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证道长生之路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法阵再现,围攻强敌
    “轰!”

    龙福话声刚落,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一股几乎实质化的杀气萦绕在虚空。

    这一刻,筑基九层巅峰的修为暴露无遗,狂暴的灵压镇压四方,肆无忌惮地落向七大城主。

    “嗡嗡嗡!”

    只见龙福虚空一抓,手里突兀多了一面奇异三寸的旗帜,旗帜上符文密布,四周萦绕着一层青蒙蒙的光晕,散发出耀眼的灵芒。

    与此同时,天地之间的风属性灵气,像是受到无形大手的牵引,开始翻滚涌动,纷纷聚集在龙福身边。

    龙福嘴里念念有词,青色旗帜灵光大作,滴溜溜地旋转着,它疯狂地吸收灵气,迎风猎猎,眨眼化作三丈大小,无数锋利的风刃,在空中肆虐飞舞。

    从青色旗帜上,散发的强大灵压,显示着这是一件下品灵器;那一股属于灵器特有的灵性,似乎赋予了每一道风刃以灵性,凌厉无比。

    “去!”

    龙福眼里寒光一闪,嘴里念念有词,手指一点,千万道狂风突兀出现在空中,狂暴地砸向了七大城主。

    “狂妄!实在太猖狂了!”

    上官玄玉脸色脸变,手中掐动法诀,一块玄黄色的方砖突兀出现在他面前,这赫然也是一件下品灵器。

    在这一刻,王平安终于见识到了上官玄玉的兵器。

    随着上官玄玉施法,天地之间的灵气开始注入到方砖里;方砖黄芒大作,四周出现一个个神秘玄奥的符文,一股浩浩如山岳的威压轰然弥漫四周。

    “哈哈,你就是天龙城城主吧?你的对手是我!”

    龙瑞一脸狰狞地冷笑道,旋之身上嗖地出现一把金色的飞剑;剑气纵横肆虐,赫然又是一把下品灵器。

    他虚空一抓,握住金剑,劈出一道道的璀璨的剑芒,向着上官玄玉激射而去。

    “先杀了这老鬼!”

    火锣眼里杀意弥漫,周身战意腾腾,带着飞剑,咻地一声就劈向了龙福。

    “死亡奥义!”

    王平安心里一惊,直接施展了死亡奥义,而后催动龙吟剑,对准龙福疯狂地劈出了数剑。

    剑罡流动,如同地底岩浆,在流淌滚动,滚滚热浪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以水为界!”

    水云儿地催动水灵珠,形成一片晶莹的水帘幕抵挡在她前面。

    金光双拳一握,砸出重重叠叠拳影,一座座金蒙蒙的金色山峰凝聚在空中,狠狠地砸向龙福。

    一时间,所有人都拿出了压箱绝技,不敢有丝毫保留。

    “轰隆隆!”

    “砰砰砰!”

    六人的攻击与龙福催动的青色旗帜轰击在一起,一朵缤纷绚烂的蘑菇云冉冉升起;空气震荡,大地尘土飞扬,狂暴的力量一直向外蔓延。

    修为比较弱的几个城主,全部都被击飞出去,口吐鲜血;青蒙蒙的风刃落在他们身上,顿时血肉模糊,森森白骨清晰可见。

    王平安气血逆流,蹬蹬蹬地倒退了一丈多,手中的龙吟剑几乎脱手而飞;虎口已经开裂,血液汩汩地冒出来。

    筑基后期修士配合灵器的威力,竟然轻易地抗住了火锣六人的攻击;若不是王平安和火锣有灵器,化去了大部分罡风,恐怖在第一回合已经出现伤亡了。

    在另外一边,龙瑞虽然只有筑基八层,可是他修炼的功法似乎比上官玄玉的功法,高出了好几个档次。

    一时间,上官玄玉一直处在下风,被龙瑞压制着。

    “火锣道友,还有诸位城主,拖住他!”

    王平安一脸阴沉,焦急地说道。

    说完后,施展鲲鹏九变身法,瞬间跳出战圈之外。

    “桀桀,一群蝼蚁,一个筑基后期修士都没有,竟然也能杀了黑虎;不过,今天你们的好运要结束了。”

    龙福干瘪的老脸上闪过一丝残忍的笑容,再次催动手里的旗帜,轻轻一晃,风刃如罡,如刀似剑,再次涌向了众人。

    “叱!”

    脱离战圈的王平安大喝一声,嘴里念念有词,手中飞快地结出一道道神秘的法诀。

    “嗡嗡嗡!”

