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猎妖城血无衣,难除追踪印记
    “师妹…..”

    雷震看到萧淑馨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直接被吓得魂飞魄散,惊慌地尖叫起来。

    旋之,身上遁光一起,便要向着萧淑馨飞过去。

    “嘿嘿,还敢分心!”

    大黄狗眼里闪过一丝异色,咻地来到了雷震身后,一口就咬主了雷震的脖子。

    “滚!”

    雷震心里焦急万分,嘴里怒骂一声,对着身后就是一拳轰了过去。

    罡风阵阵,拳影重重,一股沛然巨力席卷在虚空中。

    “砰!”

    大黄狗眼里闪过一丝寒芒,举起前爪,竟然直接抓住了雷震的拳头上,狗爪直接落在黄芒涌动的拳头,两种不同的灵芒交织在一起。

    雷震的拳头瞬间布满了抓痕,血液冉冉流淌。

    大黄狗也不轻松,在这一股狂暴的力量下,轰地一声就被击飞出去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白虎突兀出现雷震面前,一爪就掏向了雷震的胸膛。

    “噗呲…..”

    锋利的虎爪,直接贯穿了雷震的胸膛,血液飞溅,惨不忍睹。

    白虎猛然一甩,轰隆一声,雷震被它生生地砸在了地上,一个三尺深的巨坑突兀出现在地面上,硝烟弥漫,浓烟滚滚。

    “大白,吞了她!”

    王平安神识一扫泥坑,面无表情地说道。

    在雷震的身上,王平安还能感觉到生命的气息,想到之前腾蛟国十五殿下祭出的符箓,王平安根本不敢一丝犹豫,直接让白虎杀了对方。

    以他如今的修为,若是对方身上真的拥有强大的符箓的话,他根本无法抵挡。

    白虎闻言,眼里闪过一丝喜色,直接飞了出去,一口咬住了雷震。

    “住…住手,你们不能杀我…..”

    雷震艰难地震开双眼,迷迷糊糊地说道。

    白虎仿佛根本没有听到雷震的求饶,几口就将他吞了。

    旋之,王平安带着两只灵兽,落在了萧淑馨的面前。

    “咻!”

    王平安手指一点,直接穿过了萧淑馨的丹田,彻底将她的丹田废了。

    随后,他再次将灵气输入萧淑馨体内。

    “这…你…你居然敢废了我的丹田?”

    萧淑馨苏醒后,茫然望了一下,突然凄厉地叫了起来。

    “说,你究竟是谁?”王平安眉头一皱,冷冷地问道。

    “你们死定了,你们居然杀了我师兄,我师傅可是金丹真人,你们废了我,我要让你所有族人都为我陪葬。”

    萧淑馨状若厉鬼,自言自语地尖叫着,仿佛根本没有听到王平安的说话。

    “我平生最恨别人危险我的家人,大白,交给你了!”

    王平安听到对方师傅是金丹真人,顿时脸色大变;而且萧淑馨说要让所有族人陪葬,他身上倏然爆发出了一阵恐怖的杀气。

    既然已经杀了一个,这个仇肯定是结下了,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就灭了女子。

    白虎站在一旁,早已经馋得口水直流出,得到王平安点头后,它直接就咬向了王平安。

    “桀桀,你们等着为我陪葬吧。”

    萧淑馨盯着王平安,眼里闪过一抹怨毒之色。

    “咻!”

    一枚殷红如血的符文从萧淑馨身上突兀飞了出来,向着王平安激射而来。

    这符文直接穿过了王平安的身体,消失于无形。

    神识一扫,在体内仿佛多了一个神秘印记,根本无法抹除。

    看着萧淑馨被白虎吞噬那一刻,眼里的诡异之色,王平安心里莫名地感觉到了一阵不安。

    那一个符文进入体内后,竟然消失不见了,只是多了一缕奇异的气息,十分诡异,根本无法用神识祛除。

    看到王平安击杀了两大修士后,王战等人终于兴奋地冲了过来。

    “安儿,你终于回来了。”王战一脸激动地盯着王平安,眼里依稀有水雾在萦绕。

    王平安离开大荒城半年了都不见人影,加上北陵山脉异变,王战心里承受了无尽的压力,直到这一刻,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爹,孩儿回来了,让你们受惊了!”

