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三十八章 平安出手
    阿大一脸残忍,直接抓住了张如意,一个抱摔就把他砸飞在台上,整个竞技台都震动起来。

    “败了!”

    这一刻,南宫文面如土色,似乎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切索然无味。

    张如意已经是他手下最强大之人了,本来想派出他扳回两局,想不到直接就被阿大击败了,大势已去,败局已定。

    “哈哈,南宫文你已经连败两局了,还有最后一场,若是再输了,那么你的九万两黄金和那小女娃的兔子,可就是我的了。”南宫复山啪地打开手里的折扇,轻轻地摇晃着,得意洋洋地说道。

    南宫复山心里有十足的把握,这一场比斗他赢定了;以阿大的修为,除非出现灵印战士,不然几乎就是无敌的存在。

    南宫文脸色铁青,紧握双拳,没有立刻派人上台去。

    他知道即使自己再次派人上去,也只是自取其辱,自己手里的人根本就不是阿大的对手。

    “嘿嘿,南宫文怎么不说话了,你怕了吗?实在不行你可以自己上啊,好让我看一看你们三支脉的强大?若是想要洗髓丹,恐怕也只有你亲自出马了。”南宫复山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模样,不停地对南宫文冷嘲热讽。

    “少爷,都是我等无能。”张如意几人灰头土脸地站在南宫文面前,脸色红白交织。

    南宫文握着拳头,沉默不语;他虽然有灵印,可是他真的在这众目睽睽出手了,无论输赢,最后都会被人嘲笑。

    输了是无能,胜了也是胜之不武,招人嫌话。

    “南宫文,考虑好了吗?怎么这么婆妈,想一个娘们一样。”南宫复山一脸戏谑地说道。

    “唉,也只能认输了,输钱总好过丢面子。可是我不甘心啊,有被南宫复山算计了。”

    沉吟了良久,南宫文不甘心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如今除了认输或者自己上去,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让他去和南宫复山的手下比斗,他根本拉不下这脸面,即使这样九万两黄金输了。

    “南宫文,你这缩头乌龟?连我的奴隶你都不敢面对吗?你们三支脉的人简直是废物,这样就退缩了。”南宫复山继续用激将法激怒南宫文,想让他亲自出手。

    “哼,可恶,实在是欺人太甚。”

    南宫文紧握的双拳发出了一连串咔嚓咔嚓声,双目瞬间通红,似乎下一刻就要冲动竞技台上去。

    “南宫少爷是何等身份,岂会与一个下人比斗?就让在下来领教一下你手下的高招吧。”

    就在南宫文要宣布认输的时候,身后突然想起了一道清脆的声音。

    “咦,王公子,此事万万不可,刀剑无眼,你身为我的朋友,岂能让你出手?再说了,南宫复山手下几乎都是先天战士,你去了只怕有危险。”南宫文看到王平安走了出来,脸上一片愕然,继而有些感激地说道。

    王平安能在这情况下挺身而出,他心里虽然十分感动,但是他自然不会让王平安上去,一不留神恐怕都有性命之忧。

    在他看来,王平安只是一个山旮旯里的天才,也许灵印是什么都不知道;虽然天赋出众,然而让他与南宫复山的手下比试,实在太危险了。

    “哈哈,南宫少爷不必担心,此事也与我有关,再说我还舍不得婉清妹子的宠物送人呢。我会小心的,你就让我试一试吧。”王平安耸了耸肩,一脸认真地说道。

    “额,你不必担心,我不会强制你未婚妻宠物交出去的。”南宫文吸了一口气,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没事,我意已决,你不必劝说了。”王平安说完,直接走向了竞技台。

    “平安,小心保重自己。”木婉清有些担忧地说道。

    她觉得王平安之所以出手,其实主要是因为要保住自己的宠物;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王平安,心里宛若吃了蜂蜜一样甜滋滋。

    “放心!”王平安自信满满地说道,纵身跳到了竞技台里。

    “咦,这土著哪里来的?”

    “我还以为是南宫少爷的奴隶呢?”

    除了那美妇之外,其余人看到南宫文所谓的“朋友”身穿兽皮,宛若野人一样,俱是露出一脸不解之色。

    “嘿嘿,少爷,那个土著真的上去了?”一直站在南宫复山身边的锦衣男子,跃跃欲试地说道。

    在大街上,就因为王平安的出手,才打断了他抢夺小白兔的举动;本来可以好好地在少爷面前表现自己,直接被王平安搅黄了,他对王平安可谓是充满了怨恨。

    “少爷,第一场就让我上去吧,我偏要揍得这土著找不着北。”锦衣男子低声对南宫复山说道。

    “嗯,去吧!不要闹出人命就可以了。”南宫复山摆了摆手,直接答应了。

    锦衣男子得令,如获大赦,兴奋地冲到了竞技台上去了。

    “哈哈,小土著,想不到你真的有勇气站上来,今日老子一定要打得你求爷爷告奶奶,这就是你得罪了南宫少爷的下场。”锦衣男子握了握拳头,一脸狰笑,一副吃定了王平安的模样。

    “尔首疾乎?”王平安一翻白眼,不耐烦地说道。

    “???”

    “你什么意思?”

    “我说你脑袋有毛病吗?我得罪的人可多了,还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要动手就赶紧。”

    “哈哈哈!”

    王平安话声刚落,整个大厅里来宾哄堂大笑。

    “到底谁是土著,尔首疾乎?这家伙竟然都无法理解。”

    “有趣,这少年十分有趣啊,竟然丝毫不怯场。”

    就连续一直紧张地盯着王平安的南宫文,脸上都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丝笑意。

    “啊啊,土著,你找死!”锦衣男子反应过来后,气得哇哇大叫。

    下一刻,他身上气势暴涨,潮汐掌一掌掌的拍出,虚空中响起了哗啦啦的水流声,先天战士恐怖的威压扑面而来,让人几乎窒息。

    “斩!”

    王平安一脸平静,一把抽出后背的大刀,身上气势节节攀升,九牛二虎虚影一闪即逝,他完全没有保留,一刀劈了出去。

    刀气纵横,一片白芒芒的气浪披荆斩棘,破开如同潮水一样的掌势,向着锦衣男子奔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