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坐镇天龙城,南荒起风云
    当王平安来到上官玄玉身上时,只见他周身焦黑,一股烤肉的气息飘溢在空中,上面还萦绕着丝丝缕缕,让人汗毛倒立的雷电之力。

    不过神识一扫,依稀可以感觉到上官玄玉体内微弱的生命气息。

    也不知道他那残破的古铜色盾牌究竟是什么级别的灵器,残破得都快腐朽了,竟然还能够防御住金丹真人的一道掌心雷,保住了他的性命。

    “王道友,上官道友怎么样了?”

    这时候,火锣走了过来,一脸担忧地问道。

    经过刚才一战后,众人似乎更加团结了,相互之间流露出了真挚的神情,无法隐藏起来。

    “经脉几乎寸断,灵气枯竭….不过丹田完好,想必还能恢复过来。”王平安一脸严峻,皱着眉头说道。

    说完后,王平安直接掏出了两枚灵石,分别放置在上官玄玉的身上。

    “咻咻咻!”

    等到天地之间的尘埃消失,灵压散去,两道人影从天龙城里激射而来。

    “师傅…..”

    灵芒收敛,露出了虞闫东和柳鸣的身影,脸上充满了焦急之色。

    之前上官玄玉让他们留在城里,直到法阵空间破碎后,他们终于感应到了天地之间浩荡的灵压,几次传音没有得到上官玄玉的回复后,于是冒险冲了出来。

    “你们站住,上官城主此刻正在疗伤,不要靠近他。”王平安眼神一闪,落在虞闫东两人身上,严厉地说道。

    说完后,王平安用手指了指气若游丝的上官玄玉。

    “师…师傅…您这是怎么了?谁把我的师傅伤成这样的。”

    看见上官玄玉此刻的模样,虞闫东两人脸色大变,身上蓦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杀意。

    “腾蛟国十五殿下。”

    王平安说完后,便不再理会虞闫东两人,转而去查看水云儿等人身上的伤势。

    他们的伤势并没有上官玄玉那么严重,此刻已经稍微恢复过来了。

    “哦.啊….”

    过了一个时辰后,上官玄玉身上的两枚灵石砰地一声化为了碎石,然后他嘴里发出了一声痛苦地闷哼。

    旋之,他缓缓地睁开了双眸,眼神黯淡无光,身上的气息萎靡到了极点。

    “师傅,徒儿无能,让您老人家受此重伤…..”

    虞闫东和柳鸣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眼泪哗啦地流出来,一脸愧疚地说道。

    “咳咳…你…”

    上官玄玉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嘴里却是发不出声音,只有一阵轻微的干咳。

    “上官城主,这两枚丹药你服下去。”

    王平安沉吟了一会儿,脸上闪过一丝毅然决然之色,然后翻手取出两枚灵丹。

    “咻!”

    灵丹滴溜溜一转,直接飞到了上官玄玉嘴前,只见他嘴边一张,直接将两枚灵丹吞服了。

    之前之所以没有将丹药给上官玄玉服用,除了不舍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上官玄玉当时气若游丝,根本无法自主服用丹药。

    “多谢大荒城主!”

    虞闫东和柳鸣转身站了起来,一脸郑重地对王平安鞠了一个躬。

    其余几大城主,看到王平安拿出的两枚灵丹,眼里闪过一丝震惊之色,看向王平安的眼神里再次多了一抹神秘感。

    ******

    众人再次等了一个多时辰,上官玄玉身上的气息开始逐渐变得强大起来。

    “噼里啪啦!”

    四周萦绕的雷电一道道消失了,天地之间的灵气开始自主进入他体内。

    他身上开始结疤,然后龟裂,一层焦黑的疤痕开始掉落,露出洁白的肌肤,宛若新生儿一样。

    “呼!”

    良久之后,上官玄玉身上的疤痕全部掉落完毕,他蓦然睁开了双眸,眼里闪过一丝喜色。

    下一刻,他直接站了起来,将眼神投注在了王平安的身上。

    “嗖!”