    王平安环目四望,一字一顿地对王战,以及王大成等人说道。

    看着他们眼里流露出的关心之色,王平安心里有一股暖流在涌动;也许,这些人就是自己所要守护的。

    “仙师大人威武!”

    “白虎神兽威武!”

    “狗爷威武…..”

    “噗…..”

    突然之间,成立的武者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开始跪在地上高喊。

    前两句倒是中规中矩,后面一句让王平安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黄狗平时就喜欢开口闭口狗爷,想不到这些武者还真的叫它狗爷。

    “什么?不可以叫狗爷吗?”大黄狗瞥了一眼王平安,一脸不怀好意地说道,仿佛只要王平安说一个不字,它就会立刻冲过来。

    “爹,我们先回去吧!”王平安没有回答大黄狗,转身走向了王战。

    “诸位,自行散去吧!”

    看了一眼匍匐在地上的凡人和武者,王平安直接施展灵力,朗声喊道。

    他本来是想让这些人不要将今日之事传出去,不过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说;这里这么多平民百姓,根本无法隐瞒下去。

    回到城里,王平安先是和家人见了一面,然后又急匆匆的闭关了。

    他要尽快身上的伤养好,赶去北陵山脉;其次,萧淑馨身上飞出的符文进入了体内,让他感到极度的不安,他必须想办法驱除。

    *******

    在南荒东方,有一座巨大散修之城,这里是南荒最危险的地方,任何金丹一下的人,在这里都有可能陨落。

    散修之城叫猎妖城,许多修士来到这里,便是出海捕杀海妖,获取海妖妖丹,用来修炼。

    在南荒灵石矿脉实在太稀少了,许多散修都会选择出海猎妖。

    除了猎杀海妖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吸引众多的修士,前赴后继地奔向深海。

    因为海中有很多荒岛,有各种传承,各种灵药;据说腾蛟国的开国之主,便是在海中得到一头死去的蛟龙,在蛟龙尸体里得到修炼功法,从而开创了一个强大仙朝。

    无数幻想着一夜金丹的修士,悍不畏死地聚集在猎妖城,即使在这里死亡率很高。

    在海里,隐藏着无数金丹大妖,甚至于更强大的妖怪;而且,不时会出现兽潮。

    修士只要一出了猎妖城,便是三不管地带,修士之间勾心斗角,相互残杀的事情时有发生。

    “轰隆隆!”

    此时此刻,在一个荒芜的岛屿上,一个身穿血色道袍的五旬老者,手里拿着一柄血色的飞剑,疯狂攻击一头仿佛鳄鱼一样的海妖。

    这血袍道人名字叫血无衣,是猎妖城十大高手之一,为人歹毒,心狠手辣,无恶不作。

    他是散修联盟的长老,平时见谁都是笑眯眯,人称笑面虎,但是他性格喜怒无常,十分护短;面对比他修为高的金丹修士,仿佛一个哈巴狗一样,面对其他散修,却仿佛一个狼狗一样。

    在他府邸里的仆人,奴隶,几乎每天都被他责骂,暴打,那凄厉的叫声,几乎传遍整个猎妖城。

    所以,在猎杀城里,只要听说是血无衣收奴仆、随从,几乎都没有人愿意报名。

    若是其他金丹修士,只要一声令下,修士会立刻排成长龙。

    言归正传,且说那头头海妖也不简单,身上散发着五级妖兽的气息。

    血无衣出手之间,剑气纵横,落在海妖身上,发出一阵金铁交鸣的声音。

    在海妖身后,有一株火红色的珊瑚,上面散发着浓郁的灵气。

    “给我死!”

    血无衣身上气势暴涨,周身似乎有一股血雾在流淌,一柄三丈大小的巨剑凝聚在空中,浩浩荡荡的威压轰然落在海妖身上。

    “吼吼!”

    这鳄鱼状的海妖,嘴里发出一声奇怪的声音,一枚水蓝色的妖丹,突兀从它嘴里悬浮出来。

    妖丹一出现在空中,天地之间浓郁的水灵气,疯狂地聚拢过来,一股沛然巨力向四周扩散开来。

    “轰隆隆!”

    巨剑之间落在妖丹上,妖丹华光万丈,瞬间挡住了血无衣的攻击。

    “咔嚓!”

    仿佛是一息,妖丹上灵光溃散,一道细微的裂痕出现在上面;海妖身上的气息急剧下降,周身的灵气护罩,都在摇摇欲坠。

    “砰!咔嚓!”

