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三十六章 南宫复山的小伎俩
    看到王平安一脸尴尬地站起来,低声对自己解释,南宫文内心的愤怒逐渐平静了下来。

    “王公子,此事与你无关,你不必愧疚。”他摆了摆手,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让王平安不必有心理压力。

    “南宫少爷,不知南宫复山为何要在这种场合存心捣乱。”王平安有些迟疑地问道。

    他只知道南宫复山在街上想抢夺木婉清的宠物,对方也是南宫家族的少爷,具体情况完全不知道。

    “南宫复山是二支脉的嫡系,我们南宫家一种有八个支脉;主脉有三位仙师老祖,其余支脉都没有,所以资源分配都是不均匀了;每隔三十年,我们南宫家八脉就会举行一场比试,按照排名前后分配资源;如此形成良性循环,各大支脉后辈子弟才会努力修炼,保持南宫家的长盛不衰。”

    “哼,平时我和南宫复山不对头,我们都是支脉的嫡系少爷,倒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想不到,他明知道我需要这一枚洗髓丹,竟然还从中作梗,实在是无耻之极,最可恨的是,他之前已经拍下了一枚洗髓丹。”南宫文义愤填膺地说道。

    听到这里,王平安终于理清楚了他们的关系,说白了只是内部斗争;这种竞争方式,确保了大荒城的长盛不衰,一直统领方圆百万里。

    “南宫复山,我需要这一枚洗髓丹,你已经有洗髓丹了,这一枚让与我如何,算三支欠你一个人情。”南宫文忍住怒气,呼出一口浊气,缓缓开口说道。

    南宫文之所以要忍耐,他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可以从南宫山手里抢夺过来;毕竟三支脉没有二支脉这么富裕,若是可以让对方放弃报价,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哈哈,南宫文你怂了吗?你可以代表三支吗?我们两个支脉的争夺,大荒城众人恐怕都心里有数;这种灵丹怎么会嫌弃多,即使我用不着,也可以给其他人用,为何要便宜你?”南宫复山得意地大笑起来,完全没有要松口的意思。

    “这么说,你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与我做对了?”南宫文脸色铁青,冰冷地说道。

    “嘿嘿,话不必说得这么难听,既然是拍卖会,当然是价高者得之。”

    “好,很好!我出四两黄金!”

    南宫文气得周身颤抖,双手紧握,指甲似乎戳破了掌心,他直接报出了四万两黄金的天价。

    “四万一千两黄金!”

    南宫复山戏谑地声音,再次响起。

    “九万两黄金!”

    南宫文脸色阴沉得似乎滴水,再次把价格加到了九万两黄金。

    当喊出这一个价格的时候,他的心都在滴血;洗髓丹虽然有价无市,可是在大荒城就只有南宫家一个大势力,纵然收敛了大量的黄金,可是这已经几乎是他们三支脉能够承受的底线了。

    报出这个天价,显示着南宫文对这一枚洗髓丹必得的决心。

    “九万一千两黄金!”

    听到这价格后,南宫文眼里寒光爆射,怒气冲天,几个呼吸之后,他终于恢复了平静,直接走回了座位上,不再加价。

    “哈哈,南宫文,怎么不报价啊?继续报价啊,你们三支脉的财富能够比得上我们吗?除了城主一脉,我相信还没有人比我们第二支脉更加富裕的。”

    南宫复山说完后,整个拍卖场一片寂静,空气之中的气氛十分诡异。

    “南宫文,你继续不报价,那很遗憾,这一枚洗髓丹是我的了!”

    “九万一千两黄金一次…..”

    那个妩媚的美妇听到南宫复山的话后,立刻急吼吼地喊了三次报价。

    这一枚洗髓丹能够拍出九万两黄金的天价,已经大大了超过了她预估的成交价格。

    “九万一千两黄金,恭喜南宫复山少爷得到这一枚珍贵的洗髓丹。”美妇笑靥如花,风情万种地宣布道。

    这一枚洗髓丹很快就被美妇亲自送到了南宫复山所在的贵宾间里。

    “王公子,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你看见笑了。走了,这天宝楼今天也没有什么节目了,我带你去城里其他地方逛一逛吧。”南宫文勉强对王平安一笑。

    他来这里其实主要目的就是这一枚洗髓丹,如今已经被南宫复山得到,他也没有了继续待在这里的心思了。

    “南宫少爷,实在很抱歉!”王平安知道对方心里十分难受,也不敢多说什么。

    “王公子此事与你无关,你不要这么想;这是我与南宫复山的矛盾,或者说是我们两个支脉之间的冲突,与你没有本分关系。”南宫文摆了摆手,不以为然地说道;说完便带着王平安等人,向外走去。

    在他们南宫家族里,王平安继续天赋出众,也只是一个高级战士;他和南宫复山的冲突,根本不会因为王平安的出现,会有所改变。

    “南宫文,你还想要这一枚洗髓丹吗?看在你我都是南宫家族的份上,我给你一次机会,我们不如赌一局,我输了就把洗髓丹给你。”

    “而你,若是输了,就把那九万两黄金给我;还有,把那个土著手里的宠物,乖乖地交到我手里。”南宫复山一字一顿地说道。

    南宫复山的话刚说完,王平安等人顿时脸色大变;南宫文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仿佛吃了死苍蝇一样。

    “怎么个赌法?”南宫文吸了一口凉气,平静地问道。

    他对这一枚洗髓丹充满了渴望,即使有一丝机会他也不打算放弃。

    “你我各自派出三枚手下,在竞技台上比试一番,只要能赢了对方三人,则获胜,不知道你是否敢接?”

    南宫文眉头紧锁,一时间迟疑不定;他身边的人虽然每一个都是先天极致的高手,可是并没有灵印高手;而在南宫复山身边,有一个刻下了灵印的高手。

    “好,我和你赌!”南宫文一咬牙齿,冷冷地说道。

    说完后,带着众人再次回到了贵宾间里。

    “南宫少爷….”王平安突然有些迟疑地走了过来。

    “王公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也是南宫复山在挑拨离间罢了,他想让我发怒,赶你们出去,日后再也没有高手投奔我了。”南宫文似乎早已经知道王平安想说什么。

    南宫复山看似对木婉清的宠物不死心,其实就是不想让王平安这种天赋出众的高手被三支脉拉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