    旋之,上官玄玉身形一闪就来到了王平安面前,身后深深地弯下了腰。

    “多谢王道友出手相救,若是没有的灵丹,恐怕我就要陨落了。”上官玄玉一脸后怕地说道。

    若是没有王平安给的灵石,他还真有可能陨落;但是没有灵丹服用,至多影响根基,或者日后恢复更加艰难罢了。

    “上官城主客气了,你有伤在身,就不必多礼了。”王平安笑了笑,扶住了上官玄玉说道。

    此时上官玄玉身上的气息依然十分萎靡,整个人看上去十分虚弱。

    “好,其余几位道友身上的伤势如何了?”上官玄玉点了点头,继而转身对其余说道。

    这时候,虞闫东和柳鸣一左一右地走了过来,然后扶着上官玄玉;同时,咿咿呀呀地表示着自己的担心之类云云。

    “有劳上官城主担心了,我等并无性命之忧,还请城主放心。”

    无双城主上前一步,抱拳说道,脸上露出一丝感激之色。

    上官玄玉都伤成这样了,苏醒后竟然还第一时间想到他们,这让他们心里充满了暖意。

    也许,上官玄玉正因为有这种大爱的精神,才会舍得将修炼之法散布出去,让天龙城领地的武者,都可以参悟修炼之法。

    “既然如此,我们回城吧,先将伤势恢复再说;腾蛟国的十五殿下走了,天知道他究竟什么时候回来。”

    王平安点了点头,转身看了一眼众人,然后出声对上官玄玉问道。

    “好,回城!”

    走之前,上官玄玉对王平安指了指龙福的尸体。

    王平安眼睛一亮,直接飞到了龙福的尸体前,神识在上面一扫,果然发现了一张散发着微弱灵光的储物符。

    ******

    花开并蒂,话分两头。

    龙瑞将自己家族里金丹长辈,给与他的最后一张符箓消耗了,这才脱离了上官玄玉等人的围攻。、

    “逃…这些土著都是魔鬼!”

    “一群疯子,绝对不能再这里停留了,一定要逃回腾蛟国。”

    “龙伯都死了,黑虎也没有了,在这里我恐怖再也无法立足了。”

    龙瑞脸色大变,惊慌失措,在空中激射而去。

    他是腾蛟国的皇子殿下,在他眼里南荒就是蛮夷之地,奴隶的豢养之地,根本没有想过,竟然也有一群能够威胁到自己性命的修士。

    在这一刻,他真的是吓死破了胆。

    他发誓,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再也不回踏足这蛮夷之地;这里的土著实在才凶残了,像魔鬼一样,已经在他心头上留下了一道抹不去的阴影。

    *******

    上官玄玉和几大城主回到天龙城后。

    王平安拿出了储物符,当着众人的面前打开了。

    “哗啦啦!”

    从储物符里倒出一大堆东西,上百枚灵石,还有一件上品法器,以及各种草药,炼器材料…..

    其中那一把青色的旗帜,也在里面;另外还有两枚古朴的玉简,上面萦绕着淡淡的光晕,一看便知不是凡物。

    王平安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玉简里记载的是一种身法,还有龙福的修炼功法,这功法竟然可以修炼到金丹之境,在南荒算是一种高等功法了。

    经过一番商讨后,这两种功法,每人都拓印了一份;灵石也平均分配了,至于那些草药、炼器材料,几乎都留给了王平安。

    其余城主,似乎除了对功法,还有灵石比较感兴趣之外,其他东西并看不上眼。

    这让王平安心里暗自诽谤不已,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活生生的是买椟怀珠。

    将龙福储物符里的东西瓜分完毕后,众人纷纷去闭关了。

    这一战,众人或多或少都受伤了,特别是上官玄玉几乎为之陨落。

    如今腾蛟国的十五殿下已经逃跑,何时再次回来寻仇,他们心里完全没有底,所以根本不敢掉以轻心,只能尽快恢复伤势。

    如果七城联盟之人知道十五殿下是被太子殿下追杀,狼狈地逃出腾蛟国的话,恐怕就没有这么担心了;只是,这件事除了龙福和龙瑞知道外,其余人根本不了解。

    虞闫东和柳鸣两人日夜镇守在天龙城,监视着腾蛟国的十五殿下,会不会再次返回寻仇。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转眼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王平安和火锣等人,陆续出关了。

    王平安在这一月里,几乎都在消化战斗之中的领悟,不断地提升自己的战斗之力。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隐隐感觉到自己的修为,竟然再次暴涨了一分,已经有了向着炼气十层巅峰迈入的趋势。