    海妖身上的鳞片纷飞,血液飞溅,直接被飞剑砍成了两半,整个岛屿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轰隆隆!”

    一分为二的海妖,依然在疯狂地抖动着,如同无头苍蝇一样,在四周蹦跶着。

    “糟糕,血珊瑚!”

    血无衣脸色一变,身上灵光一闪,化作一道红线激射而去,红芒卷过之处,那一株一尺高的火红色珊瑚便落在了他手里。

    “哈哈,果然是两百多年的血珊瑚,不亏此行!”

    血无衣盯着手里的血珊瑚,眼睛一亮,兴奋地说道。

    “咔嚓……”

    就在这时候,两道轻微的响声突然从血无衣身上传了出来。

    下一刻,他脸色大变,直接从怀里摸出一块玉佩。

    只见玉佩布满一分为二,灵光黯淡,那些神秘的符文,彻底失去了玄奥的力量。

    “馨儿?震儿?到底是谁杀了你们!”

    “轰!”

    血无衣盯着两块破碎的本命牌,难以置信地尖叫道,脸上神情扭曲,暴跳如雷。

    他身上突兀爆发出了骇人的杀意,浩浩荡荡的灵压,向四面扩散开来,海岛外浪花翻滚,天地震动。

    只见他一剑挑出了妖丹,然后化作一道红线,破空而去。

    之前天地异变,血无衣身为金丹九层的修士,自然感应到了,所以他就让自己的两个宝贝徒弟去了。

    只是万万想不到,去了七城联盟那一片蛮夷之地,自己的徒弟竟然陨落了。

    这一刻,他心里只有无穷无尽的杀意。

    在猎妖城里,他高高在上,除了神秘莫测的城主之外,根本没有人与他为敌;如今竟然有人敢杀了自己最得意的徒弟,不将对方碎尸万段,根本难解他心头之恨。

    ******

    “呼,这血色符文,仿佛是一个追踪印记,竟然用死亡奥义都无法轻易抹去。”

    在城主府地底下闭关的王平安,终于睁开了双眸,一脸郁闷地叹了一口气。

    他使用了死亡奥义,只能稍微抹去一丝印记的力量,按照这速度,恐怕起码要一个月,他才能将这印记抹去。

    但是,他没有那么多时间,他已经闭关了五天了,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

    如今北陵山脉的情况十分复杂,他必须尽快赶去查看。

    还有王家寨后山的灵石矿脉,也不知道会不会暴露,这一连串地问题压在心头上,王平安根本无法盘坐在这里,将体内的印记彻底祛除掉。

    王平安出关后,和王战说了一声,然后带上大黄狗,悄悄地离开了大荒城。

    白虎身上的伤势还没有痊愈,王平安就让他继续在城里守着王氏家族。

    如今经常有修士来大荒城,若是没有一只灵兽镇守,大荒城被人夷为平地都不知道。

    ******

    北陵山脉,山谷中。

    梵天真人盘坐在地上,仰天高望,盯着空中逐渐聚拢的劫云;他脸上充满了兴奋之色,眼里露出期待而狂热的神情。

    “轰隆隆!”

    “噼里啪啦!”

    粗壮的雷霆之力,飞舞盘旋,如蛟似蛇,滚滚天威,萦绕在天地之间,挥之不去。

    从四面八方疯狂聚拢过来的灵气,浩浩荡荡;翻滚涌动的劫云,仿佛百川纳海,哗啦啦地吸收着灵气,孕育着一股让天地为之黯然失色的恐怖灵压。

    与此同时,焚天彻底被火灵气淹没了,在他头顶上形成一个红色旋涡,每一次旋转,都有海量的灵气灌入梵天真人体内。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空中的劫云已经延伸到千丈之外,漆黑如墨,翻滚之间,如同一片墨池倒扣在空中,天地昏暗,杳杳冥冥,煌煌如狱。

    梵天真人身上的气息起初起伏不定,此时此刻已经彻底稳定下来;他周身肆虐的灵压,逐渐被收敛起来,整个人火焰萦绕,每一寸肌肤上都闪烁着一丝神秘的光泽,充满着强悍的力量。

    “轰隆隆!”

    劫云轰隆隆作响,仿佛下一刻就要落在他身上。

    焚天真人能够清晰地感应到一股强大的天威,彻底笼罩在了自己身上。

    他知道,天劫即将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