    几个呼吸后,九道火灵气突兀出现在空中;王平安每一次掐动法诀,都会出现一个个玄奥的符文,符文落入火灵气中,似乎诡异地融合在一起,火灵仿佛充满灵性的生灵一样。

    “龙伯,杀了那个小子。”

    就在这时候,一直与上官玄玉缠斗在一起的龙瑞,转头对龙福低吼了一声。

    其实不用龙瑞吩咐,在王平安施法的一瞬间,龙福也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不安。

    “诸位道友,拼了!绝对不能让他们干扰王道友。”火锣嘴角冉冉流血,衣衫褴褛,冷冷地喊道。

    说完后,再次催动手里的飞剑,疯狂地劈向龙福。

    无双城的城主和另外一个城主,如今已经倒在地上,气若游丝,周身血肉模糊。

    如今只剩下火锣、金光、水云儿三人,一直在苦苦地挣扎,抵抗着。

    龙福修炼的功法实在太恐怖了,虽然上官玄玉也是筑基九层,但是他们两人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九龙炼狱大阵!起!”

    王平安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双臂一扬,九头道灵气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轰隆隆!”

    下一刻,天地震动,灵气翻滚;九道火焰光柱冲天而起,每一道光柱里似乎都有一头龙影凝聚在其中,威压滚滚,镇压八荒。

    在千分之一刹那间,一个火焰弥漫的诡异大阵,彻底笼罩在方圆百丈之内。

    “叱!”

    王平安手中再次掐动法诀,六个玄奥的符文滴溜溜一转,越过重重叠叠的火焰气浪,直接飞入了上官玄玉六人身上。

    在龙福和龙瑞一脸震惊之中,七城联盟的人突兀消失了。

    一眼望去,四周只有无穷无尽的火焰气浪,一股十分压抑的感觉,萦绕在心头。

    “哼,我倒要看看你们这偏僻之地,究竟有什么法阵能够困住我。”

    龙瑞环目四望,发现神识都受到了压制,心里微微一惊,冷笑一声。

    旋之,举起手里的飞剑,一剑劈出,一把三丈大小的剑影,突兀出现在空中,金光璀璨,符文弥漫,一股沛然巨力爆发开来,空气中发出嗖嗖地回荡声。

    “吟吟吟!”

    当金色飞剑劈出的一刹那,弥漫的火焰气浪汹涌澎湃,如同火焰海洋,剑影落在海里,竟然出现了九头狰狞恐怖的蛟龙虚影。

    这九头火焰凝聚而成的火龙虚影,发出一阵震慑心魂的龙吟声,猛然撞向了龙瑞劈出的剑影。

    龙影所到之处,一切攻击都消失在无形中,彻底淹没在滚滚火焰中。

    与此同时,盘坐在地上主持法阵的王平安,脸色微微一变,眼里闪过一丝痛苦之色。

    “诸位道友,如今腾蛟国之人无法看见你们,法阵已经屏蔽了他们的神识,让他们的感知力降落到了极致;你们身上有我打入的符文,可以在法阵空间里,自由出入,记得速战速决,我半个时辰之内若是无法解决他们,我便无法继续主持这法阵了。”

    王平安一脸凝重,开始向上官玄玉等人传音说道。

    “哈哈,王道友果然神秘,难怪可以以炼气之境击败南宫三圣,他竟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暗中布下了此等法阵。”

    “难怪当时发现有人来的时候,他回飞到这里来迎战。”

    在王平安的指点下,六个城主再次聚集在一起;脸上神色复杂,感慨地说道。

    “诸位道友,全部靠你们了…..”无双城主带着黑玉城城主,一脸苦涩地看着上官玄玉四人说道。

    “两位道友,你们先出去休息!”

    “走,我们先去击杀了最危险的老者,只要他死了,那个十五殿下根本不足为惧。”

    上官玄玉说完,便带着众人小心翼翼地靠近龙福。

    此时此刻,龙福一脸焦急催动青色小旗帜,向法阵空间四周刮出道道青蒙蒙的诡异罡风。

    风火交织,似乎更加助长了火焰的威力,越是攻击,火焰越是狂暴,汹涌澎湃,如同火焰海洋,又像是传说中的火焰山一样,大火弥漫。

    龙福一直都在寻找龙瑞的身影,龙瑞虽然在争夺太子之位中失败了,可是依然是腾蛟国的皇子殿下。

    他只是一个奴仆,虽然被赐予了龙性,可若是十五殿下真的在这里被人击杀了的话,那么他的结局只有陪葬。

    所以他心里十分焦急,一直想要用暴力击破这法阵。

    “嗡嗡嗡!”

    在这时候,一个厚重的玄黄色方砖,突兀出现在龙福头顶上,带着万钧之力,轰隆隆地对准他砸了下去。

    “嘿嘿,终于忍不住出手了吗?”

