上的遁光一闪,直接卷起熊傲,消失在大厅里。

    王战看着来去匆匆的熊傲师徒,脸色变了变,完全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儿,希望这一次你可以平安归来;熊傲仙师带着他师傅来了,说不定这是我们的一次机会,但愿你可以把握住。”

    王战坐在椅子上,眼神闪烁;良久,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缓缓地呢喃起来。

    ******

    一直在向着北陵山脉赶去的血无衣,突然意外地发现,悬浮在身边的血色符箓,竟然散发出一股蒙蒙的红芒。

    符箓在疯狂地颤抖,一个若隐若现的符文萦绕在上面,仿佛要破空而去。

    “咦,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巧的事情,击杀我徒儿之人竟然也赶往北陵山脉了?”

    “哈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不管你是谁,今日你一定要死!”

    血无衣说完,身上遁光一闪,顺着符箓指引的方向激射而去。

    与此同时,王平安已经快到北陵山脉了。

    四周不时可以看到其他修士破空而来,如果是以往的时候,王平安区区一个炼气十层修士,恐怕早已经被人打劫了。

    但是现在大家都急着赶去北陵山脉,所以并没有人愿意节外生枝。

    “嗡嗡嗡!”

    就在这时候,王平安突然感觉体内有一股莫名的气流在窜动,仿佛要破体而出。

    王平安神识一扫体内的情况,突然脸色大变。

    “不好,是之前那个神秘符文在出现了。”

    王平安脸色惨白,突兀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正在急剧向自己席卷过来。

    “恐怕那女修口中的金丹师傅,已经追过来了。”感受到越来越近的危机,王平安心里焦急如焚。

    他想要立刻返回剑府洞天,可是又害怕对方迁怒大荒城,一怒之下,屠杀了所有的族人。

    再者,北陵山脉有传承出现,他心里也十分想去查看。

    “大黄,我们赶紧去北陵山脉,我似乎被人盯上了。”王平安沉吟了一下,一咬牙齿说道。

    不管怎么样,先赶去北陵山脉看看,实在不行再想其他办法;若是让他一人逃回剑府洞天,让大荒城的凡人承受一位金丹修士的怒火,这种事情他根本做不出来。

    “之前那两人的师傅来了?”大黄狗十分通灵,忍不住开口问道。

    “对啊,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走吧!”

    王平安苦笑一声,身上遁光一闪,带着大黄狗破空而去。

    ******

    “咦,你们看到空中的血芒没有?那人好像是血无衣!”

    血无衣略过虚空的身影,还是被其他修士感应到了。

    “一定血无衣,这么恐怖的杀意,究竟是谁触怒了这魔头?”

    一时间,众多修士纷议论起来。

    “桀桀,我已经感到很近了,竟然敢杀我徒儿,我一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血无衣完全无视其他修士,眼里凶光闪烁,跟着追踪符箓激射而去。

    此时此刻,他眼里只有仇恨,只有无尽的杀戮之意。

    “哇,好强悍的灵气,王平安,我们快到传承之地了。”

    大黄狗和王平安,突然感觉到了天地之间的灵气变得浓郁起来,并且隐约还能够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威压,萦绕在虚空中,挥之不去。

    “大黄,我们好像逃不掉了。”

    这时候,王平安心里却没有一丝兴奋,脸上全是尽是苦涩。

    “咻!”

    与此同时,一道红芒激射而来,化作一面符箓悬浮在王平安面前。

    王平安体内嗖地也跟着飞出了一个血色符文,一股诡异直接连接到符箓上,两者似乎本来便是一体。

    “哈哈,终于逮住你了!”

    下一刻,一个身穿血色长袍,周身杀气凛然的修士突兀出现在王平安的视野里,一道庞大的神识之力,轰然落在了王平安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