    感应到这变化,王平安心里兴奋异常。

    但是不久之后,又陷入了苦恼之中,他知道自己的资质不是很好,如今还无法炼制筑基丹。

    王平安得到了冲虚真人的传承,自然知道不是天之骄子,根本无法单凭一己之力冲破筑基瓶颈。

    筑基丹是一种炼气修士冲击筑基之境的灵丹,这种丹药可以让修士冲击筑基的成功率,提升三成左右。

    如今天龙城的上官玄玉还没有出关,王平安和火锣等其余城主,并没有直接离开,反而帮着镇守天龙城。

    如今他们共同的敌人是腾蛟国,一个将他们视为奴隶的强大势力,他们必须同仇敌忾,一致对外。

    在镇守天龙城的日子里,王平安也在暗自修炼;他身上还有一些灵石,可以供他修炼很长一段时间。

    当然,大黄狗还是像以前一样,隔三差五地向王平安要灵石;这家伙像是一个无底洞,不停地吞噬灵石,境界却没有多大的变化。

    ******

    在大荒城的区域里,一眼望去,到处都是连绵不绝的山脉。

    风过,千山绿色涌动,如同一片绿色的海洋。

    这一日,一个面如冠玉,五官有棱有角,白衣飘飘的中年男子,踏空而来。

    他身材挺拔如松,身上气势如峰,巍峨浩荡,一股无形的凌厉气息,萦绕在他周身,显得无比诡异。

    这人竟然不借助任何东西,可以在空中闲庭信步,自由地飞翔;若是被人看见的话,一定会以为自己遇见了神仙了。

    一般来说,筑基修士可以借助飞行法器御空飞行;但是直接凭着肉身这样在空中飞行,恐怕一般的金丹真人都做不到,可想而知这男子的修为,究竟恐怖到神秘的地步。

    也不知道他来南荒,这一片蛮夷之地,到底在寻找什么。

    “咻!”

    突然之间,这白衣男子向着一个山清水秀,流泉飞瀑悬挂的山谷,咻地落了下去。

    只见白衣男子看了一眼四周,然后眼里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火海九重!开!”

    白衣男子虚空一抓,一柄火红色的飞剑突兀出现在空中,滴溜溜一转就落在了他手里。

    下一刻,白衣男子周身的气势节节攀升,拿着三尺长剑,挥出一道道强大的剑气。

    天地之间热浪翻滚,熊熊烈火燃烧,方圆数百丈之内,形成了一片声势浩荡的火海。

    “哔哩波罗!”

    山脉之间的花草树木,发出哔哩波罗之声,轰隆隆地直接燃烧起来。

    几个呼吸后,方圆五百丈之内,全部都弥漫在火海之中。

    “五百多年了,时间已经不多了,希望可以在这里踏出那最后一步吧!”

    白衣男子周身萦绕在浩浩荡荡的火灵气里,如同火德星君,身上散发的灵压让人虚空都在震动。

    “今日,我焚天真人在此驱赶生灵,封印一界,待我迈入碎丹化婴之日,必定回馈这一方生灵,福泽众生!”

    白衣男子对着苍穹,缓缓地吐出了一个承诺,像是部落成立时,族长祷告一样,虚空中竟然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威压一闪即逝,若是不留心,恐怕根本觉察不到。

    “叱!”

    下一刻,白衣男子一抹手中空间戒指,四面刻满了符文的阵盘,滴溜溜一转,分别向四周飞了出去。

    下一刻,白衣男子手里法诀掐动,嘴里念念有词,一道道玄奥的符文,激射而去,直接落入到了阵盘中。

    “轰隆隆!”

    突兀之间,让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天地之间灵气肆虐,狂风大作,一个神秘的法阵突兀出现在大地上,每一道纹路交织纵横,连接在四面阵盘上。

    “哗啦啦!”

    旋之,白衣男子双臂一扬,只见一枚枚火红色的灵石,如同漫天火焰,嗖嗖地落在阵盘中间。

    仔细一看,起码有数百枚灵石,散落在每一道纹路之间。

    “聚灵法阵!起!”

    “八方灵气,听我召唤!”

    白衣男子怒吼一声,手中的飞剑滴溜溜一转,冲天而起。

    飞剑滴溜溜一转,眨眼化作百丈大小,凌厉的剑意冲破云霄,浩荡的两压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天地之间的灵气开始震动了,如同百川入海,顺着虚空中的百丈巨剑,纷纷向聚灵阵流去。

    这一股浩荡的威压,一直向外蔓延,百里、千里、万里…..

    隐约之间,似乎整个南荒都在震动,所有的修士都感应到天地灵气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