    “呼!”

    龙福冷笑一声,手指一点,拿着青色旗帜猛然一扇,狂风大作;一道道风刃突兀出现在空中,然后凝聚成罡刀,一股凌厉之气激荡在四周,狠狠地刺向方砖。

    “给我死!”

    在龙福身后三尺的地方,火焰突然涌动,一个金光璀璨的拳头,轰隆隆地砸向了他。

    拳影重重,罡风肆虐,如同一座移动的山丘。

    “哗啦啦!”

    突然之间,在火焰里传来了一道道奇异的流水声;一道晶莹的水帘骤然凝聚在空中,眨眼之间就就横亘在青蒙蒙的风暴前。

    风刃撞击水帘幕上,水帘幕砰地一声炸裂;一声娇哼声传来,水云儿口吐鲜血,如同破麻袋一样瞬间倒飞在无尽的火海里。

    无穷无尽的青风,轰碎了水帘幕,刮散了虚空中的金色拳头,猛然撞击在金砖上,金砖嗡一抖,轰然向下一压,所以的风刃都为之破碎,消失于无形。

    “咻!”

    与此同时,在火焰中,一道周身红光萦绕的身影,身上剑气激荡,一剑劈向龙福。

    剑气成罡,如同一片晶莹滴血的血玉,四周肆虐的剑气,宛若滴滴岩浆,热浪奔腾。

    “嘿嘿,等的就是你!你的攻击最凌厉,也只有你才能危险我的生命。”

    说时迟,那时快!

    龙福眼底闪过一丝狡黠之色,哂笑一声。

    只见他拿起手里的青色旗帜,兀地向前一砸;旗帜迎风暴涨,眨眼化作一面一丈高的青色旗帜,旗帜中间纹着一朵巨大的云朵,四周刻画着奇异的符文。

    “砰!叮当!”

    火锣的飞剑直接被旗帜挡住了,肆虐的剑罡落在旗帜上,竟然爆发出了一阵金铁交鸣的响声。

    下一刻,火锣噗地吐出了一口鲜血,身形摇晃,虎口炸裂,手中的下品灵剑几乎脱手而飞。

    不过,龙福似乎也不好受,脸色微变,身上的气息起伏不定。

    “玄黄印!镇!”

    上官玄玉见机不可失,再次催动玄黄印,狠狠地砸了过去。

    “砰!”

    这一次,龙福终于动了;砸在旗帜上,旗帜青风萦绕,龙福脸色大变,蹬蹬蹬向后倒退,身上的气息起伏不定。

    就在这时候,异变突生。

    一直都被龙福,忽略的大黄狗,不知道从那里冲了出来。

    “汪汪汪!”

    只见大黄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了龙福。

    “???”

    龙福刚被上官玄玉击退,看到大黄狗冲过来,脸色旋之浮起了一片愕然之色。

    然而,下一秒立刻脸色大变,心头狂跳。

    但是,一切已经迟了。

    大黄狗在千分之一刹那间,直接化作牛犊一样大小,一口就咬在了龙福的腰上。

    “咔嚓咔嚓!”

    龙福的体内传来一阵咔嚓声,整个腰间血肉模糊,血液飞溅。

    “孽畜,滚!”

    他抡起手里的青色旗帜,猛然插向了大黄狗。

    但是大黄狗身上黄光一闪,竟然直接松口了,化作一道黄色的虚影,消失在火焰里。

    “轰!”

    “老家伙,今日你一定要死!”

    火锣眼里凶光四射,身上的气息开始变得暴虐起来。

    在这一瞬间,他身上的气势直接迈入了筑基后期,灵压翻滚,恐怖万分。

    “你疯了?竟然燃烧精血!”

    龙福飞速对着地腰部打出几道法诀,止步了伤口的流血;感应到火锣身上的气势,他整个人脸色大变,发出焦急地尖叫声。

    “死吧!”

    火锣状若疯子,不闻不问,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柄飞剑,一股无畏无惧的气势,从他身上冲天而起。

    “咻!”

    一道如同火龙划过苍穹的飞剑,狠狠地劈在了龙福的青色旗帜上。

    旗帜四周灵气溃散,龙福身上气息起伏不定,噗地吐出了一口鲜血,气势已经有一丝丝萎靡了。

    “轰!”

    在这时候,让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火锣身上的气息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周身的气势在节节攀升。

    在法阵空间里,火属性灵气激荡,此刻竟然全部开始向火锣身上涌去。

    火锣周身浴血,衣衫褴褛,但是眼睛却是充满了兴奋之色,咻地一声落在地上,盘膝而坐。